菠萝网目录

恶人修炼系统 第25章 吕胭求情(求收藏,求推荐票)

时间:2018-07-12作者:脚下是泰山

    黄缘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白色衣衫,然后对吕淮讲道:“到现在为止,是你第三次置我于死地了,我已让你三次了。

    黄、吕两家之情恩断义绝,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要是你再敢冒犯我,休怪我黄缘不客气了。”

    说完,黄缘看了看狼獒宽头:“宽头,咱们走。”

    众家丁、护卫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色,这小子的抗击打能力这么强。

    老爷的那一掌足有千钧之力,他竟然没有任何皮肉之伤。

    也许是受了内伤说不定?

    看吧,也许这小子走不出十步,便会吐血而亡。

    可是,黄缘已经走出十五步了,竟然跟没事儿人儿一样。

    黄缘使劲甩甩衣袖,然后大踏步继续往前走着。

    众家丁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我去,这小子也太抗打了。

    难道是老爷的掌力弱了,还是这小子,天生就不怕打。

    昨天老爷一个劲儿地嚷着自己突破了什么的,难道是假的不成。

    当然,在这人群中最惊讶的还要数吕淮。

    昨天,自己连续两次将他击飞,都还吐了鲜血。

    今天自己用了全部的力量,那小子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

    这一夜之间,竟然长了许多功力。不但没有吐血而且连脚步都没有晃动一下。真奇了怪了。

    今日,自然不能让他走脱了,一旦走脱,日后便不能降服他,说不定还要吃他的亏。

    于是,便从身旁一位家丁手中抢过一把大刀。挥起大刀,向黄缘劈去。

    “铃,危险源朝宿主袭来,伤亡概率为百分之五十。”

    此刻,站在旁边的吕胭见父亲抄起大刀朝黄缘砍过去,心头先是一惊,接着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师傅小心!”

    黄缘循着吕胭的喊声回头,只见那吕淮如凶神恶煞般挥舞着大刀朝自己劈来。

    我去,这是一掌见杀不死我,便恼羞成怒,抄起刀来要砍杀我。这是要赶尽杀绝呀。

    我给了你脸,你不要脸,自然不能怪我。

    于是,便提起双掌,身体内运动那股浑厚的清流,使出浑身的气力,朝吕淮轰然击去。

    黄缘连续三次被吕淮击胸,体内积累了强大的力量。再加上吕婉跟乔平的力量。此刻,自然两倍于吕淮的力量。

    吕淮之掌有千斤之力,黄缘的足有一吨的力量。

    此刻,但见黄缘挥舞的双掌,轰隆轰隆地巨响不停,从掌心里飞出来的力量,如龙吟虎啸一样。

    掌锋如同强烈的飓风朝吕淮吹过去,只吹的吕淮在那里举步维艰,几乎难以舞动那大刀。

    仿佛在吕淮的身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扯拽着他,让他不能动弹。

    “呼哈!”黄缘一声暴喝,然后用足了力量。两道掌风合二为一。朝吕淮的头颅击去。

    此刻,吕淮顿时感觉到有如两只大锤朝自己的头颅敲击过来。

    要躲是来不及了。

    只觉得“嗡”的一声,顿时失去了知觉,然后向身后飞去。

    众家丁见状,急忙将吕淮接住,才免得吕淮摔倒在地上。

    黄缘俯身捡起刚刚吕海的那把大刀,然后向吕淮以及众家丁冲过去。

    众家丁见状,急忙抬着吕淮向后退了几步。

    “师傅手下留情!”

    二小姐吕胭急忙奔过来,一把握住黄缘的手臂。

    “师傅,请放过爹爹。今日只要你放过爹爹,日后我怎么报答都成。”

    此刻,少女眼中已经噙着泪水,眼巴巴地盯着黄缘。十分可怜。

    黄缘将目光投到吕胭脸上,少女的这张脸充满了无限的哀求,她那无奈的神情,似乎用自己的乞求来获得黄缘对爹爹的原谅。

    黄缘轻轻将眉头一皱,将吕胭的手从胳膊上轻轻拿开。

    “吕胭小姐,你亲眼所见,你爹对我三番五次痛下杀手,好在是我黄缘命大。

    我也不知道他为何对我如此仇恨,他无非是想侵吞我的灵隐天道功,以及仙剑诀而已。你父亲有如此下作的行为,深为人不齿。

    他如此对我,我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他,任其对我痛下杀手,那我不就成了真正的傻子么。

    换位思考,假设你处在如此境地,对自己的仇人,宿敌能够原谅吗?”

    那少女见自己没有打动黄缘,眼中噙着那两滴泪水便顺着腮边轻轻的滑落了下来,滴在黄缘洁白的衣袖上。

    “师傅,就是我爹爹有万般不是,请看在我的面上,放他一马。”

    “哼,有如此的爹爹,你应该感到羞耻才对,不能一味的替他说情。

    我本可以放他一马。但是今日放过他,说不定明日便又来害我,这种人自然不能再活在世上。”

    于是,便猛然将吕胭向旁边一推,举起了大刀,用足了气力朝吕淮及众家丁投掷过去。

    那把凌空飞行的砍刀带着劲风,呼呼作响。

    众家丁见那大刀飞过来,急忙抬着吕淮躲闪。

    刚刚移动了半步,那把大刀瞬间而至,一下子将扶住吕淮左手的那名家丁穿堂而过。

    那把大刀穿过那家丁的胸膛之后,一股鲜血喷薄而出,划出了一条长长的抛物线。

    看着倒地而亡的家丁,吕淮倒吸了一口冷气。打了个趔趄,慢慢站直了身子。他摆出了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等待着黄缘接下来的攻击。

    可是,黄缘看了看那倒地的尸体,又看了看面露惧怕之色的吕淮,愤怒的喝道:“今日看在吕胭的份上,暂且饶你不死,他日再让我碰见,定要做个彻底了断。”

    此刻,二小姐吕胭见爹爹安然无恙,虽损伤了一名家丁,她也知道是黄缘手下留了情。

    于是,急忙奔到黄缘跟前,竟然双膝跪倒在地:“谢师傅手下留情。此恩情,胭儿今世定要报答。”

    黄缘急忙将吕胭扶起来:“胭儿何必如此,人生死由命,仇恨在心。

    今日我投他一刀,便是将心中的仇恨发泄出去了。他不死,那是他的造化,我与你也没有什么恩情,请胭儿不必挂怀于心,更不必言谢恩。

    好啦,我走啦,如若有缘,他日必当相见,如若无缘,自然不必挂怀,牵挂彼此。”

    黄缘神情冷漠的看了一眼吕胭,然后这才招呼狼獒宽头,大踏步向门外走去。

    “站住,打伤了爹爹,羞辱了我姐妹两个,就一走了之吗?”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