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槐夏记事 第十章:老罗

时间:2019-09-18作者:荆棘之歌

    崔天安如同哈士奇一般放飞自我后,很快就从有女朋友的信息中回过神来。

    他挠了挠头,对程璐说道:“璐璐,我刚才在土里做了个梦,那个工作人员说要把他的60年阳寿都给我——还说我们家帮他收敛了尸骨——”

    他的神情中带出两分茫然,因为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他现在仍然记得得肿瘤时的感觉,也记得他妈瘫软在地时的绝望,这会儿说出来,语气从最开始的强制放松,已经慢慢越来越郑重了。

    程璐倒抽一口气:“怎么回事?赶紧详细跟我说说。”

    她紧张的拽住了崔天安的手。

    崔天安:第一次牵手!!!(??????????????)??

    他才不会提醒璐璐呢!

    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把梦里的所有细节都掰碎了讲给程璐听。

    原本还想着璐璐不会觉得他失心疯了吧,一个梦而已,还这么当真。却没想到对方的脸色比他自己还要难看。

    程璐抓紧他:“那你们家小时候究竟有没有帮一个孩子收敛骸骨?”

    崔天安想了想:“我记不清了……”

    他父母就算是做这样的好事,可是孩子太小,也根本不会把这些事跟他讲,崔天安是真的记不清。

    程璐这时候却深吸一口气,慢慢冷静下来——如果按这个梦的走向来看,崔天安应该是没事了,阿槐之所以让他来这里,应该也是冲着这份机缘吧!

    她故作镇定:“那你记得回家的时候要问清楚叔叔阿姨,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一定要去多烧纸钱。”

    这种封建迷信的说法,原本不该出自政法大学的学生之口,但是崔天安今天亲身经历,对这种说法是再赞同不过了,此刻一个劲的点头:“对对,你说的对,我回家就问。”

    他脸红红的看着程璐:“璐璐,你对我真好。”

    真体贴。

    程璐终于反应过来,此刻趁机抽了抽手——

    没成功。

    ……

    崔天安回家真的问了。

    不过他一向直球打惯了,这会一边饭桌上认真刨着饭,一边顺口说道:“妈,我有女朋友了,政法大学的,长得特漂亮,你开不开心?”

    崔妈:“噗咳咳咳——”

    一翻倒热水抚胸口的基本操作后,崔妈这才缓过来,不是很相信的瞅了自己儿子一眼:

    “妈又没有催你,你干什么压力这么大?别乱说啊,传出去叫人家笑死了。”

    崔天安:???

    他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赶紧打开手机,亮出程璐的照片:“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说真的!”

    他的语气十分郑重,崔妈不由动摇了,接过儿子的手机仔细看那上头姑娘的照片,半响,她狐疑的问道:

    “人家这么优秀,为什么会看上你?”个二傻子!

    崔天安不服气:“我也很优秀的啊!”

    崔妈白他一眼,和崔爸对了个眼神,不是很有诚意的说道:“你可别往自己脸上帖金了!有户口垫底,你都没考上政法,你那智商跟你爸一样,优秀个啥?”

    想了想又道:“还好咱家家底一般,不然怎么放心把遗产让你继承啊!”

    崔爸挠挠头,动作和儿子相差无几,此刻连忙辩解道:“我是被时代耽误了,跟咱们儿子不一样,不是笨。”

    崔天安:双手叉腰jpg

    随后又反应过来——

    哎哎哎?刚才那话什么意思来着?

    ……

    女朋友的炫耀不能算成功,也不能算失败,总之,还没有过瘾。

    崔天安意犹未尽,想想又问出另一个问题:

    “我做梦的时候,有个男孩子告诉我,我本来应该得肿瘤的,但是他把他的60年阳寿给我了,说是感谢当年你们替他收敛骸骨……”

    这下子没人再吃饭了。

    崔妈崔爸手里的碗都直接落在了桌子上,打了几个转转,发出一连串的声响。

    “你说什么?!”

    夫妻俩二重奏。

    ……

    别墅区。

    身材肥壮、鼻头却又有阿槐大人非常明显的一处伤疤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旁安静吃水果的儿子,神情不由又骄傲又满足:

    “爸这一辈子辛辛苦苦,总算儿子你争气,才能守好这份家业啊哈哈哈!”

    当儿子的约有二三十岁,闻言很是淡定:“都是爸爸教育的好。”

    这时,年轻的女人端来一碗汤:“你们说什么这么开心——来,老罗,喝口汤,医生特意嘱咐的。”

    母子俩对了个眼神,十分隐晦。

    老罗乐呵呵的端起汤来,一边喝一边得意:“咱们儿子如今这么有出息,也不枉费我对他这么多年来的培育——秀琳啊,你看我怎么说的?传宗接代,那还得靠男人——女娃子有什么用?当年叫你把女娃子打掉你还不乐意……”

    他年纪有些大了,这些话最近翻来覆去的说,让女人也不由想起来自己怀孕七个月去打胎,挣扎在生死一线的惨状。

    但她没反驳这话,反而点头:“对,你说得对,传宗接代还得儿子来。”

    恰在这时,跟随他多年的助理进了屋子。

    老罗把汤碗一放,皱眉道:“你怎么过来了?”

    虽说如今并不避讳助理,可对方一句话不吭就直接闯到别墅来,还是让人很不开心。

    助理笑了笑:“我来,送您最后一程。”

    “你!”

    老罗勃然大怒,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自己的儿子轻松又自然的接过对方手上的包,亲热的喊道:“爸。”

    老罗看着这一幕,突然间心脏紧缩,快要喘不过气来——

    “你!你们——”

    他站起来,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儿子,恍然间发觉对方的五官长得自己!

    这一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头顶青青大草原!

    他捂着胸口,脸色铁青的挣扎着,只觉得心脏砰砰跳得厉害,跳的他几乎快要喘不上气了!

    就在这时,女人突然过来:“你看你,你之前总说传宗接代,我觉得挺有道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儿子不是你的呢?”

    “只有那个没了的女儿是你的啊。”

    !

    这一瞬间,老罗捂着胸口,很快就软绵绵躺了下来。

    不同与以往的是,这次,没人叫救护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