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102 遇难

时间:2018-09-23作者:小涵包子

    “孩儿给母亲请安!”

    “请皇后娘娘安!”

    庆芳殿中,燕名骁规规矩矩的和闻人语一起给皇后行了礼。

    “起来吧!”皇后亲自过来将二人扶起,也许是多日未见,闻人语清楚地看见皇后娘娘的眼里泛了泪光。

    “许久不见,母亲似乎跟以往…有些不一样了!”燕名骁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眉。

    在燕名骁的记忆中,他的母亲很少穿的这样雍容华贵,戴着象征天家威仪凤冠,绣着百鸟朝凤的后服更是华美至极,只是这动辄占满半个庆芳殿的凤服,无一不在彰显身为大燕国母的重重桎梏。

    燕名骁不喜欢,皇后一贯也不喜欢,可今日为何……

    “自从与你父皇成婚以来,我一直没将自己当成过除了他的发妻以外的任何一个人,可本宫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我始终是这大燕的皇后,我的肩上有太多的责任,容不得一味任性逃避!”皇后颇为感慨地说道。

    “可是发生什么事了么?”燕名骁有些不放心地问。

    皇后温和一笑,又迅速替燕名骁把了把脉,满意地点点头道,“哪有什么事是母后处理不来的!”

    “如此便好!”

    皇后在同燕名骁聊了好一会儿后,忽然将目光转到一旁静静聆听的闻人语身上,高深莫测地问,“燕南惜出走的事儿,你可有什么法子没有?”

    “我?这个…”闻人语有些发蒙,不理解皇后为所问何意,“八殿下的事儿,我和名骁都很遗憾,也惋惜!如今唯有尽力寻找。”

    皇后毫不避讳地说,“原本几个兄弟中,南惜和名骁是最熟悉的,感情也深,可谁知…”

    “母后!”燕名骁皱眉,“不关语儿的事!”

    “南惜虽不是我生的,可他自小养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总归是有感情的!如今他流落在外,本宫心有不安…”

    “我会把他找回来的!”燕名骁坚定道。

    “那就好,本宫等你们的好消息!”皇后深沉地扫了一眼闻人语缓缓道。

    走出皇宫的时候,闻人语有些迟疑地回头望了望庆芳殿,若有所思地对燕名骁说,“我始终觉得皇后娘娘方才话里有话!”

    燕名骁顿了一会儿,毫不遮掩地说道,“她是心之所至,想好好地跟你探讨一下对红颜祸水这个词的厌恶,又想着你是唯一一个能稳住燕南惜病情的人,希望你能找回,并且暂时安抚住燕南惜,但碍于我,又不好直说。”

    闻人语一愣,似乎还不能完全消化其中的意思。

    “母亲爱我,她会为我无微不至地考虑安排,但从小到大,她一直更心疼燕南惜。”燕名骁看着她幽幽道。

    “这是什么意思?”闻人语越听越糊涂,燕南惜一直耿耿于怀皇后利用他为名骁铺路,可此刻,名骁却说皇后更心疼燕南惜?

    “如果不是因为与你有婚约的人是我,母亲很有可能为了成全燕南惜,不惜一切手段将你留在宫中当八皇子妃!”燕名骁似笑非笑地说道。

    闻人语不信,“怎么可能?皇后娘娘她虽然睿智,但应该不屑于以势压人吧?”况且那个人还是燕南惜。

    燕名骁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说,“小时候,母亲会连着熬上好几日为我缝制衣衫,但她却不会像带着燕南惜一般带我打雪仗,也不会同我嬉笑玩闹。当然,我的性子冷,情况不允许也不习惯那一套。”

    他看似漫不经心的笑容里,流露出淡淡的遗憾。

    那些年他入魔时,父皇担心母亲会受伤,阻止他们母子相见,他清醒时,也甚少去见母亲想着总归要离开的,少一次相见就少一次伤感。

    纵然母子情深,可没长在身边,总是多了一份隐隐的陌生感,况且燕南惜虽经历过云妃的事,但他自幼就懂得如何讨母后开心,也总算孝顺。

    燕名骁一度十分感激在母亲为着他的魔血最痛苦的那些日子里,有燕南惜替他宽慰母亲。

    “没关系,从今往后,有我陪着你赏雪玩闹,将所有以往你没玩儿过,不屑去玩儿的趣事都玩儿一遍。”闻人语有些心疼地挽住燕名骁的手撒娇道。

    “一言为定!”燕名骁听着她哄小孩儿一般的柔声,心中一阵柔软。

    “一言为定!”闻人语颇为稚气的伸出小指与他拉钩。

    回到闻人府后,燕名骁经过一番思索,终于想到了从何处着手寻找燕南惜,发愁了许久的闻人语也心有灵犀地眼睛一亮,跟燕名骁同时脱口而出,“银子!”

    但凡出自宫中的东西,底下都盖有独属于皇室的印章。

    他们进宫时仔细问过,燕南惜那日并非两手空空出去的,梓芳殿里少了好多珍贵的物件和金银。

    想必燕南惜虽伤了脑子,但并非真就一无所知了。

    出门在外必有所花销,再加上宫中流出的财物并不多,光明正大散在民间的更是少之又少,从银子上下手,必能查到些许线索。

    “只是燕南惜出走一事,终究不好闹得人尽皆知,还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来彻查才是!”想到这儿,燕名骁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又紧了一些。

    闻人语眼珠子略转了转,灵光一现道,“我有个法子,咱们以官府和闻人府的名义发出一则悬赏告示,但凡有人主动拿不同于流通银的官银来换的,统统一兑二,但凡有人勇于举报贪墨走私宫中财物的,一律赏白银五万两。”

    燕名骁欣喜道,“好主意!这样,众人就会将注意力转移到朝廷大力打击贪腐的廉政之举上,也不会起疑。”

    “嗯!”

    接下来的几日,燕名骁手底下的影卫和闻人府的人手几乎倾巢出动,燕帝多年培养的几个心腹也在各地暗中搜查着燕南惜的行踪。

    正在所有人找的如火如荼时,燕南惜却藏在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在雁城前往奉城的一条偏僻小道上,有一间废弃很久的破庙。

    虽然破旧不堪,但好歹也能遮个风,避个雨,因此也就成了很多无处可去的流浪乞丐的据点。

    “哟,今儿真奇啦!咱们这鬼都不敢来住的地方,还睡了一个如此衣着光鲜的贵公子啊!”一个胸前挂着破布袋,手上还拿着一个破碗的脏乞丐大笑道。

    “得了吧!你没看他脚都肿成了这样,估计是被人给打的,真正富贵的人,谁来咱们这破地方!”又一个老汉过来,扫了睡在地上的人一眼,毫不在意的走到角落里坐下了。

    “可他身上这衣裳,确实好看的不得了啊!”那个稍年轻一些的乞儿一直盯着地上的人的一身衣裳,恨不得立刻把它剥下来给自己穿上。

    “这年头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多的是,哪像咱们,成天脏兮兮的,是个人见了都得跑!”老汉今天出去要了一整天,一个铜板都没要到,这会儿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四儿,我看他真像是个有钱的,你瞧,这小子长得人模狗样儿,细皮嫩肉的,你瞧!”

    贼眉鼠眼指着那人的乞丐叫三子,这人是个惯会坑蒙拐骗的,因此身上也比一般乞丐干净些。

    三子眼尖的发现地上睡着的人不光衣着光鲜,而且还枕着一个不小的包袱。

    干惯了下三流勾当的三子,立时心痒难耐地想去抢那包袱,可惜又怕对方是个不好惹的。

    “喂!醒醒!”思量再三,三子决定先把人叫醒,惦掂轻重。

    无论如何,既然借住了他们的地盘,给点住宿费总是要的吧!

    燕南惜走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找到个地方睡一觉,却被人粗暴地吵醒了,心中的火气也不小,“你们是谁!别吵我睡觉!”

    “嘿!你小子还挺硬气!占了我们一条龙的地盘,还不快拿些东西来孝敬!”三子恶狠狠地说道,就差把脚踩在燕南惜身上了!

    耳边总有讨厌的人大声吵吵个不停,燕南惜这觉也是没法睡了,乍然坐了起来,目光锋利地盯着眼前的人。

    被他这样盯着,三子莫名就被吓得退了一步,“你…你想干什么?我们这儿这么多兄弟呢!”

    “什么一条龙,本殿下怎么没听过?你们再敢无理,我可是会叫父皇惩罚你们的!”燕南惜不明白外面怎么会有这么多蛮不讲理,又一身污秽的人!

    不过为了找到语姑娘,就算再辛苦,他也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殿…殿下,还父皇…”三子怔了一会儿,随后大笑出声,“我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人呢!原来是个傻子!”

    燕南惜最听不得别人说他是傻子,立时就愤怒了,“我不是傻子!你才是白痴呢!”

    三子丝毫不会把一个傻子的话放在心里,轻蔑地笑说,“不是傻子你会自称本殿下?你要是能当皇子的话,那我就能当玉皇大帝了!哈哈哈……”

    “我本来就是皇子,你出此大逆不道之言是要被斩首的!”燕南惜厉声吼道。

    “斩首?皇帝老子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三子毫无所惧地喊人,“兄弟们,今儿我们撞大运了,碰到一条大鱼,还是个傻子!大伙儿一起上,把他的东西给分了!”

    “是!”三子手下的那群人就像见了腥的猫儿,一个个都朝燕南惜围过去,摩拳擦掌的动起手来。

    燕南惜虽能凭着本能抵挡一时,但终究寡不敌众,而且他方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腿上本就带伤,这会子遭到围攻自然就只有挨打的份,不多久包袱也被他们抢去了。

    “官兵来啦!官兵来啦!”燕南惜被打的爬不起来时,一阵响亮的锣鼓声传来,吓得施暴的几个人魂飞魄散。三子慌忙搂过包袱,大喊了一声,“赶紧走!”

    那几个人飞快的逃窜后,一个年纪尚小的男童从草蓬中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面小锣。

    “大哥哥,你没事吧!”小孩儿看地上的人受伤不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连忙过去询问。

    “你是谁?”燕南惜的眼神中带了一丝戒备,他从未被人这样打过。

    “我是今日特地到这儿来替爹爹采药的,没想到看见了他们在打人,我就用了我的小锣来骗他们离开!”小孩儿颇有些得意道。

    “谢谢你!”燕南惜感激地看了小弟弟一眼。

    “那好,我先回去咯!你自己可以吗?”男童有些不放心道。

    “我可以!我一定要去奉城!”燕南惜也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这小孩儿说。

    “娘,这是我新得来的银子,二娃是不是很厉害?”

    一个粗衣麻布的小孩儿兴高采烈地跑了一整条街,气喘吁吁地跟做粗活儿的妇人说。

    “二娃乖,自己玩儿去!你爹病了,咱们家还指着娘的工钱替你爹买药呢!”妇人消瘦的很,一双手在水里泡的时间久了,皱巴巴地起了皮。

    “娘!我们是真的有好多钱,可以给爹看病了,不信你看!”

    那稚气的孩子解了好久,才将身上牢牢绑住的布囊给解下来。

    妇人温和地笑笑,抬头一看,顿时傻住了!

    小儿子拿出了好大的一锭黄金,在太阳底下闪着金灿灿的光,妇人这一辈子都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黄金。

    “这…这银子是哪里来的?”妇人一把拉过孩子,紧张的直结巴。

    还未等孩子回答,妇人就重重地打了孩子的屁股,痛心地哭道,“娘跟你说了多少次,做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一定要有骨气!你怎么可以不听为娘的教诲,去偷别人家的银子!”

    “这不是我偷的,是一个大哥哥向我问路,他给的酬金!”孩童泣不成声地解释道,他不明白为何他带了金子回来,娘亲非但不高兴还打他!

    “你还敢撒谎!”妇人下手越发重了,“你才多大,怎么可能有人向你一个小孩子问路,还给你这么多银子!”

    妇人显然是不会信的,哪怕将他们一家人都卖了,也不值这锭金子钱,哪里有人会拱手相送的呢!

    “方才我在那边的庙里遇到一位大哥哥,他向我问去奉城的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