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89 痴傻了的燕南惜

时间:2018-09-23作者:小涵包子

    唰——

    带着浑厚内劲的一掌挥出,原本随着清晨的微风轻轻摇曳的枝叶忽然遭受了劲风的席卷,枝干被弯折至极处,欲断未断,落叶漫天纷飞……

    “梧桐啊梧桐,是我连累你了…”闻人语忍不住一阵嘀咕。

    “嘟囔什么呢!心到,眼到,手到,发!”临渊子在一旁严肃的指挥着。

    闻人语在他开口的那一刻便赶紧收了心神,抓起五根尖而细长的银针夹在指尖,闭着眼无比专注的找感觉。

    在临渊子出发那个字时,她微微用劲儿,全靠直觉扔了出去。

    可惜,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五根银针非但没有一根打中叶子,就连粗壮无比的树干上也只找到晃晃悠悠的一根,其余的四根已全然不知所踪。

    闻人语虽早已料到不会顺利,但真正被摆在眼前的残酷事实打击过后,难免就有些泄气。

    “看来,本姑娘还真是九窍全通,唯独没通身手这一窍啊!”她虽没有名骁那般惊人的天赋,但较之常人却是灵慧许多,这打击也算是头一遭了。

    “别急!”燕名骁上前揉着她的头,很是耐心的鼓励,“你在这方面原本就毫无基础,自然不能指望着一击即成。”

    接着,燕名骁随手抓了一把银针,看着她缓缓道:“双目猎之,以耳闻之,出手须稳,静下心来以内劲驱之!”

    燕名骁话音即落,只见密密麻麻的一把银针,如同千军万马,势不可挡地朝纷落的树叶直击而去。

    针落叶定,无一虚发,且无比整齐的将排列着,就像给树干裹上了一件绿色薄衫一般。

    闻人语惊叹之余,不由直愣愣地,“你是故意来刺激我的吧!”

    就是再让她不吃不喝的练上两辈子,也绝到不了燕名骁这般的威力!

    “我们家语儿如此聪慧,一定可以的!”燕名骁在她额头落下了一个吻,随即浅笑着拿了几根针放在她手中,示意她继续练。

    “丫头,今日若中不了五片叶子,便不许回去!你加把劲儿,师傅相信你!”临渊子在一旁大声喊道。

    这算是打个巴掌给颗甜枣的招数?闻人语恍若未闻地嘀咕:不许就不许,实在不行还可以偷溜呀!

    虽没抱太大希望,但闻人语还是静下心来,聚精会神地练了一遍又一遍。

    第五次没中,第十次压住了一片,语姑娘兴奋的阵阵欢呼,但很快就被临渊子严厉的给打断了,“不够,银针要穿入叶脉正中!”

    所谓严师出高徒,闻人语虽觉着累的双手发麻,但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转眼到了晌午,一只灰色的野兔一跳一跳地从远处跑过来,成功吸引了语姑娘的注意。

    “东西,你怎么一身的血!”闻人语心疼地赶紧跑过去,心翼翼地将那只野兔抱起,察看它的伤势。

    “这不是你的血!”拨开兔毛仔细翻找了一遍后,她未舒展的的眉皱的更深了一些。

    这后山离城主府不过近的很,闲杂人等不可随意进来,那这鲜血是从何处来的……

    一阵不安的感觉涌上心来,她沿着血迹走过去,想要一探究竟。

    “啊……”不一会儿,林子里传出了尖叫声。

    正在打坐调息的燕名骁猛然睁了眼,“语儿!”他身形如风地追了出去。

    “人呢!”临渊子在看不见人后,同样心急如焚。

    燕名骁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见闻人语惨白着一张脸惊慌的扑入他怀中。

    “名骁…那边有…有尸体…”她心绪难宁,压不住阵阵恶心。

    “尸体?”身后的临渊子一听,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还从没有人敢在他的地界放肆!

    燕名骁安抚了怀中人好一会儿,才轻声开口道,“你先乖乖呆在这里,我们去去就回!”

    “不,我跟你们一块儿去!”闻人语稍稍平复了一些,拉着燕名骁的手坚定道。

    燕名骁拗不过她,只好又带着她一块儿去了。

    死尸,而且是两具女尸,都是被人一剑封喉,而且划花了整张脸。

    血肉模糊的,已然完全分辨不出本来模样。

    “既然已是一剑致命,为何又要残忍地毁了她们的脸呢!”闻人语毛骨悚然,背过身气愤地道。

    “这两人,应是我府中哑婢!”临渊子几乎一眼就认了出来,每个哑婢在入府之前都会在手指上做出一点烙印,以防止有人为了躲避罪行,偷梁换柱。

    “哑婢?”燕名骁眉心一皱,莫非是照顾邢氏两兄弟的……

    “今儿也累了,先回去歇息,明日再来接着练!”临渊子忽然开口道。

    “师傅,难道您不打算查一查是谁所为么?”闻人语有些不悦地问道。

    “这个嘛,为师心中有数,孩子家家的,还是少见些血腥为好,赶紧带她回去吧!”临渊子避重就轻的示意燕名骁。

    “我们走吧!”燕名骁也没什么,揽着闻人语往回走。

    “可是…”

    “乖,我自会查出来的!”燕名骁低声哄着。

    见他如此,闻人语总算顺从的跟着他回去了。

    一回城主府,燕名骁便脸色阴沉的直接推开了邢亦的门。

    “燕公子,你们怎么来了?大哥他还没醒,我…”

    “在你房中那两个伺候的哑婢呢!”闻人语扫了屋里一圈都没见到人,怒气腾然地冷声质问。

    人是他们带进来的,若真是心怀不轨,理应早日除去,永绝后患!

    “她们…她们…”邢亦一脸为难,半天不出话来。

    这种时候,他越是心虚,闻人语便越觉得可疑。

    “你不会真的杀……”

    闻人语话刚了一半,就见两个哑婢端着精致的点心进来了,燕名骁迅速出手打掉了她们脸上的面具,见是原来的二人无疑,便若无其事的捡起面具还给了她们。

    闻人语心中松快了一些的同时,疑惑却更重了。

    “你好端端的结巴什么?”闻人语看着跪在地上不停颤抖着的邢亦无奈的问。

    她有这么吓人么?

    “亦奴知道错了,我只是腹中饥饿难忍,才叫她们去找些吃的来,我再也不敢了,求姑娘不要赶我走!”

    眼看着邢亦又是好一番声泪俱下,闻人语受不了地,“只要你安分守己便不会有人赶你走!”

    完,拉着燕名骁赶紧走人。

    “这邢亦真是…比我一个女子还要柔弱爱哭些!”闻人语边走边抱怨着。

    “别轻易被一个人的表象所蒙蔽了,你忘了那日他刺杀邢柯的疯狂行径?”燕名骁幽幽道。

    闻人语停下来,“那你的意思是…”

    “邢柯身手虽然不错,但影卫之多也不缺他这一个,没必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用人不疑是燕名骁一贯的准则,既然疑虑难消,那便只有不用。

    “那好吧,帮他们至此,我们也算的上仁至义尽了!”闻人语叹息一声,终归人各有命,接下来的路如何,也只能看他们的造化。

    闻人语正在这奉城为两个婢女之死百思不得其解时,雁城却正发生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

    消失了好几个月,令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实则躺在地宫寒冰玉床上静养的八皇子燕南惜醒了!

    醒了不足为奇,更叫人唏嘘的是燕南惜自一醒来,一言一行便等同三岁稚儿,再也没了往日风度翩翩的君子模样。

    他会又哭又闹的喊着找父皇母妃,也会将婢女又哄又骗喂嘴里的燕窝粥,一口一口捣蛋似的喷出来,再拿赤脚去踩,沐浴更衣到一半会忽然将伺候的婢女的头按在浴盆中哈哈大笑,闹得整个宫中乌烟瘴气。

    宫女初来报时,燕帝是将信将疑的,哪怕当面看到了燕南惜那副满身狼藉的模样,他也未全信。

    直到宣了医圣前来,硬是让一堆宫女按着人,这才消停的一番诊治后,医圣才皱着眉连声叹气的下了断言,“八殿下未愈,现下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能这么快苏醒更是罕见,至于其它,只能全凭天意了!”

    “真的痴傻了?”燕帝神情莫名地问。

    医圣觉着君王的神情有些怪异,八皇子殿下变成这般,照理应该惋惜,痛心疾首才是,怎么会只有淡淡的一句疑问。

    仿佛…仿佛君王在质疑八殿下装疯卖傻,向他求证真相一般。

    一想到这儿,医圣脑门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更战战兢兢的回道:“陛下,殿下伤时,应是受到了某种猛烈撞击,导致颅内淤血,血块压迫,即便陛下此时伸手去摸,也定能清楚感知,因此殿下的病症已成定局!”

    “可有痊愈的希望?”燕帝沉默半晌,又问了一句。

    “这个…头部淤血不比其他地方,老臣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医圣颤颤嗦嗦的如实回道,又怕龙颜不悦,接着,“臣定竭尽所能诊治,但暂时只能用些活血化瘀的药下去,至于效果如何,怕…怕只能看八皇子殿下自己的造化了!”

    听至此处,燕帝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屋内,而后叹息道,“也罢,你先下去吧!”

    “啊?”医圣一度以为自己耳朵背听差了,“这…臣…方子还未开出…”

    “朕让你先下去!”燕帝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愠怒。

    “是是!老臣告退!”医圣赶紧抱着自己的出诊箱退了出去。

    事关皇家,好奇心还是不要太重的好,否则一不留神,老命都难保!

    “虫儿飞,鸟追,不许过来,不然将你们全部打死…”

    屋里,燕南惜断断续续的着毫无逻辑的话,眼神清澈而无辜。

    燕帝迟疑着走近了两步,伸出去想要触摸他的手被用力打开了。

    “不许碰我!你是坏人!”燕南惜着躲了起来。

    “惜儿,我是父皇,你不认得了么?”燕帝不知怀着怎样的一种复杂心情着这话。

    这些年,燕南惜的治国之才和办事能力他不是没有看到,可多少误会多少解不开的心结,让他们父子兄弟之间疏离仇视,最终无法挽回。

    如今燕南惜这般痴傻,燕帝不知自己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悲哀。

    庆幸的是,如今他傻了,朝堂上的那一场由他掀起的风波,终于可以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堵住众臣之口,而彻底放弃杀他之心。

    悲哀的是,大燕最得民心,最出类拔萃的八皇子真的从此消失了!

    燕南惜歪着头,心翼翼地从蒙住脸的指缝里看着这个有点老气的伯伯,片刻之后很是生气地,“你骗人,你才不是我的父皇,我父皇比你年轻多了,他会带着我去骑大马,还会与母妃一同陪我放风筝,母妃他是这世间最好最好的大英雄,才不是你这个坏蛋!”

    一番孩子气的控诉,吓坏了一殿的宫女,却猛然让燕帝的心揪着疼了起来。

    那时云妃初入宫时,他也曾被她一片深情感动过,燕南惜降生时,他也曾高兴了好一阵子。

    八皇子六岁生辰,他曾陪着云妃带着儿子骑马,放了好久的纸鸢。

    “原来这些…你都还记得…”燕帝五味杂陈的看着燕南惜,心中升起难言的愧疚。

    自从名骁身上的魔血发作之后,他便将朝政以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克制燕名骁的病情上,而知晓云妃的真正身份之后,更是根之入骨,对燕南惜更是能少看一眼是一眼……

    “终究是朕亏欠了你,傻便傻吧,傻了之后便没有那么多烦心事,而朕也终于可以安心的保住你一世安逸荣华…”燕帝摸了摸他的头,释然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燕南惜是清醒的,定会惊讶于他的父皇此刻望着他的眼神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暖和慈爱……

    忽然,一直缩在塌上紧紧抱着自己双腿的燕南惜像是猛然回忆起了什么,眼神发亮的问着,“语姑娘呢?我要找语姑娘,你知道她在哪里么?”

    燕帝怔了一怔,眼中透露出一抹显而易见的担忧,想不到燕南惜对闻人语的执念竟然深到这般田地,忘却了所有事,却唯独还惦记着她!

    “惜儿,你记住,从今往后永远不许再提起语姑娘,否则父皇会生气的!”燕帝板着脸严肃道。

    燕南惜顿时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大声吼道,“我不管!我一定要找到语姑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