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127 该怎么选择,全在你!

时间:2018-10-06作者:小涵包子

    “所以呢?”凤无双略皱了下眉,眉目之间闪过些许诧异。

    她本以为,闻人语就算不会苦苦哀求解蛊之术,至少也能见到她好好地低声下气一番。

    却没想到,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那边,闻人语继续不慌不忙道,“所以,你身为蛊族圣女,却私盗族中圣物,甚至还将这蛊,种到了灭族的仇人,燕名骁身体里,不怕受冷焰挫骨之刑吗?”

    闻人语一步步走向她,眼中的光芒越发明显。

    “什么圣女,我听不懂。”凤无双退了一步,一丝内息聚起,杀意已现。

    闻人语毫不在意地低眉浅笑了一下,嘴上说着听不懂,身上的反应却诚实的不行。

    不过,这也恰恰证明了她捏住了凤无双的软肋!

    “凤姑娘既然听不懂,我还想着和姑娘好好探讨探讨,只是姑娘切莫太激动,要不伤到了我一根毫毛,我可是会喊人的!”她很诚实地做出了一副,我打不过你,我很怕怕,你不许过来的害怕神情。

    “喊人?”凤无双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临渊子那老头子竟将一成功力传给了你,当真不如喂了狗!”

    闻人语并不在意她如何讥讽,反而十分真诚地认了自己的短处,“确实,我那点时灵时不灵的微末功夫,到了无双姑娘面前实在不值一提!我也一向脓包惯了,没有人护着,都不敢出门,来见凤姑娘这等冰雪聪慧之人,更是不敢掉以轻心!”

    凤无双瞬间收敛了一身内息,冷然问,“他在外面?”

    闻人语随意给了一个你答对了的眼神,“所以,咱们还是客客气气地好,省得还没等你那神奇的情蛊发挥作用,就早早地没戏唱了!”

    凤无双或许没将一心维护闻人语的独孤朝睿放在眼里,但她不能不忌惮燕名骁。

    “我并无意和你鱼死网破,希望你也能见好就收!”

    闻人语没有在独孤世家多待,而是直接无视了生怕她受凤无双欺负的独孤朝睿,一路顺着暗门,来到了凤无双的地盘。

    “鱼死网破?若没有他护着你,你以为你有资格在我面前说出这个词吗?”凤无双言语之间的轻视异常明显。

    “来之前或许没有,可现在还真有了!”闻人语胸有成竹地说道。

    “哦?说来听听!”凤无双一瞬失态过后,反倒起了一丝兴致。

    闻人语之前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临渊子的性格虽然古怪了些,手段也确实厉害,但血缘毕竟是这天地间最难以阻隔的东西。

    在他老人家已为当初对妻子的见死不救懊悔多年,失手将儿子打下山崖之后,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血脉的亲孙女流落在外十几年,不闻不问。

    直到名骁身上出现的情蛊,她原以为是人市神通广大了些,有人倒卖或许也有可能。

    但前几日,她在无意中发现了有关情蛊的所有记载。

    说来也巧,临渊子过世之后,所有的宝物她都让其归在了原处,并让风长老好生看管。

    唯独有三样东西,是临渊子遗留下的那封书信里,让她千万非带回来不可的。

    一是已经归属她和燕名骁的三生铃,二是临渊子送她护身的那件天蚕软甲,这第三件就是当初闻人语在不归崖藏宝洞里捡起来的那本无字书。

    那本书据说记载几乎天底下所有至善,至邪,至灵的宝物来历用法,甚至破解之法。

    他们闻人世家的玄灵珠便有详尽记载,情蛊自然也在其中。

    让人糟心的是,恰恰只有这两样东西的破解之法,写了等于没写。

    灵珠至灵,随主而生,随主而灭,不可摧!

    情蛊至邪,万蛊之圣,三十年方可得一,世间不过仅十。

    非经蛊族圣女之血咒,不能活。

    非蛊族圣女不可解!

    要按着无字书上所说,情蛊世代由蛊族圣女照料,是极为难得,并且极为娇贵难养活的,可偏偏凤无双竟能将这邪物养大,并成功利用闻人昭种在了燕名骁的身体里。

    “世人都以为蛊族一共二百余人,尽数在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尽数丧命,却不知蛊族比我们想象的要庞大强悍的多,只是另外的那一系人一直都在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从来没有暴露过罢了!”

    闻人语淡淡的说着,比起察觉凤无双可能是蛊族圣女这个惊人的事实后,接下来的种种,也不过是顺藤摸瓜而已。

    “你说的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凤无双眼神晦暗,始终不动声色。

    “这些,我原本也是不知道的,多亏了你的情蛊,还不打算承认吗?你便是蛊族圣女!”闻人语的眼神骤然凌厉了起来,整个人也散发出迫人的气势。

    “我承认,我的确小看你了!”凤无双沉默了半晌之后冷笑道。

    “在你决定用情蛊达到你的目的时,你就该想到,你这么多年苦苦隐藏的身份,注定会被暴露在太阳底下。无论你承不承认!”

    凤无双在人市的地位举足轻重,想必整个人市之所以一直不能见光,除了某些客观因素外,更多的,是方便他们蛊族人隐藏真实身份。

    这也就解释了当初师傅为何态度如此坚决地不肯接纳凤无双母子,也一直对奉城人市猖獗,采取了消极态度。

    不接纳,是为了不能让整个奉城背上和蛊族同流合污的罪名,但任凭临渊子一个人再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在蛊毒的威胁之下,保得一城的人性命无虞。

    “凤姑娘,恕我直言,身为蛊族圣女,你这一步棋可是走的太烂了!我们大燕的云妃娘娘,乃至你的母亲,可都是你的前车之鉴,你确定你真的要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吗?”

    闻人语依旧云淡风轻地说着,可凤无双却是有点绷不住了,她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她忽然想起母亲被绑在刑台上日日鞭笞的那些日子,不会打死,却会叫人铭记那种刻骨的疼痛。

    纵然母亲辛辛苦苦建立了人市,也培养了那么多臣服于她的族人,可还是逃不过族规的惩罚。

    她的母亲尚且如此,那身为蛊族圣女的她,监守自盗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呢?

    “你不必白费唇舌了,我是不可能如你所愿的。”凤无双勾起一抹残忍而又有些凄凉的笑。

    她早已厌倦了这种勾心斗角的日子,她不想再守着一个虚无的圣女之名,永远形单影只。

    倘若她没有遇上燕名骁,甚至不曾知晓他对闻人语的好,或许她还可以骗骗自己,这世上没有一个男子值得她付出。

    可是她所梦寐以求的这些,闻人语轻而易举地都有了!她怎么还能忍受!

    “凤无双,我忽然觉得很佩服你!”闻人语冷不丁地说,“即使知晓前面是一条万劫不复的路,也要奋不顾身地去闯!”

    她最疯狂的时候,也不及凤无双的万一,若不是此人心术不正,心心念念的人是燕名骁,她说不定还真要感动了。

    “看来,你是铁了心定不会为名骁解蛊的了,只是你该明白我这一走,便要用我的方法逼你交出来了。”闻人语的声音带了些寒意。

    “你要做什么?”凤无双猛然拽住了她,倘若解掉这个碍事的女人多好。

    “凤无双,爱一个人本没有错,可你不该是蛊族圣女,更不该的是,你爱上的这个人是燕名骁!”闻人语望着她充满寒意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凤无双猛然一震,仿佛一条蛇被打中了七寸。

    燕名骁不同于这世上任何一个男子,他是蛊族灭族的凶手,除了凤无双以外的任何一个蛊族人都对他恨之入骨!

    现在,闻人语已经知道了人市的全部秘密,倘若将情蛊的事稍微透露一点给族人知晓,第一个要受罪的不是燕名骁,而是她这个圣女。

    人市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找过燕名骁报复,而是派出去一个死一个,根本伤不到他一丝一毫。

    而凤无双便会成为他们发泄愤怒的对象!

    闻人语后来是被燕名骁带走的,临走时送了凤无双一掌,不至死,却足以让凤无双躺上许久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她对你说什么了?”燕名骁皱眉低声问。

    闻人语摇摇头,勉强勾起一抹笑,“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嗯!”燕名骁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这时,凤无双忽然开口对燕名骁说,“公子以为无双给您种情蛊是心怀不轨吗?我只是想要救您啊!”

    燕名骁转过身冷冷看着已然吐血倒在地的凤无双,“有句话叫自作孽不可活,小小蛊虫,岂能奈我何!”

    他那一掌,不仅重伤了凤无双,更使凤无双的四周燃起了熊熊烈焰。

    “闻人语!你最好记得我说的话……”

    凤无双的声音萦绕在闻人语的耳边久久不散。

    “那火,不会将她烧死吧?”闻人语似乎有些担忧地问。

    “她若只有这点能耐,死了活该!”燕名骁想了想又说,“你放心,这情蛊虽然邪门了些,但我还是有法子将它锁在经脉里,不发挥作用的。”

    “你别乱来!万一对你有损…”闻人语欲言又止地看着他,没有任何一件事比他的身体更重要。

    自这日以后,闻人语似乎更爱黏着燕名骁了,去哪儿都跟着,就跟连体婴似得,连闻人家主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语儿,你最近可是越发爱撒娇了,即便你跟名骁感情好,也不能这般形影不离,叫旁人看见了,会说你不懂事!”

    “旁人如何说,与我们何干!”闻人语都还没开口,燕名骁便一句话堵回去了。

    闻人语只是认真地看着他,但愿再多给他们一些相守的时日吧!

    这天夜里就寝时,闻人语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燕名骁的身上。

    为此,燕名骁还故意打趣着,“我们家语姑娘这些日子进步不少,总算不会动不动就脸红了!”

    闻人语装着若无其事的笑了下,“初见你时,那魔血和气障当真是吓坏我了!如今这气障总算越来越平和,就连魔血,这些日子竟也从未发作过。”

    燕名骁捧着她的脸,吻了一下又一下,“自从有了你,我身上再没什么不好的事儿了!”

    闻人语忽然觉得眼眶酸涩了起来,为了不让燕名骁察觉出他的异常,便主动和他缠绵了起来。

    她知道,其实燕名骁一直以来都不想让她担心分毫,即便那一日他打了凤无双一掌,回来后便立刻因气息不畅,吐了一口血。

    那时她便知,情蛊真的比她想象中还要厉害上许多。

    那日,凤无双还告诉了她,这情蛊原本该是独孤朝睿养的,打算种在她的身上,后来凤无双发觉,她的血液竟是可以用来开启玄灵珠的百毒皆融体质。

    这种血极不适宜情蛊生存,甚至会弄的人蛊皆亡。

    原本这正合了凤无双心意,可当她无意中发觉情蛊竟可以吸收魔血时,她决定用她自己一直养在身边的那只情蛊,去吞噬掉她给独孤朝睿的那只蛊。

    只有两只情蛊合二为一,才能更有效的压制住燕名骁身上的魔血和气障。

    闻人语听了这些的第一反应是,凤无双在撒谎,何况,她身上的血也可以助名骁恢复神智。

    凤无双很快看穿了她的想法,充满恨意地讥讽道,“就你割破手腕那一点点饮鸩止渴的血,你以为是在救他,你是在催他的命!”

    原来,她的血的确是对燕名骁有效,但是要真正彻底治愈他,需要以换血之术,且需燕名骁自己完全接受,若中途出现一丝反抗,则会催生魔血流动,功亏一篑!

    所谓换血之术,说白了,就是让她身上的血去洗清燕名骁身上的魔血。

    即便她愿意牺牲自己,名骁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像她那样的方式,根本治标不治本,虽能让发作次数减少,可魔血的威力会一次比一次厉害,加速血线入心。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只要你回去仔细的观察一下那血线逐渐变浅的颜色便知晓了!公子虽然厉害,可魔血几乎与他共生,该怎么选择,全在你!”凤无双清冷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