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槐夏记事 第九章:陪我下地狱吧万赏加更一

时间:2019-05-10作者:荆棘之歌

    老太太也不想跟着小年轻在一起的。

    大家三观都不同,你瞅瞅这满屋子的扫地机吸尘器还有洗碗机啥啥啥的,老人家辛苦一辈子,不觉得这是家庭必备电器,而是懒惰!

    太腐败了这种生活,怪不得王朝州家里双职工,到现在都攒不下来五十万呢——咳,这点老太太不小心听到夫妻私房话,这会儿倒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但是没办法啊,她现在就莫名其妙捆在王朝州身边了,要不是年龄差距实在大,王朝州也不是她家老头子那一款,她都要想个什么电视剧情节了。

    总之,跟在王朝州身边,老太太也饱受折磨啊!

    比如现在,这个辣眼睛的王朝州扭捏的拽着衣服,试探她有没有偷看,是不是个变态老太时,她只能用不屑的“哼哼”两声来证明清白。

    ——上厕所她都在外头好不,瞅他胖的,都没有腹肌,谁稀罕啊!

    ………

    眼看着一人一鬼的对话又开始了,何槐总觉得自己拿了钱没有证明实力——这很不利于口碑的积累,还有后续生意的开展啊。

    此刻,王朝州已经问到了最中心的话题:“安老太太,您跟着我干什么?”

    何槐赶紧打断他的话,对着鬼魂复述一遍:“对的,你一直跟着他干什么?又不是他害死你的。”

    王朝州:……

    他和妻子对视一眼,心道:莫非人鬼对话,还要经过天师中转翻译?

    刚才没觉得啊!

    老太太也挺不好意思:“唉,当然不是小王害的我,你瞅他怂怂的,在家里边生气了只敢偷偷折腾他媳妇儿的口红,他能干啥事儿?”

    老太太的意思是,把口红拧出来,拿张纸慢慢画,挨个画,要温柔不能弄出痕迹,不能耗费太多,以免被发现……

    一般来说,不管有多么生气,只要战战兢兢又小心翼翼的折腾完抽屉里的三十多只口红后,基本也就稳定了。

    但是听在妻子和何槐的耳中,此刻再看胖乎乎的王朝州时,两人的眼神就有点不一样了——

    所以说做男人有什么用?口红都得偷偷摸摸的喜欢——何槐。

    所以说他们家老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是不是喜欢女装?

    妻子瞅了一眼他的肚腩,咬牙心道:如果他愿意减肥,她、她也可以帮他女装的!

    王朝州立刻窘迫起来——

    “我没用,我就是……”

    “别自卑。”妻子走过来,爱怜的摸摸他微秃的头:“你很有用,你是我们家的一家之主。”

    王朝州:“我真的没用……”口红。

    妻子:“别说了,我都懂,我不在乎你有用没用……”

    何槐:……

    她觉得今天这个事儿吧,估计就算自己不来,最后也能解决掉。

    她突然清醒过来——哎哟!

    那这么一说的话,还是得赶紧解决,反正钱收了,怎么解决都是她解决的,退不了了!

    于是瞪着老太太:“说重点!”

    老太太浑身一哆嗦,不知为什么那么怕这女孩,但此刻还是认真的回答说:

    “哦哦……重点……重点是我那天来银行存款……”

    老太太勤谨持家一辈子,除了过年,任何一种单价(每斤)超过二十的果蔬都没上过她家的餐桌。

    靠着这个本事,她给孙子付了装修费后,眼看着又有一笔养老金到账,于是乐颠颠的到了银行。这是她的习惯,每个月都要来银行看看存款,看了就开心了。

    这会儿数一数,手头也有一两百万的存款了。

    按理说,这样的客户是不会让王朝州去接待的,不过那天实在是人多,他被临时抽调出来,一来二去,老太太就把存款拿出来一半,买了银行理财。

    然后,某天她买菜回家路上,听人家说买什么基金理财赔了好几十万,一时激动,就不小心摔了一跤,就……就没以后啦!

    老太太就死啦。

    不过,死去以后,也不知道是因为临死还在挂念这回事儿,还是别的怎么的,她迷迷糊糊好几天以后,等到终于凝聚出人形了,就到了王朝州的身边。

    老太太也看的开,死就死吧,人生总有这一天的,说起来她也没受罪,算是很舒服的一辈子了。既然跟在王朝州身边了,她到底是有执念的,所以还是想抽空问问——

    “小王啊,我没别的意思,我也不想耽误你的生活,我就是想问问你之前给我介绍的那个理财,它有没有赔啊?”

    王朝州:……

    他抹了把脸:“老太太,就这点事儿……”

    他瞅了阿槐一眼,心酸的想:就这点事儿,您让我花了五万块钱呐!

    何槐当没看到。

    她上门服务了,五万块钱还是扶贫价呢,╭(╯^╰)╮。

    老太太脸色也不好看:“就这点事儿,你也没给机会让我说完呐!”

    每次一说话,他就反应那么大,赶紧就给打断了——老太太只是想问问题,又不是想害人,自然只能放弃了。

    她不开心的说道:“你们家就三个人,我一个鬼没啥经验,害怕孩子阳气弱伤到他,平时都不过去的。”

    “要问你问题,你肯定也不能动,刚好你媳妇身体不错,性别也没差,我就试着上去——没想到还真行!”

    可惜了,王朝州反应实在太大,几次三番,老太太觉得自己的态度没差啊,他偏偏就不接受——

    你说说,哪里找那么规矩的老太太,上次他们俩在房间里亲亲我我,老太太还知道先出去敲敲门,给个提示再进去呢——不然她一穿墙,那不是……咳咳咳。

    她附身以后,还给王朝州媳妇拢了拢衣服呢,她多规矩一个鬼啊!

    都怪王朝州,大惊小怪!

    王朝州:……

    任谁看见自己媳妇肢体僵硬、声音飘渺、一双眼睛翻的只剩眼白不见眼仁儿了,能不害怕啊!

    他这段时间,受了多少苦,吃了多少罪啊!

    妻子也咳了两声——她完全没印象啊,所以反而最容易接受,此刻瞅了眼老太太,倒是没说什么,反而愧疚的摸了摸王朝州的秃脑门。

    而王朝州却真的要哭出来了——

    “我卖给您的那个理财,最近盈利百分之十一点八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