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追妻不晚:傅少的心尖宠 第181章摸不着头脑

时间:2018-07-11作者:沧海明月

    “骆琳,伊然的事,辛苦你了。”乔然终于缓了过来,又恢复了以前大家闺秀的样子。

    顾骆琳赶紧拉起她的手,“伯母,伊然一定会醒过来的,我们都陪着她。”乔然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傅珈铖,“傅二少爷,我希望你能多抽些时间陪陪我们伊然。”

    傅珈铖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就算她不说,自己也会这么做的。他知道伊然的父母对自己还有很多不满,但他一定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的。

    陆氏大厦。

    总裁办公室里的陆宜川正坐在椅子上,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今天的早报,嘴角不自然的扬起。“沈万然携巨款逃跑,沈家夫人锒铛入狱,沈家千金惨死河边。啧啧啧,这一家人真是犯冲啊。”他就不相信这些事一件和傅珈泽有关系的都没有,只是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让他一时真是摸不着头脑。

    “铃铃铃……”内线被打通。

    “喂。”陆宜川有些微怒,他不喜欢这样思绪被打断的感觉。

    “陆总,有个叫叶世宇的人想要见您。”秘书柔声柔气的说到。

    “叶世宇?”他翻遍自己脑海中的记忆,都没有找到这个名字。“不见。”

    “好的,知道了陆总。”

    可没过多久,电话又打过来,可这次竟然是个男声。

    “陆总,我手上有你想要的东西。”这个男声极其陌生,陆宜川可以确定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叶世宇?”他问到,“我们没有见过吧,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说出这种话。

    “我曾经在顾骆琳身边工作。”叶世宇不紧不慢的说到。

    “联语的人?”陆宜川有些惊讶。

    叶世宇换了个姿势,满脸的鄙夷,“我说了,是曾经。你现在还不肯见我吗?”

    陆宜川沉思了一会儿,顾骆琳这三个字,确实扣动了自己的心弦。“让保安带你上来。”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叶世宇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陆宜川饶有兴趣的看向去,他到想看看这是何方神圣。

    门刚被推开,就看见穿着一身白衣的少年走了进来,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更本想不到刚才呢么腹黑的话是从这个男人嘴里冒出来的。

    “呵,看来陆总已经等候我多时了。”叶世宇开口的老练,与他的外表格格不入,让陆宜川尴尬的笑了笑。

    “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从秘书手里拿到电话的。”

    叶世宇没有张口,而是径直坐到了他的对面,“一支带刺的玫瑰,又或是一瓶有泻药的饮料。”

    陆宜川摇了摇头,这样低等的把戏。“说吧,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切入正题,叶世宇也变得严肃起来,“男为貌美者战。我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但我只要顾骆琳。”

    “你喜欢顾骆琳?”陆宜川有些激动。叶世宇耸了耸肩,“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喜欢她,难道不正常吗?”

    陆宜川的拳头不自然的握了起来,可他还是想知道这个男人能给他带来什么,“那你,能给我带来什么?你又怎么确定我一定会和你合作?”

    叶世宇笑了笑,好像知道他会这么问一样,“敌人的敌人,就是你的朋友。你不喜欢傅珈泽,我也不喜欢,我们有共同的目的。”

    他说的对,他确实想扳倒傅珈泽,可渐渐的他也想不清这样做到底是为了陆氏的未来,还是为了那个女人。

    “你需要时间考虑吗?”叶世宇见他不说话,突然没了耐心,“陆氏集团鼎鼎有名的陆总也不过如此。”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刚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声音,“等等。”叶世宇停下脚步,但并没有回头。

    “你能给我带来什么。”陆宜川开口问到。

    他的嘴脸勾起一抹浅笑,没有人不会在权利和金钱面前低头,“傅珈泽所拥有的一切。”

    “成交。”陆宜川爽快的说到。虽然他不认识这个男人,可叶世宇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他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

    叶世宇这才转过身来,又缓缓走到他的面前……

    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在夜晚笼罩整个华安市之前,总有一个地方在提前狂欢,那就是魅夜。

    她这么火不是没有原因的,她独特的经营模式不仅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更加胖那些老顾客流连忘返。

    “夜凯,你这可是好久没叫我们哥几个出来聚聚了。”包间里,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端着一杯洋酒,满脸笑容的看着傅夜凯。

    不得不说,虽然这个男人也年过五十,可似乎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还能看出年轻时的俊俏模样,怪不得当年林佳阳就算是二婚也要嫁给他。

    傅夜凯尴尬的笑了笑,“是啊,我们哥几个好久没聚过了。”他端起酒杯与他相碰。何止是好久没有聚过了,这可是快二十年没有见过了。当年他从恒天退位,愣是和这些商业上的大亨断了联系,一直在底层打拼。可至于他为什么隐退,这群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就算陆千琛知道其中的因果,今天的酒局里,傅夜凯也没有请他。

    商人的嗅觉总是敏锐的,前来赴约的没有几个省油的灯。“夜凯,你这今天叫我们来,不是叙叙旧呢么简单吧。”其中一个人说到。

    既然他们这么快就进入了正题,那他也就没什么好客套的了。“我今天叫哥几个来,就是想过回以前的日子。”

    这一席话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你可是傅少的父亲,那个孩子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这都活了大半辈子了,正是要享福的时候,瞎折腾什么啊。”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人说到。他有傅珈泽那样的儿子,真是令人羡慕不已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