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100 除了语姑娘,我谁都不要

时间:2018-09-23作者:小涵包子

    “派了那么多人出去打探,还是没有消息么?”一提到燕南惜,闻人语心里就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

    燕名骁摇头,“没有。”

    按说以影卫的办事能力,怎么也不该好几日都找不着人。

    “倘若他平安无事,最大的可能就是朝着奉城的方向来!”燕名骁若有所思地说。

    前提是他得平安无事,可燕南惜已是今非昔比。

    一个心智如同孩子的人,流浪在外,难以预料的危险实在是太多了。

    “你不要太担心了,好歹他身上还戴着皇族龙佩,一般人不敢冒犯的,即便真有什么,对方也应是会向朝廷索取金银的。”闻人语只能尽量往好的一面想,宽慰燕名骁的同时,也在宽慰她自己。

    她有时不禁会想,燕南惜对她所存的心思,究竟是这一世忽然冒出来的变故,还是上一世就有的苗头,可无论闻人语怎么回忆,都找不出一丝有迹可循的地方。

    燕名骁特意在途中画了许多燕南惜的画像,每逢停下来歇脚时,就沿途打探一圈。

    这法子有些像大海捞针,尤其对于燕名骁这种极度孤傲,又不适应更生人打交道的性子,实在是太为难了。

    可在多日杳无音讯的情形下,这也是多了一丝尽人事,听天命的希望,

    “要不还是我来吧,你回马车上静心调息。”

    络绎不绝的人群中,燕名骁鹤立鸡群地站着。他的背影有些僵硬,眼底还有一抹显而易见的无措,闻人语不免有些心疼,更有些感慨地失笑。

    人人都说她这闻人嫡女不食人间烟火,殊不知,不食人间烟火这个词儿放在她家九公子才最合适。

    也不知是燕名骁天生的气场,还是她真的心有偏袒的厉害,竟真的舍不得让燕名骁屈尊降贵,去做他心中有所排斥的事。

    “没事,我总该学着适应的!你才该去歇着!”燕名骁霸道的将她带回了车上,转个身又出去了。

    “您好,请问您有没有见过这画像中的男子,他可能…有些神志不清!”燕名骁用力甩开心中的那一点不适,拦着一个路人问。

    那路人拿起画像仔细看了看,觉得有些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个…我不清楚,不清楚!”

    那路人看燕名骁气度不凡,想必非富即贵,若是万一说错了什么,惹祸上身可就得不偿失了!

    “烦请您见到画像中人的话,报之官府一声,在下定有重谢!”燕名骁十分诚恳地鞠了一躬。

    “好好好!”那路人听着重谢二字,不由双眼发亮,暗暗盘算一会儿去破庙里看看那傻子还在不在。

    闻人语独自在马车里待不住,没过一会儿就下来了,看着燕名骁客客气气的拉着过路的人问,还学书生作揖,不由瞪大了双眸。

    “你说,过路的这些人,若是知晓自己享受了大燕尊贵的帝王都没享受过的待遇,会是个什么表情?”闻人语抱着他打趣道。

    燕名骁无奈地一笑,“要不,你去说说?”

    闻人语缩了缩脖子,“还是算了吧,我怕还没进府门就被爹爹抓住一顿打!”

    难道要在这南北通达的繁华道上,敲锣打鼓地喊,“这是大燕的九殿下,我们正在找失踪了八皇子殿下,请各位有线索的自觉交出来!”

    闻人语敢保证,他们多半会被当成疯子或者骗子抓起来游街示众。

    “说正经的,去奉城的路,这条道是离雁城城门最近,也是必经的一条道,若燕南惜真的从这儿经过,不可能所有的客栈酒楼,甚至过路之人都没见过他,我在想是不是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目标,他根本没去奉城!”闻人语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正了神色认真道。

    “不可能,他肯定是经过这条道的!”燕名骁万分笃定地回道,“父亲说过,他自那日苏醒后,虽然行为,神智都不复以往,但唯独…”燕名骁顿了一下,看了闻人语一眼,“唯独对有关你的事情,一件不落地记着。之所以会离开皇宫,也是念念不忘了好几日要去奉城找语姑娘!”

    闻人语眉心微蹙,觉得并不简单,“燕南惜是怎么知晓我们去了奉城的?”爹爹和陛下恨不能让她和燕南惜有多远隔多远,是绝不会在他已经受了刺激的情况下,再将自己的行踪告诉燕南惜的。

    “燕南惜的那个侧妃…”燕名骁说到一半,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亏欠燕南惜的,但想到发生在燕南惜身上的一连串事情,他的心中就莫名的沉重起来。

    虽不是因他而起,却总是与他有关,可这其中的每一件事,又都不是燕名骁能让步的。

    父皇母后的偏疼,燕名骁无法左右,所习的一身内力无法同享,至于闻人语,那更不可能,他再怎么强大,也只有一颗心,一条命。

    前面就是雁城城门,进了这道门就直通了闻人府和皇宫。

    阔别多日,闻人语自是想家的,总觉得雁城的空气都要比别处更清新一些。

    只是,这一路多番询问,仍是徒劳无功,不免有些失望。

    “父亲!语儿回来了!”还未进府门,闻人语便欢天喜地的喊出来。

    满府的下人听了声儿,赶紧迎出来,怜儿和丁伯高兴的嘴都合不拢,“姑娘,公子!你们可算回来了!姑娘不在,家主事务又多,可把我们这些人冷清坏了!”

    “可不是么!”丁伯激动的直点头。

    “我也惦念着府里呢!”闻人语雀跃的抱着怜儿,又转头对其他人说,“马车上有我特意给大家带回来的东西,快去拿下来分了吧!”

    几个稚嫩一些的小丫头忍不住欢呼出声,“姑娘万岁!”说着,争先恐后地搬东西去了。

    “啊!”忽然的一声尖叫,有个叫紫苏的小丫头猝不及防撞到了人,一只脚刚跨出去门槛,生生的摔回门槛里去了。

    “谁呀!”紫苏疼的直呲牙,身上的肉比铁还硬,真是见鬼了。

    同行的几个小丫头也被吓着了,愣在那里不敢动。

    “这两个人今后同你们一样,住下人房里。”燕名骁扫了一眼犹如石像的邢柯,不急不缓道。

    “姑娘,怎么带了这两个人回来?”丁伯的笑意瞬间没了,严肃地打量着邢柯邢亦。

    闻人语此行不光将他们带了回来,连若儿也带回来了!丁伯是府里的管家,对待外来的人谨慎的很,闻人语深吸一口气,对丁伯解释道,“这两个人归名骁管,只是暂时借住在我们府里。至于若儿…”

    闻人语在思索一个让丁伯安心的说法。只是还没等她开口,若儿这机灵的丫头便恭恭敬敬地朝丁伯磕了头,“奴婢若儿,见过丁管家,见过怜儿姐姐!”

    “倒是个灵气的丫头!”丁伯一双阅人无数的眼睛在来来回回扫了若儿许多遍之后,微带赞赏地说道。

    “既是姑娘和燕公子带你回来的,从今往后,你就安心在这府中住下!只一点,不能坏了府里规矩!”怜儿拉着若儿的手柔声说。

    “是,若儿谨记教诲!”

    闻人语倒不担心若儿会不守规矩,毕竟连奉城城主府那样死板的连口气都喘不过来的地方,若儿都能待的如鱼得水,更何况这和气的闻人府。

    忠心事主,又机敏聪慧的丫头实在太难得,这也是闻人语不顾风长老的反对,坚持向他要来了若儿的原因。

    “对了,父亲不在府里么?”闻人语回来了大半天都不见闻人佑,便已猜到父亲又被陛下召去议事了。

    “瞧我这记性!家主说特意吩咐了,你们若是先回府中,要即刻前往宫中呢!”丁伯一拍脑门焦急道。

    “好,我知道了!”闻人语应了一声,拉着燕名骁往外走了两步,又想起来了什么,“丁伯,好好的安顿他们,别出事了!”

    “姑娘放心,有我丁伯在,出不了事!”姑娘话里有话,丁伯怎会听不出来,看向那两兄弟的眼神又复杂了一点。

    皇宫,玄德殿。

    燕帝一听宫人禀报,说语姑娘归来向陛下请安,激动地差点连手中的奏章都扔了。

    “你俩,还知道回来啊!”燕帝瞅了一眼跪着闻人语,阴阳怪气地说道,“朕还以为你们待在奉城乐不思蜀,都忘了雁城的城门朝哪边开呢!”

    “我们有些事耽搁,关键是此刻已经站在您的面前!”燕名骁直直地望着燕帝,语气凉凉道。

    “呵,八封书信回了一封,你还真是忙的很!”不说还好,一说燕帝心里的火蹭蹭地往上冒。

    亏他每日待在宫中坐立难安的担心着燕名骁的病,结果人家是有了媳妇儿万事足,根本不知将老爹老娘忘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并不是很忙,是懒得回您!”燕名骁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能气死人的大实话。

    闻人语憋着笑,不由感叹,这父子俩真是乐此不疲地在打击与被打击的血泪史中建立起诡异的父子亲情。

    “殿下出去一趟,倒是越发神采飞扬了!”为了给帝王找个台阶下,闻人佑很是自然地接过话。

    相比之下,闻人语和父亲之间的沟通就显得柔和多了,哪怕许久未见,只要一个关切的眼神,一点微笑就足以表达。

    “燕南惜,究竟是怎么回事?”燕名骁也不再寒暄,盯着燕帝一瞬不瞬地问。

    “这件事,怪我大意!”燕帝神色骤然黯淡下来,难掩自责之情。

    原来那一日,燕南惜被闻人佑劝住了之后,本已经老老实实的安分了好几日。

    燕帝偶尔来看他时,也听话的叫了父皇,甚至不会再像起先那般口中一刻不停的念着语姑娘。

    谁知,那柳青瑶,也就是燕南惜之前一直冰在府里的侧妃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哭天抹泪的跪在玄德殿前,请求进宫来照顾燕南惜。

    柳青瑶是户部尚书柳嘉康的闺女,早前柳嘉康撇了一张老脸不要,进宫来请求陛下将他的女儿许配给八皇子殿下。

    甚至还说了,小女只求妾室之位,不敢再有他求。

    燕帝一看那柳青瑶也算是个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且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况且只是求个侧室之位,总不算委屈了燕南惜。

    况且那时朝中上下的茶余饭后都在说,这大燕头等痴情女子换了人,从闻人嫡女变成柳家小姐了。

    据说为了让她那出了名要面子的老父向陛下开口,柳青瑶光是上吊就闹了两回。燕帝要是驳了回去,那就是要柳家一家人的命。

    并非是燕帝受了流言的掣肘,只是觉得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寒了朝中老臣的心。

    况且,燕帝也想着能有一个女子来分散燕南惜的注意力,兴许能冲淡他对闻人语的心思。

    这人是燕帝下旨送进八皇子府去的,至于能不能举案齐眉,可就看这柳青瑶有多少本事了!

    即便后来燕帝对燕南惜一直冰着柳青瑶的事儿也有所耳闻,但好在这姑娘一直都能安分,也识大体,没再闹出什么风波来。

    更难得的是,在燕南惜出了事后还痴心不悔地甘愿进宫来照顾燕南惜。

    燕帝一时为那女子的痴心所动,想着燕南惜也不怎么提闻人语了,索性就允了八皇子侧妃进宫来照料的请求。

    谁知,这一点头,竟埋下了大祸患。

    那日,燕南惜正在午睡着,柳青瑶轻手轻脚的俯到他的床榻前,心疼地落下泪来,“殿下,青瑶来迟了!”

    燕南惜骤然睁了眼,在看清了她的脸后,激动地将枕头扔了过去,“我不要你,给我滚!马上滚!”

    掌事姑姑听了声儿,只觉大事不妙,“殿下,她是您的侧妃啊!今后就由她来照顾你可好?”

    燕南惜眼神冰冷,“我不需要人照顾,除了语姑娘,我谁都不要!”

    姑姑看着侧妃那忽然僵住的脸,又尴尬又难过,八皇子这是拿刀在剜人家的心啊!

    “姑姑,你下去吧!我来就好!”青瑶很快若无其事的又走到燕南惜身边。

    接下来的几日,柳青瑶一直尽心尽力,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燕南惜。

    可燕南惜对她的排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终于有一天,柳青瑶彻底崩溃了。

    她哭着对将她关在梓芳宫外的燕南惜大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