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人修炼系统 第23章 若是缘已尽,自然不必再牵挂

时间:2018-07-12作者:脚下是泰山

    黄缘不再理会吕通的尸体,而是走向狼獒宽头的身边。

    宽头的腹部重了吕通的暗箭,正蜷缩在地上,疼得用爪子使劲扒着地上的尘土。

    黄缘走到宽头跟前,一把将宽头腹部的那支冷箭拔了出来,鲜血一下子喷溅了出来。

    狼獒宽头嗷得叫唤了一嗓子。那嚎叫声凄惨而悲凉。

    黄缘从丹药清单里面搜索出了一粒九阳愈伤金丹。

    然后示意宽头张口,将那粒九阳愈伤金丹投进了宽头的嘴里。

    两个呼吸之后,宽头腹部已经完全恢复,竟然没有半点皮毛受损。

    刚才说过,要让宽头修炼成一头神兽。

    于是,便去功法清单当中搜索到了适合宽头修炼的驭风驾云功的丹丸。

    此时,驭风驾云功在宽头体内来回窜动着,有一股力量打通了宽头的各个经络。

    宽头开始奔跑起来,就好像生了翅膀一样。

    宽头在整个平台上来回的穿梭奔跑,忽然直接冲下了平台,往山涧里奔去。

    亭子边上的山谷非常陡峭,悬崖峭壁,光溜溜的。无论谁掉下去之后必死无疑。

    可是宽头竟然悬浮在半空中,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气流托浮着它一样。

    最后径直飞向了对面的山峰上,速度特别快。

    七八个呼吸之后,那宽头竟然又从对面的山峰一下子飞到这边的平台上来了。

    那宽头心中一阵狂喜,顾不上有吕胭这个外人在场。

    急忙对黄缘说道:“主人,我会飞了,想不到几年不见,主人神通广大。”

    一看见宽头刚才飞跃了这个平台到那个山巅之间,吕胭已经惊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师傅仅仅是在这狼獒的头上抚摸了一下,这头狼獒的箭伤瞬间就消失了。

    再抚摸一下,狼獒竟然会飞了,能够驭风驾云。

    师傅神通如此广大,绝不是修炼界的得道高人所能比的。

    为什么爹爹竟然说他是个傻子,为何所有的人都说他是傻子呢?

    飞回来的狼獒宽头,摇着尾巴匍匐在黄缘的脚下。

    吕胭看了看那头狼獒,问道:“师傅,这是哪里来的狼獒?”

    “这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狼獒宽头,他是一头灵兽,不但能听懂人语还会说人话。

    跟你姐姐婉儿订婚的时候,我父亲便把它作为聘礼送给你姐姐婉儿了。

    可是婉儿并不喜欢宽头,将它的腿踢断,然后抛弃到了山林之中。”

    “哦,还有这种事儿,更让我惊讶的是,这宽头竟然会讲人话,真是稀奇。”

    说着,小姑娘吕胭便伸手去摸宽头的头。

    宽头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朝吕胭小姑娘一呲牙,露出一副将要进攻的架势。

    宽头似乎很抵触吕家的人。

    黄缘见了,急忙喊道:“宽头干什么?吕胭小姐是个好人,如今他也是她的徒弟了,不可无礼。”

    宽头这才摇摇尾巴,继续匍匐在黄缘的脚下,特别温顺。

    突然,宽头机警的朝亭子方向的小树林里扭头看去,似乎在那个树林子里面仍然隐藏着有什么危险?

    宽头并没有吠叫,只是猛然跃起,直接冲向林子。

    望着宽头猛然奔去的背影,黄缘跟吕胭说道:“这头狼獒跟我一起长大,就像兄弟一般。

    没想到今日在这吕家后山上重逢,这一别竟是4四、五年了。”

    正说着,树林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尖叫声:“啊,疼死我啦,疼死我啦。”特别凄惨。

    当宽头再奔跑回来的时候,它嘴里叼着一条黑色的半截裤管儿,裤管上还留下了斑斑血迹。

    “主人又来一个人要放冷箭射你,看来吕府是是非之地,咱们得赶紧离开了。”

    “铃,危险已消除。”

    我操,多亏了宽头出击,帮我消除了危险。

    这系统的信号来得有些慢呀。

    “好吧,咱们下山去,这就离开吕府。”

    二小姐吕胭从地上捡起了那锭金子,双手捧给了黄缘:“师傅真的要离开吗?胭儿还想跟你学习功法呢。

    你这离开了,还会不会再回来?咱们还会不会再见面?”

    “你也看到了,我在吕府多呆一会儿,便有一会儿的危险,要说再见面,只要有缘,我们肯定会再见到的。

    若是缘已尽,自然不必再牵挂彼此。”

    “那师傅便收下这锭金子,这是胭儿多年来的积蓄,如今你孤身一人,漂泊的市井之上,吃饭住宿都是需要钱。”

    “不,不,胭儿的美意,我黄缘铭记在心,就是我出去偷抢也不能要你的钱。你是我徒弟,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

    宽头狼獒走在吕胭、黄缘的前头,三人一起下了山。

    刚刚进入到四院的小径上,便听见一队人马喊叫着,由三院朝四院这边奔了过来。

    “竟然狎亵二小姐,宰了他,宰了他,今天一定要宰了他。”

    吕胭听到那群人的喊叫声,瞬间惊讶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肯定是你爹爹带领一干人马过来要杀我的。”

    果然,吕淮、吕婉以及一群家丁、护卫,气势汹汹的来到四院当中。

    吕淮,吕婉气势汹汹的瞪着黄缘:“好一个小畜生,竟然狎亵胭儿。胭儿快过来,他对你怎么了?”

    吕胭很惊讶,看看吕淮、吕婉以及众家丁、护卫,再看看黄缘。

    吕婉脸上也露出一副愠怒之色:“好不要脸的畜生,胭儿她还是个孩子。”

    “爹爹,到底怎么了?”吕胭问道。

    虽见二女儿吕胭没事,可吕淮并没有消气。

    而是一把将二女儿吕胭拉到身后,恶狠狠地指着黄缘,骂道:“你个畜生,不躲在客房里面,到处胡乱跑什么,今天不宰了你,难解心头之恨。”

    在吕淮身边的家丁、护卫也跟着起哄道:“宰了他,将他剁成肉泥喂狗。”

    站在吕淮身边的那名家丁护卫,此刻,裤管儿被撕扯的如烂狗肉一般。

    他看见了宽头便向后退了两步,躲在了吕淮的身后。

    “这是哪里来的狗?”吕淮问家丁。

    站在旁边的吕婉认出了是几年前被自己踢断腿的那头狼獒。

    便对吕淮说道:“是黄家作为聘礼送来的那头狼獒,被我踢断了腿,逃到后山去了的,如今又出来了。让我砍了它,让众家丁吃肉。”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