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槐夏记事 第七章:不能让国家白花钱

时间:2019-08-09作者:荆棘之歌

    屋子里,白檀把女人压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咬,啃得对方嗷嗷直哭,陈立冬全当没看到。Δ书阁ん.『k→shu→.co

    他反而饶有兴致的问:“有些十恶不赦的人贩子,会不会进这个再教育中心?”

    “那肯定的啊。”

    人贩子是阿槐大人的第一桶金,她早就打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活着的时候不是造成好多人骨肉分离吗,进入再教育中心后,也会接受骨肉分离。”

    陈立冬的眼神诡异——“不是那种意义的骨肉分离吧?”

    阿槐大人淡定回道:“那当然啦,就是字面意义的骨肉分离。”

    陈立冬没敢多想了。

    不过此刻,心里头却极其不正能量的偷乐了一下——为了更好的维护社会稳定和治安,国家是不能实行这种刑罚的,好叫那些人知道,别以为犯了罪,挨个枪子儿就没事儿……好戏都还在后头呢!

    想了想又重新郁闷起来——他只有自己知道呀。

    唉。

    他叹了口气。

    ……

    屋子里的女人已经被白檀啃得支离破碎了。

    何槐想了想,打开门进去:“好了好了,别吃了,剩下都是杂质,吃了也没啥用。”

    白檀一愣,下意识松了嘴。

    “你……”

    陈立冬立刻掏出证件来:“警察。”

    白檀看了看他十分值得信赖的脸庞,再看看那个更加值得信赖的证件,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

    “我死的好惨呐——”

    这喊的挺悲伤的,但是陈立冬只要一想她刚才打架啃人的英姿,莫名的伤感就被冲淡了两分。

    何槐却拎起地上的女鬼仔细看了看,赞赏的对白檀说道:“你挺会吃啊,吃的那地儿都是精华,剩下都是杂质——我不要我不要。”

    “啊?”

    白檀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看着那个虚弱的、被啃得乱七八糟的女鬼,犹豫道:“原来鬼真的能吃啊……”

    何槐点头:“能吃,就是没啥味儿,吃之前最好揉一揉,去掉杂质……”

    “好了。”

    陈立冬怕她瞎说些什么,这会儿赶紧打断说:“你要把她带去地府?”

    何槐点头:“我那山庄里有地府驻人间办事处的员工,回头让他带过去就行了。”

    她打量着身形越发凝实的白檀,此刻突然犹豫道:“至于你……”

    白檀赶紧发誓:“我会老老实实不做坏事……可不可以留在人间?”

    “你留在这里干什么?”

    白檀伤感道:“我想回学校去……”

    “那不行。”何槐打断她的话:“鬼魂进不了学校的。”

    白檀失落了一下,突然又高兴起来——

    “学校真好。”

    想了想又问道:“那图书馆我可以进吗?”

    何槐摇摇头:“一般来说,进不了的。图书馆只承认那些他接纳的人——比如一直在里面工作的员工之类的。”

    “啊……”

    白檀更加失落了:“书店?”

    何槐纳闷道:“你这么执着学习吗?”

    白檀苦笑:“姐姐,我们村子很穷的。”

    那个大山,学生们上学,要走接近两个小时的山路,支教老师没人能留超过一年的。

    或者说,根本没有老师愿意过去。

    白檀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

    “我是女孩子,按我们那里的环境来说,应该老老实实干活,长大了嫁人就行了。”

    “但是有一年,村里来了干部,说女孩子也要接受教育……干部给我们村做了好多事,大家决定相信他的话,就把几个女孩子送去上学了。”

    “干部说,学费国家出——后来我知道,这是9年义务教育。”

    上到高中了,周围实在没有学校,必须要去城里住校——高中的学费和生活费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更别提家里少了一个劳力,农活要少做很多。

    “初中的老师联系了高中的校长,亲自上门来,说给我申请补助,并且免了我的学费。”

    白檀说着,不知想到什么,泪光盈盈。

    “我那么努力,那么努力……我终于考上大学了。”

    “大学的学费也很贵,村里人都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但是他们一边说,一边家家户户都兑了钱,但是还是不够。”

    “我打电话给了学校,学校说可以给我减免学费,还能有生活补助,学校里只要成绩达标,每年还会有奖学金,如果再有别的方面突出,奖学金也是有好几种的……就这样,我带着假期的生活费提前来到帝都。”

    “大城市真好……”

    白檀喃喃道——

    “我也想叫其他人都能到这样的城市来生活,所以我要更努力……”

    “不过,很多东西我也不太懂,暂时只会死读书,想着我从小到大都是国家给钱给机会培养我的,以后不管是搞研究还是去当老师,多带几个学生出大山,让大家的生活好一些,我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了——不能叫国家的钱白花……”

    她的泪珠一颗一颗,鬼的眼泪,是没有温度的。

    但是陈立冬在旁边听着,却仿佛有滚烫的油珠砸进他的心里,迸溅的热意,让他的眼睛也红了起来。

    就连何槐,这回也若有所思,没说什么话。

    白檀泣不成声:“我想了那么多,我想的成夜成夜的睡不着觉,最后又爬起来读书……我还跟我爸妈打电话,说有一天要带大家到这里来玩,看万里长城,看故宫,看伟人……”

    她哽咽道:“我想了那么多,可是我不知道,他们要怎么接受,我最后喝农药自杀……”

    所有人都说不出来话了。

    人命的重量,有时候真的像大山一样,沉甸甸的,背不起来的。

    陈立冬看着何槐。

    何槐也难得认真思考了一下。

    半响,她犹豫的看着白檀:“不然这样好了,你跟我回百花山庄,那里可以用电脑,想学什么就尽管学好了。”

    “每周特批你一次跟家人联络的机会,你也可以写信寄东西……”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张雪枫:“这个女人,你今天救了她一命,相当于救了她一家,他家里的坎坷很快就要过去,但是却注定没有孩子——你先在百花山庄待一段时间吧,等到事情稳定了,或者说等几年他们接受现实了,我来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接受一个带前世宿慧的女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