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邪王嚣妃 14夜半探佳人,偷吻忆当初【二】

时间:2018-07-04作者:小涵包子

    “身为嫡女的你,一定不知道何为人间鬼域吧?你看你不光长了一副好模样,连出生的年月都挑的这般好,却是因何梦中生忧?”

    燕名骁陷入往事的深深回忆时,仍不忘伸手抚平闻人语那颦蹙的娥眉。

    他的动作过于轻柔,若有似无的,引来了闻人语一声不满的咕哝,轻挥着手打了他的手背一下,燕名骁失笑着迅速躲开,如同做了坏事的孩童般猫着身子,低了头缩在床边下方。

    见闻人语没醒,他才后知后觉的懊恼着自己才刚那番动作的幼稚滑稽。若是她醒了,这么大的人缩藏在床边,要是察觉不出来就见鬼了!分明稍稍运功就能避于梁上的……

    他索性就地坐下,更近距离的欣赏起了睡梦中的闻人语偶尔翻个身,偶尔梦呓的可爱模样,也时不时帮她轻拢那盖住少女曼妙身躯的冰丝云锦被角。

    “真奇怪,我明明从曾不后悔自己做下的决定,可如今却有些害怕今后你可能看见我入魔的样子,我能确定我永远不会伤你,可你能接受那个样子的我么?”

    一贯鬼神无惧的燕名骁此时的眼底出现了一缕清晰可见的担忧……

    他从不后悔练玄灵内功,就算再重来一次,就算他事先知晓这后果,他亦会毫不犹豫的做同样的抉择!

    那一年的雁城,就是真正尸山血海,屈死冤魂堆积的人间鬼域,满城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腐臭血腥气!

    所到之处皆是人的悲鸣嚎哭声,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逃不过七日父死,七日母亡,最多不过数月,一个庞大的世家贵族便彻底消亡了。

    多少呱呱落地的稚儿新生,只因无人抚育,生生饿死在那一滩融化的血水边上,惨绝人寰更不足以形容。

    噩耗连连,先皇承受不住悲极痛极而薨逝,临终时手中还紧紧握着那刚刚研配出来的毒蛊解药,抱憾而终……

    没过多少时日,他最尊敬的师傅,闻人老先生也油尽灯枯了。他知道为何,那强行为他抑制蛊毒的半生修为,对于一个已过耄耋之年的白发老人而言,无疑是在催命!

    也在那时,师父告知了他最后一件事——玄灵珠认主,第一个能够令其开启并且拯救于生死一线的人便是它认定的主人,从此人珠便是一体。

    燕名骁听得不知该作何反应,世间竟然有如此离奇的东西。

    师傅用最后一丝气息强撑着轻笑说,“世人皆道这东西是天下至宝,恨不能用尽手段以得之,日日沐浴焚香以供之,独独忘了但凡世间真宝,皆或多或少有通灵共性,玄灵珠更是此中甚者。自从为师把此物交给你,你便没有离过身。实则你以气息养它,它亦以真元养你。如今它既认你为主,你当好好善用,切不可操之过急,更不可心生邪念,否则必有大祸!”

    师傅安然去了,幸甚,他和先皇费尽心血研制出来的解药确有奇效。

    何曾想喘息之时未过,呼玛一族便用了一种全新的蛊毒。这毒最易让人产生幻觉,或无端疯魔或自残身体,总之结果是个死。

    城墙上,豢养毒蛊的呼玛族长那齐纳日日以号角示威,扬言若有愿意归降西疆者,无论是谁皆可自行找他解去蛊毒,如若不然便只能死绝最后一个冥顽不灵者,再坐收城池。

    人性是禁不住考验的,何况这般毫无意义的考验,迈出去一步是生,固守是死,且是惨无人道的死无全尸,谁会选择固守?忠臣是有,宁死不屈的子民也有,但都在最短的时日内变成了曝尸荒野的森森白骨。

    临危受命的燕帝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下令打开城门,以解无辜百姓身上蛊毒为条件,三日后交出大燕朝所有城池,并与那齐纳相约一战。

    燕氏族人只能战死,绝无可能沦为他人奴隶!

    但若论武学修为,那时的天下绝无任何人能阻挡燕帝和闻人佑的联手,那齐纳不可能蠢到吃眼前亏。

    唯一只有偷袭敌营,斩杀那齐纳!

    可恨的是,君臣二人都心知肚明,那齐纳怕是早早地布好了千只蛊虫,就等着请君入瓮让他们有去无回!

    蛊毒蛊毒,又是蛊毒!燕名骁自认从不是什么心怀天下的人,旁人生死也与他无甚关系,燕氏江山存亡他也不怎么放在心上。江山代有才人出,难不成皇权燕姓数百年,还能永世长存?

    但如此阴毒的草菅人命,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确实让燕名骁愤怒加不耻!更何况他因呼玛一族中毒的这件事,他绝不可能就此罢休!

    想要彻底除去隐患,就必须将呼玛一族所有人连根拔起!唯有如此,才再无人知晓那些害人蛊虫的饲养秘法,才可永绝后患!

    燕名骁最终违背了师父的再三叮嘱,驱动了玄灵珠,并且在数十种心法秘籍里,选择了修习最为困难,威力却不可估量的玄灵内功。

    他也心知肚明以他尚只孩童的身躯去练如此猛烈的功法有多凶险,但是他更知晓除了这种功法外,再无其它功法能有此强大无比的内息,练成后便可护于周身,助他抵抗那犹胜千军万马的剧毒之虫。

    他只用了十日便强行吸收,并参悟了玄灵内功的最后一层心法。再出来时,已恍如隔世。运功轻轻挥出的一掌,威力巨大的内息毁了偌大地宫近半数的一应陈设物件。

    燕名骁身形如风地带走了先皇生前最钟爱的那匹千里驹,一刻未停的奔赴西疆,见到那齐纳时十分悠然的跟他说“原是我这几日连夜赶路,没得了时间好好吃顿饭,此时腹中饥饿的很,因此你恰好还有我一顿饭的功夫,可以好好地跟这世间道个别。”

    那齐纳对于这突然闯入自己家中一顿猛吃的小孩尤为恼火,立时便要动手欲将他扔出去。

    脚下刚一动,他看到一个死神一般冰冷的笑容,让他忍不住后脊发寒,那根本不是一个孩童的笑容……

    “我本好心,欲再多给你两炷香,岂知你不珍惜,也罢了结了你,再坐下来慢慢吃也是好的!但你不可死在这儿,倒我胃口!”燕名骁慢慢站起来,那周身涌动的气流清晰可见。

    那齐纳不由得心生恐惧地连连后退。

    眨眼之间,那齐纳似乎看到了那神秘莫测的孩童和周身的诡异气流合成一体,形成锐不可当的气剑,霎时从他的躯体穿破而出,那男童亦在他身后幽幽说了一句话,“很快,呼玛一族便永远只是个古老的传说了!”

    呼玛一族的最高首领被一招毙命,那齐纳死不瞑目,他甚至不知这个内功修为如此恐怖的孩子是谁!

    屠族,本不是燕名骁的本意,但非如此不可!他只是没料到,玄灵内功初初练成时,染血过多会反噬自身,变成他体内不可控制的魔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