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126蛇鼠一窝【四千,订阅哦

时间:2018-10-06作者:小涵包子

    谁能料到,堂堂独孤世家的家主,竟会公然行此龌龊之举!

    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反抗,疯狂的喊,拼命地挣扎,可是这满府上上下下几十个人,却都如同死了一般,毫无动静!

    她终究没能逃脱独孤卓的魔掌!

    后来,她无意间听到阮嬷嬷私底下的话,才明白原来是夫人特意吩咐过下人们,无论夜里听见什么动静,一律不准管!

    独孤卓贪恋美色,楚凤仪就干脆成全了他。此举,既想让她彻底断了对公子的心思,又能让独孤卓留在府里,好震慑外面独孤世家日落西山的风言风语。

    采桑不明白,她并没有过多的奢望,只是希望留在公子身边,长长久久的等着他,守着他,便已心满意足,为何夫人竟这般害她!

    恨意在她心中蔓延,她发誓一定会让楚凤仪受到报应,即使那是公子的亲生母亲。

    老头子一向昏聩,采桑只稍稍献媚,便将他迷得晕头转向的。

    再加上他对楚凤早已不满多年,只是一直窝囊,隐忍不发罢了。

    这回,有新宠在侧,时不时扇个风点个火,自然也就越发难以忍受了。

    不多久,独孤卓便以善妒为名,扔了一纸休书在楚凤仪面前。

    不可一世的独孤夫人,在看到这封休书之后,当即气的晕了过去。

    采桑静静在一旁看着,只觉痛快!

    为了制住楚凤仪的阴毒手段,采桑甚至替老头子想出了一个釜底抽薪的招儿,提前上奏休妻一事,请陛下御准。

    折子刚递上去,独孤家主要休发妻的事儿就传的沸沸扬扬的。

    楚凤仪这一生,最在乎的便是脸面。如此一来,既能叫她颜面扫地,又可使她无计可施。

    这事儿虽不光彩,可毕竟闹得连陛下都惊动了!

    楚凤仪这时若再敢做什么,便是向天下人坐实了她悍妇的名声,罪名难脱!

    若不做什么,休书已然写下,再没脸面赖在独孤世家不走!

    楚凤仪狼狈迁居别院后,采桑一度认了命,安分的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想着至少用身体换了个不受欺凌,衣食无忧的日子。

    可独孤朝睿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了,不但毫发未伤,看在采桑眼里,反而越发清朗俊逸了些。

    她瞬间又不甘心起来,若不是因为公子,她如何会受那些苦楚,甚至沦落到被独孤卓糟践!

    公子一回来,就来质问她独孤夫人的事,甚至不想让她继续留在独孤府,这怎么可能呢!

    她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才等到公子回来,怎么可能离开!

    为了能留下来,能日日见到公子,就算永远当独孤卓的妾室又有什么关系?

    独孤朝睿像看疯子一般,看了她半晌,“好自为之!”他扔下冷冰冰的两个字,转身欲走。

    他绝情的背影,让采桑陷入恐慌,她猛一下跑过来,紧紧抱住了独孤朝睿,哭诉道,“当初,姑娘将我打发到这独孤府时,曾经告诉我,这既是对我一片深情的怜悯,也是惩罚!”

    独孤朝睿顿了一下,并没有立即掰开她的手。

    “公子心中明知姑娘已不可能回头,为何就不能尝试接受奴婢呢!这也正是姑娘希望的呀!”

    采桑是希望公子念在姑娘的份上不要赶走,殊不知这无疑是在揭独孤朝睿的伤疤。

    他毫不留情地将甩开采桑,无比阴沉地开口,“不久之后,她一定会回到我身边!”

    那阴寒而笃定的语气,让采桑猛然一震。

    坐在石阶上听着的却是闻人语冷笑不已,看来她的猜测没错,所谓蛇鼠一窝,情蛊的事儿,独孤朝睿也有份!不要脸的人都爱巴巴地往一块凑!

    她不自觉的一声冷哼,终于惊动了里面的人。

    “谁?!”

    闻人语依旧一派淡然,她原本就是来找独孤朝睿和藏身此处的凤无双的,只不过凑巧听了一会子,何须要躲?

    “独孤公子的警觉性似乎差了不少!”闻人语有些讽刺地说。

    这声音是…

    “姑娘!”采桑十分震惊地叫出来,连忙开了门,在看到不远处坐着的闻人语时,忘记了反应。

    “语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独孤朝睿一度以为是自己太过思念闻人语,出现了幻听,直到采桑不知所措地呆在门口,他才真的相信,是闻人语来了!

    “你特地来找我…可是有事?”他像一个纯情少年,跑向语姑娘的步伐里都能看出那几乎溢出来的喜悦。

    “原是来沾沾新夫人的喜气,不巧听见了些不该听的…”闻人语站起来,缓步走到采桑面前,目光带了一丝惊奇和审视,她往日是真没看出来,这采桑竟是这么个有心计有手段,关键还豁的出去的。

    独孤朝睿面色沉了沉,“语儿,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们去外面谈!”他伸手想拉闻人语,却被躲瘟疫一般的躲过,“独孤公子请自重!”

    一旁的采桑看的又忍不住落下泪来,他难道就看不出来,姑娘的眼里满是鄙夷和厌恶吗?为何要如此卑微的上赶着?

    又为自己的想法觉得可笑,公子看向自己的目光又何尝不是更厌恶千百倍,可她不也无休止的犯贱么?

    “我原还担心你这些日子过得不好,今日一看才知,你比我想象中聪明厉害多了!”闻人语望着采桑的眼神有些复杂,鄙夷里似乎还夹杂着些许欣慰。

    “是啊!多亏了姑娘,否则采桑哪有今日呢!”采桑露出一个苦涩至极的笑,语姑娘永远是语姑娘,无论何时都带着她永远无法企及的光芒。

    可失去了姑娘庇护的她,却无时无刻不在痛苦的深渊里挣扎!

    “不知你这话,是在谢我呢,还是在怪我?”闻人语好笑地问,还没等采桑回答,她又笑了笑说,“你之所以一步步走到今日,全是你自己当初的选择种下的因,如今这果,无论是甜还是苦,都在你自己,与人无尤!”

    闻人语说完,也没管采桑是何反应,若无其事地走了!

    “凤无双在哪里?我要见她!”闻人语走了两步,直接开口问。

    她绕了独孤府里一圈,并没有发现凤无双的踪迹,想来也是,凤无双身份敏感,独孤朝睿就算再胆大包天,也不会轻易地将他藏在府里。

    “你说谁?”独孤朝睿故意装出疑惑的样子。

    “我问你,凤无双在哪里!名骁身体里的蛊虫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解?”闻人语忽然爆发,看着独孤朝睿的眼神像刀子一般。

    “看样子,比我预料的早了一步,不愧是燕名骁!”深沉的痛苦在他脸上一闪而过,而后发出了一声挑衅的轻笑。

    情蛊入体极难察觉,但最初的这段日子,也是唯一有一线希望解除的关键时刻,一旦情蛊入心,燕名骁此生便只能和凤无双绑在一起了!

    独孤朝睿原本想,等情蛊发挥了一些作用之后,再找语儿好好聊聊,没想到她竟先找上门。

    “他竟让你独自来找凤无双?”独孤朝睿显然不想这么快回答她。

    “不劳你费心!独孤朝睿,今日我之所以还愿意踏进这肮脏的地方,是想告诉你和凤无双一句话,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们伤害名骁半分!”

    她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神情,都在展示她对燕名骁毫无保留的维护!疯狂的嫉妒几乎让独孤朝睿丧失了理智。

    “当然!没有人能伤到燕名骁,情蛊的最终目的也不是为了伤害燕名骁!”他压抑下暴怒的情绪,蓦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以臂为牢,让她再不能逃脱分毫,“只想让你们分开,我想让他把原来的语姑娘还给我!”

    “呵,还给你?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闻人语直视着独孤朝睿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听好,无论燕名骁是死了还是活着,哪怕他迫于情蛊作祟,在我面前把凤无双给睡了,我也只会爱他一人。至于你,我闻人语瞎了上一世难道还不够吗?但凡你还要点脸,就不该再一味犯贱地纠缠!”

    独孤朝睿终究还是承受不住了,他血红着眼,手上不断在收紧,他甚至有一瞬间的念头想就此杀了她,既然挽回不了她的心,哪怕就像之前那样永远抱着她的骨灰,也是好的。

    至少,那样的她,会安静的听他忏悔,任他抱着,不会冰冷绝情到几句话就让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更不会一心只念着旁人。

    但他终究还是舍不得……

    “语儿,不要这么残忍地对我,你曾经爱过我的,你曾经那么深爱过我的!我求求你,哪怕给我一丁点儿怜悯,我不再是过往那个不懂珍惜的我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他高大的身躯慢慢一点点滑下来,直至跪在闻人语的面前。

    可惜,无论多真诚的眼泪,在闻人语眼里都像是跳梁小丑的闹剧,分文不值!

    “独孤朝睿,是我该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别再毁坏我付出了一世惨痛代价,好不容易才换来的幸福和平静,让过去的一切过去吧!”

    她狠狠甩开了独孤朝睿的手,毫不留情。

    “就算没有我,你和燕名骁也休想厮守一生!”独孤朝睿的话语里满是怨毒。

    不是他不想放,而是放不开,只要一想到过往种种,懊悔和眷恋就会将他困死在那份感情里。

    这世间,再不会有一人爱他,如闻人语那般,他忘不了!

    “你大概不知,凤无双对燕名骁的情意藏了数十年,她不会甘心让你站在燕名骁身边!再过不了多久,情蛊一旦发作,他就会慢慢地把你忘了,也忘了你们之间所有的一切!倘若你强行为他解除蛊虫,他会死的!”

    “你给我闭嘴!我不允许你咒他!”用尽全力的一巴掌,让独孤公子的一张俊脸上,霎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指印,狼狈非常。

    那个死字,深深地刺激到了闻人语,必须要让凤无双尽快交出解蛊之法。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女子的嘲笑声,“堂堂大燕第一贵公子,竟也有如此卑微狼狈的时候,还是在自己的府邸,真叫无双大开眼界啊!”

    “看来,你的忍耐力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嘛!还以为我要空跑一趟了呢!”闻人语听见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

    “语姑娘好,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凤无双表现的像个偶遇的路人。

    “客套话就省了吧,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咱们要不另外找个地方好好聊聊!”闻人语主动开口道。

    闻人语其实对凤无双并不了解,可她知道,对方对她必定一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了!

    这也注定了,闻人语会落下风。可若避而不见,更会一无所知!

    凤无双原本是没打算现身的,因为她打心底里就瞧不上闻人语。

    可方才看着独孤朝睿一个人演出独角戏,闻人语竟丝毫没有动摇,甚至还多了些他们这种人身上该有的果决。

    她忽然就有些疑惑,闻人语的身上究竟有什么魅力,值得两个男子这样奋不顾身地为她。

    “坦白告诉你,我凤无双既做下了那样的事儿,便没想过要给自己留退路!即便有朝一日,当真死在九公子手上,无双亦不后悔!”

    闻人语没想到她竟如此直接坦然,于是也第一时间向内心的真实想法低了头,笑意盈盈地说了一句,“你真无耻!难怪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能让名骁记得你!”

    “是,我当然不如语姑娘纯洁高贵!可我若是姑娘,便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激怒一个所求者。”凤无双目光寒凉道。

    闻人语冷哼了一声,这人莫不是以为除了求她以外,她就没别的方法了吧!

    “凤无双,我承认我是想求你放我们一马,可更重要的,我是想确定一件事!”

    “什么?”凤无双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的真正来历,名骁身上的情蛊是你养的,那你的情蛊又是哪里来的?情蛊可是蛊族人都极少碰的圣物!”闻人语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倘若凤无双真是蛊族人,那么整个人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