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追妻不晚:傅少的心尖宠 第6章心生愧疚

时间:2018-07-11作者:沧海明月

    在傅珈泽蛮横粗暴的行进下,不经人事的顾骆琳终于还是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傅珈泽被房间的一缕阳光照醒,缓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身边躺着别的女人,突然心生恶心,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连忙起身想离床上的女人远点。腹上的肌肉练得刚刚好,八块腹肌暴露在阳光下,不由得让人想入非非……

    傅珈泽快步向浴室走着,他并没有忘记昨晚干了些什么,只是在陆嘉玲出国后他再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昨晚呢么疯狂的要一个女人还是第一次……不知道是觉得对不起陆嘉玲还是别的什么,他只想赶快去洗干净……

    沐浴过后,傅珈泽下身裹着浴巾,手上拿着浴巾擦拭着头发走了出来。湿湿的头发并没有对他的容颜产生影响,反而多了一丝邪魅……

    他走到窗户前刚想拉开窗帘晒晒太阳,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傅珈泽停下动作回头看,这才想起来床上还有个顾骆琳。毕竟日后是她的女人,还是不要拉开的好。他缓缓走向床边,看向这个女人的脸。

    确实是一张标极其致的脸,只是这双丹凤眼眼角带着泪痕迹,樱桃般红润的小嘴竟然带着血痕,或许是因为昨晚的疯狂,整张小脸惨白惨白的,眉头紧锁,整个人还半漏在被子外面,显的格外想让人怜惜……

    傅珈泽刚想伸手抚平她的秀眉,他头发上的水珠便顺着发丝低落到了顾骆琳的脸上……睡得并不安稳的顾骆琳被这一丝冰凉惊醒,猛的睁开了眼睛。

    傅珈泽感觉到她动了赶紧把手伸回来,但还没来得及起身顾骆琳就睁开了眼睛,瞬时间四目相对……顾骆琳顿时间大叫起来,想要起身逃离这个恶魔

    脑海里回想起了昨夜的种种,……用养母的安危来威胁她……身心的摧残让这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孩再也坚持不住,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同溃决的水坝,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顾骆琳不言不语,只是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只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能快点醒来……

    傅珈泽没有想到她会哭的这么厉害,要知道每天想爬上他傅珈泽的床的女人可是数不胜数,听着她的抽泣,傅珈泽变得烦躁起来,便干脆摔门而去……

    到了书房,傅珈泽坐在他的老板椅上闭目扶额,脑海里都是顾骆琳憔悴的小脸和哽咽的哭声……顿时觉得更加烦躁了,便打通了内线,“张叔,给我送来一套得体的衣服,我要出门一趟。”“好的大少爷。”张叔刚想挂电话,傅珈泽又说:“叫李妈去我房间看看呢个女人,毕竟是奶奶让我娶得人,好生伺候着,记着千万不能让她跑了。”

    说完还没有等张叔回答便急急的挂了电话,心想自己则么会担心这个女人的安危,好像还有一丝愧疚之情……

    主卧里,顾骆琳哭累了,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因为她实在是酸痛的动弹不得,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把傅珈泽狠狠地记在了心里,日后她一定会一笔笔的找他算账……

    突然卧室的门被打开了,顾骆琳警觉的扯了扯被子,以为是傅珈泽回来了,但是传来一阵女声,“顾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吗,大少爷应该是去公司了,临走前吩咐我照顾好你……”李妈一边说话一边从走廊里走过来

    当她看见凌乱的房间和顾骆琳的脸蛋时就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还没等顾骆琳说话,李妈急忙说道:“顾小姐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啊,我去找大夫来给你看看吧。”

    因为顾骆琳这伤到的不是寻常地方,刚想对李妈说不用了,李妈就像知道她想说什么一样,说:“我给顾小姐找个女大夫来。”

    顾骆琳顿时心生感动,是啊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最容易被感动。

    她从小就是孤儿,在孤儿院的时候接受到傅老太太的帮助,当时觉得她是个大善人,日后有出息了一定要好好报答她。但是那日在傅嘉泽办公室与陆宜川偶遇时听来的呢些话,顿时又觉得傅老太太帮她没呢么简单……后来被顾家夫妇领养,但是养母杨丽梅却只想着她日后可以给她养老……

    在现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能有一个妈妈辈的人对自己虚寒温暖,顿时心生感激……

    李妈从顾骆琳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感激,却不知道她的身世,只是知道顾骆琳并不想嫁给大少爷。以为是昨晚大少爷对她太过残忍,要知道他们大少爷虽然聪智慧颖,但是冷血无情也是出了名的,便摇了摇头出去了……

    医生来过检查后,告诉李妈并无大碍,给了她点外抹的药膏,让她给顾骆琳吃了点安神的药,嘱咐要好生修养便走了。

    也不知是药物的作用还是她真的安了心,没一会儿顾骆琳便沉沉的睡去了……

    因为折腾了一上午并没有吃东西,睡到下午时,她便被饿醒了。顾骆琳小时候也不是娇生惯养的,所以身体底子还不错,在充足睡眠后身体的酸痛有了很大的缓解。便没有叫人自己下楼去了。

    正在楼下忙活的李妈见到顾骆琳正从楼梯上走下来,赶忙擦了擦手走向顾骆琳,“顾小姐您则么起来了,是不是饿了,您这一天没进食了。”李妈毕恭毕敬的问道。

    虽然顾骆琳对这个大别墅里的一切的都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李妈她还是有些尊敬的。便回道:“是啊,是有些饿了,您能给我做点吃的吗?”

    李妈笑道:“顾小姐您这说的哪里话,我是这个家里的下人,日后您是要嫁进傅家的,便是我的女主人。我姓李,您叫我李妈就行了,有事您尽管吩咐。”

    顾骆琳听了这话有些尴尬,但是确实如李妈所说自己与傅珈泽是有婚约的,便不再多说,“呢李妈你先去给我做碗面吧。”

    “好的顾小姐。”李妈马上应和道,便走去厨房去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