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93 终于没人找茬

时间:2018-09-23作者:小涵包子

    “怎么?没人有胆量站出来了么?”燕名骁一想到有人要蓄意谋害闻人语,眼底的杀意一点点凝聚,波澜不惊的神色却叫人不寒而栗。

    “我说雷长老,你可当真是年纪大了,老糊涂的紧!”这时,一直沉默着隔岸观火的电长老出声了。

    只见他面上带了几分薄怒,斥道,“你原跟我说有真凭实据,我一心想着族长有难才同你一处来的!”

    “如此看来,这位电长老也是迫不及待想将自己撇干净了?”闻人语手中仍拿着那香囊,若有所思的端详着,嘴里轻声轻气的话却一点儿也不饶人。

    早不出声,晚不出声,偏在雷长老被名骁堵得面有菜色的时候才出声,这帮老家伙也就看着好说话,实则一个比一个吃人不吐骨头!

    “姑娘恕罪,事关杀害族长真凶此等大事,老夫实在不敢妄下断言!”电长老神色淡淡地缓声道。

    闻人语一想觉得这话也没错,都是活了几十年的老狐狸了,心里的那杆秤时时刻刻都稳得很。

    “既如此,电长老怎么又出来义正言辞地驳斥雷长老了?”

    闻人语故意一问,既然有人替她说话,自然省了她不少唇舌,何乐而不为?

    “众所周知,引蛇香虽能吸引大量毒物,但擅用此毒之人一般都会提前几个时辰将此物暗藏在阴暗潮湿的角落处,以便迅速让毒蛇在特定的地方,对特定的人发起围攻。”电长老不动声色的给了雷长老一个看似平和却充满挑衅的眼神,接着娓娓道来,“试问,你们谁见过刻意引来蛇阵的人,会将引蛇香放在自己身上的?莫不成姑娘是想召这一群蛇来,将她自己也咬上一回?”

    这番话说到最后,电长老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还以为雷长老多大的能耐,即便再如何急着将罪名安到人家身上,至少也得先把脑瓜子从家中带出来!

    方才还一脸激愤的一群人,这时倒是鸦雀无声了!

    有几个带头的顿时后悔的肠子都请了。他们一接到族长受毒蛇群攻击时,原本是想赶过来帮把手的,哪怕只是做做样子呢!

    刚出门没多久就遇到了雷长老,是雷长老告诉他们说族长已遇害,此时过去为时已晚,倒不如抓住一直潜藏在城主府里的凶手,为族长报仇!

    可九公子已经被妖女迷惑,定然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到时还需他们齐心协力施以援手,将妖女逐出城主府,并推举雷长老为下一任族长。

    等着一切尘埃落定后,城主府有多少金银财宝,必有他们的一份!

    这些人虽也对九公子有所忌惮,但一想到雷长老原本就是翼黎族中资历最老,也最德高望重的一位长老,当年也只不过以微弱劣势输给了临渊子,才失去了至尊族长一位。如今,临渊子已逝,雷长老继任本就无可厚非。更何况,雷长老开门见山的许了他们好处,临渊子留下的金银财宝啊,那是多么诱人的一笔财富,即使只能分到其中一份,也是足以让他们享用半生了!

    谁知,这一趟的兴师动众,不但没能让临渊子这个刚入门没几日的徒弟知难而退,反而这人接二连三的质问的哑口无言。

    若能捞些好处便罢了,可照此刻的情形看来,不但一点好处都沾不到边,反而将一张老脸都给丢尽了!有人气不过,用手肘时不时地杵着雷长老,想让他再拿出些拉拢他们时的气势,可后者除了一双老眼瞪得死死的之外,始终连个屁都不放!

    闻人语像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特意拿了一张师傅生前最常坐的太师椅,坐在临渊子的遗体和一群人围着的最中间,眼神如刃地缓缓道,“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是吧?不着急,我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慢慢想!既然你们连最后的一点安宁都不肯还给师傅,那我也只能在这儿陪着各位好好的耗着,干脆就趁着今晚热闹,把你们最关心的下一任族长的人选定下来,让师傅知晓以后,再送他入土如何?”

    “我觉着甚好!”燕名骁把玩着翠绿色的玉扳指,带着微凉的笑意点头。

    四大长老不约而同地颤了一颤,按常理,外族人是不允许插手族长推举的事宜的,可九公子身份特殊,这前面端坐着的厉害丫头手上又有族长令符,若她不肯将令符交出来,即便坐上了族长的位置,奉城的臣民也不会听令。

    这可怎么办?雷长老那一伙人愈发心急如焚。

    方才那般咄咄逼人,此刻更进一步毫无胜算,即便愿意低头赔罪,闻人语也不一定会愿意善罢甘休!

    当真愁煞人也!

    “姑娘善心,当知道我们是被有心人利用,才失礼于姑娘,望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

    清亮的声音引得众人纷纷侧目,这是族中的一个年轻人,看他的相貌穿着都挺不起眼的。

    但只因着这一句话,就足够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了!

    “不错嘛!你们这群老顽固里还是有那么一两个识相的,我最欣赏能屈能伸的君子!”闻人语毫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

    有人迈出了第一步,自然跟的人也就多了!

    “我也纳闷呢!这位姑娘是城主爱徒,族长这么多年只收了这么一个徒弟,想必是个绝好的良善之人,又怎么会干出谋害师门的卑鄙事?”又有一人站了出来言辞铮铮地说着。

    很快,除了雷长老以外的三大长老也往前了一步,“这位姑娘和九公子原本都是我们奉城的贵客,今日之事的确是我们思虑不周,我们在此向二位赔礼!还请姑娘暂息怒,也好让族长入土为安,至于继任族长的事,我们三人认为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闻人语这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向三大长老行礼,“既是误会,解释清楚了自然也就无事,方才也是语儿一时冲动,还请各位原谅!”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师傅即便还在,这奉城也少不了这些长老们,更何况师傅不在了!

    她答应过师傅要好好替他守住这奉城的,她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完成。

    但是,这绝不包括她会一味容忍那些就知道兴风作浪的邪心之人,“雷长老,我听闻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经过今日的事我更希望您能明白什么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也能更深刻理解人心二字!”闻人语意味深长的看着雷长老,勾起一抹灿烂的笑。

    这夜,闻人语和族人们火化了临渊子,将他的骨灰葬在了奉城一处有山有水有花的地方。

    “师傅说,他为奉城付出了一生,死后也想跟这片土地融在一起!”闻人语望着远处倾泻而下的瀑布幽幽道。

    她的本意是想带着临渊子的骨灰回雁城的,总觉得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会孤单,但在下葬的那一刻忽然就明白了师傅对这奉城的留恋。

    “你为他找了这么美的一个地方安眠,他一定很开心!”燕名骁搂着他的肩安慰道。

    经过那一夜闹剧般的风波,终于没人敢找语姑娘的茬了。

    甚至闻人语故意在族人们面前提起要将城主府中所有金银全部换成银票带走,族人们除了脸色难看一点之外,也无甚异议。

    奉城的新任城主,是燕名骁耐着性子让人召集奉城所有的族人,并让他们去祠堂里进行推举选出来的。

    这法子是燕名骁想的,闻人语觉着最好不过,民心所向才是一个上位者的根本。

    不过这一前所未有的选新任族长的法子一宣布的那日,生生把一排排站着的上千名族人吓得晕倒了一大片。

    看的闻人语都慌了,后来经几个族中稍懂岐黄之术的人把脉才得知,这些人本就因老族长的逝世悲痛过度,再加上猛一惊吓,暂时昏厥不足为奇。

    这族长和四大长老在奉城百姓眼中原是比神明更加崇高的存在,自古以来就只有族人无条件服从和奉养,这是他们报答族长给了他们一方乐土的最好方式。

    可从没听说过族长还能任由他们自己来选的,这是一种忤逆,是亵渎!

    可怜闻人语敲锣打鼓的上门挨家挨户的解释了好几天,把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还是没能说动他们。

    一连五日,闻人语起早贪黑的,人瘦了一大圈不说,原本雪白的手都黯淡了许多。

    到了第六日,燕名骁索性陪着她一起去敲门。

    闻人语觉着自己受了天大的打击,苦口婆心的劝了这么多天都不如一个绿玉扳指管用,让起来起来,让去祠堂立马乖乖去祠堂,让从四大长老里面写一个人的名字做新族长,立马就下笔写了!

    “早知道你一出马,他们…啊!可怜的我呀!”闻人语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族人喜笑颜开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闻人语心中忿忿不平!

    是谁说的,即便打断了他们的腿,也不能行此忤逆之举的!如今呢,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毛笔都要抢没了!

    燕名骁看着那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一阵好笑,“可是你非拦着不让我跟的,还说倘若我偷偷跟去,就是不相信你!”

    “结果,你还是去了呀!”闻人语有点气馁地说,怎么总感觉有他在身边之后,自己就变的格外依赖人了呢!

    族人们最后选出来的族长是风长老,这个结果在闻人语的意料之中,这风长老虽说有些笑里藏刀,但看得出来,他跟师傅一样,是真心守护着奉城百姓的。

    对闻人语而言,只要不是那讨人厌的雷长老,其他三人无论是谁继任族长,她都是喜闻乐见的!

    把族长令符交给风长老的那一日,闻人语还给了另外一样东西。

    “这是地下库房的钥匙,里面藏有师傅留下的一部分银两,还有两大箱子罕有古董字画!”

    “这…”风长老显然没想到她会主动将这些东西交给他,“姑娘不是说,老族长的遗物要尽数带走的么?”

    “那日我故意这样说,是想看看族中人的反应如何,如今一切尘埃落定,我又怎会真的将这些东西占为己有!”闻人语释然的一笑,又说道,“风长老,您乃师傅生前至交,由您继任族长,相信师傅在天有灵也可安慰!希望您万事以族人为念,切不可和雷长老一般…”

    她的话点到即止,是感慨也是警言,倘若风长老真的做出什么有损族人利益的事,闻人语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姑娘聪慧通透,本座一定牢牢记着!”风长老严肃的说道。

    两个年龄相差隔着辈的人交谈,风长老却没有半点倚老卖老的心思,只觉得这姑娘看似柔弱,一言一行都别有深意,难怪会让临渊子力排众议,收她为徒。

    接下来的好几日,闻人语都在大大方方的散财,奉城虽富足,但也有不少难民,尤其是城西,刚经历过一场瘟疫。

    她带着人手,给那附近的百姓每家每户各分发了二两白银。

    “姑娘,若不是你和公子昭的慈悲心肠,我们这些人哪能活到今天啊!我等实在想不出该如何报答你们,只有给你们磕头啦!”那些人激动地涕泪横流,把闻人语堵在了路中间。

    同样被围住的城民们口中的再世华佗公子昭。

    看到对方的那一刻,两人眼底均是震惊。独孤朝睿竟然当街给人义诊,倒是真让闻人语意想不到。

    距离上次三生铃石洞一别,已有大半个月,直至临渊子死后,他都没出现。闻人语一度以为他想起了前尘往事,马不停蹄地赶回雁城继续谋划他的宏图霸业去了,却不想他竟仍在奉城当这个默默无闻的公子昭。

    此时的独孤朝睿青衫素衣,身形消瘦,无比耐心的去诊治劝解那些求助于他的病人。

    “大家不要这样,先起来!我既是有恩于你们,便不要挡着我回府用膳了呀!”闻人语玩笑着说道,引来大家一阵哄笑,紧接着便有不少人赶忙回家给语姑娘拿吃的去了。

    闻人语好不容易找到一点时机开溜,步子还没迈出去,手臂便被人牢牢抓住了。

    “语儿,给我半柱香的时间,我们单独聊一聊好么?求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