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33章 报了一半的仇

时间:2018-07-12作者:老哲

    ,精彩小说免费!

    “爹,我看今天对面老李家饭馆子又开张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对他家老头说道。

    “你爹不瞎!”那老头眼皮都没撩就回了一句,此时正在往自己的旱烟袋里装烟面子呢。

    “老二,还李家饭馆呢,现在都换名了你又不是不是知道!”一个岁数更大一些的年轻人说道,那是老二的哥哥自然就是这家的老大。

    “这吕大赖子也太狠了,就这么把人家家业给抢了啊!”老二表示不平。

    “你看到了?你没看到别瞎说!”老大倒是很稳重的训老二道。

    “那还用看到啊?就那点事谁不明白!”老二表达不满了,“街面上的人家都通知去欢迎日本兵了就没通知他家,完了他家墙面上就多出一行字。

    完了吧还让人挡上了,日本兵来了就看到了,完了吧挡的人还是北霸天的,这事还用看?拿屁股都能想出来!”

    “爹你看他,都成家了这嘴咋还没把门儿的呢!”老大对已经点着旱烟的老头告状道。

    “老二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要知道祸从口出,哪个不比你尖,人家都知道,怎么就你吵吵出来?

    你说出一句话惹祸了不要紧,别一家老老小小的都给拐进去!”老头终于是训了老二也就是他老儿子一句。

    老二一听自己家老头说话了嗓门不敢高了。

    老头吸了一口旱烟,虽然训了自家儿子,可是终究却是叹了一口气:“唉,老李家就这样败了啊!”

    他家与李旺家那也是老街坊了,可以说是世交,眼见的李旺一家遭了难了他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也不一定吧,他家满仓不是没在家吗?”老二又说道。

    李旺两个儿子,大儿子李来福,二儿子李满仓。

    那天老李家被人栽脏,李旺和李来福在家,直接拉出来就给用刺刀挑了。

    至于那个李乐也只是个跑堂的,却更是个倒霉鬼,日本人哪会跟你讲理?再说了你想跟人家日本人讲理你得能说明白算啊!

    事后周围的老百姓背后偷偷猜测说,当时围着日本兵转的那些汉奸都是串通好的,包括那个翻译!

    但恰恰李旺的二儿子就没在家,却是随他媳妇孩子去他老丈人家了,故而逃得一劫。

    “你还指望满仓再把老李家兴起来啊?他不惹事就不错了!”老大不满的说道。

    那李满仓的脾气最是暴躁,知道自己爹自己大哥被杀了,他要是不回来报仇那就不是李满仓了。

    “爹,大哥,今晚上我看对门来了不少马,你没看那里灯都亮着吗?好象北霸天和吕大赖子他们两伙人在一起喝酒呢!”他家的老二突然压低了声音。

    他老子和他大哥同时白了他一眼却是不约而同的又说了一句:“我们眼睛不瞎!”

    “哎(ai),你们说今晚满仓不会回来报仇来吧?”他家老二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只是他的眼神之中却是透出了一种难以压抑的狂热!

    这家老二却是跟李满仓从小在一起玩大的,两个人那是铁哥们,甚至连街坊邻居都说,这两个家伙是没上山当胡子,要是上山当胡子这两个家伙那就是拜把子的兄弟!

    老二的话让他老子和他大哥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惊疑来,然后他老子却是对自家老二声色俱厉的说道:“今晚你不许给我出去,你要是敢出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我又没说去帮忙,你这么训我干嘛?”他家老二不乐意了,随即却又不服气的顶嘴道:“还不让出门?那我撒尿咋整?!”

    “撒尿就尿泔水桶里!我看你敢出去的!”老头子瞪眼了。

    他太了解自己的二儿子了,别看现在都成家了,可依旧没有定性!

    这要是老李家的李满仓来找他去帮忙杀人,这小子八成就就会去!

    这老头家在当地也算是富足之户,所以大儿子和二儿子尽管成家了却没有分出去,依旧住在了一个大院子里。

    那老头看二儿子满腹不情愿的回自己家了终究是不放心,于是起身便奔前屋去了。

    那前屋正挨着自家的院门,就跟门卫房似的倒是可以看着别让自家二儿子跑出去惹祸。

    那老头子也不嫌屋里没有烧火,伸手捅开了窗户纸就向对面的原李家饭馆望去。

    果然他看到李家饭馆有几个房间正亮着灯光。

    那灯光很亮,虽然说县城目前还没有电,但那光亮明显是粗洋蜡照出来的。

    饭馆小二楼的门前可以看到有端着步枪的人在那灯光下走动着,也不知道那人是兵还是匪,可是这年头兵和匪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此时就在原李家饭馆的一间房间里,果然已是喝得酒酣耳热了。

    便衣队长吕大赖子吕文彪固然是喝得满头大汗,而那投奔了日本人的土匪北霸天也已经是喝得满脸通红,甚至他脸上那块铜钱大的青记都变得红了起来。

    北霸天此时正站了起来说道:“这世道就是人吃人的世道,你不吃他就吃你,他觉得冤,老子手底下冤魂多了!

    若是我和你吕老弟手软,咱俩今天哪有这梨汁喝?!”

    “好!大哥言之有理!”吕文彪带头叫好道。

    他们此时说的正是他们合谋杀了李旺家三人夺了李旺的家产一事。

    强盗自有强盗的逻辑,日本人从万里海疆到了中国还要给自己挂个大东亚共荣的幌子呢,土匪杀人那也是要找个理由的是为强盗的逻辑。

    北震天所说的梨汁却是李旺在入冬的时候用从关里贩来的秋梨做成的梨汁冻了起来专门为到他家吃饭的客人解酒用的。

    既然李家饭馆已经改换了门庭,那这些梨汁自然就变成了吕文彪和北震天的了。

    “大哥这是要嘎哈去?”吕文彪见北震天往外走忙问道。

    “你这梨汁好喝!喝多了,我出去解下手。”北霸天说道。

    “来来来,我陪大哥出去,我给你领道!”那吕文彪忙道。

    于是两个人打着晃便往外走。

    “咱们走后门,后面院子有茅厕。”吕文彪大着舌头说道,同时却是瞪了一眼要跟上来的手下。

    喝酒之人有几分醉意那是正常的,他还有事要和北霸天商量呢。

    他之所以说后面有院那自然是为了安全起见,后院是封闭的,前面有手下带枪把守。

    象他们这种人恶事做得多了仇人也多了,所以就是解下手到前面没个保镖那都不出去的,至于后院倒是不用带了。

    “大哥,这回咱们和原来可不一样了,这回咱们投了日本人那也是有身份的人了。

    这**县城以后就是咱们的天下了,那挣钱的路子多了!”吕得彪仗着酒劲搂着北霸天的肩膀子就往后院走。

    “老弟的话我明白,这事不用老弟提醒。

    我会让我手下那帮小兔崽子消停的!”北霸天表态了。

    吕得彪嘿嘿一笑,心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呢。

    你老人家在山寨里动不动欺男霸女的,到这里可不行啊!那日本人虽然牲口但那也只是他们自己人行,咱们要是敢象日本人那么折腾绝捞不到好去!

    “大哥到底是老江湖,嘿嘿。

    咱们以后可以在这县城里开窑子铺、开烟馆、开赌局子,这哪个不是来钱的道儿!”吕得彪说道。

    说话间两个人已是从小二楼的后门走了出来。

    外面天寒地冻但两个人喝酒喝得已是浑身出汗自然是不觉得冷。

    “大哥,茅房在那呢,嘿嘿。”吕得彪见北霸天已经开始摸腰带了忙说道。

    “我艹,好,就听老弟的,咱现在是有身份的人可是不能象原来就地画画!”北霸天哈哈大笑。

    吕得彪很是殷勤的走在前面,伸手便去拉那茅厕门。

    只是他手在搭在那茅厕门的一刹那,意外却发生了!

    随着那门往外拉开,里面却是直接就探出一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来!

    吕得彪哪有准备?这事发生的一点预兆都没有,于是那把足有一尺多长的杀猪刀直接就捅进了他的心窝里!

    此时正摸着腰带要解手的北震天听到了吕得彪的一声闷哼警兆顿生。

    到底是总是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土匪,一愣之际便向后退去伸手已是去摸那皮盒子里的盒子炮了。

    而这功夫刺倒吕得彪的那人已是把刀抽出一刀又向北震天扎来。

    北震天虽有所反应但还是慢了一丝,那人的刀尖已是刺在了北震天的右臂上。

    北震天大喊了一声“来人”,身体便又向退去。

    那人一见自己第二刀没有刺倒对手心中也是慌了,一扬手就把手中的杀猪刀甩了出来。

    北震天在屋里烛光的映射下恰看到了那利器的闪光,他下意识的一扭身,那把杀猪刀恰恰又扎在了他的右臂上。

    北震天继续高喊“来人”向后退去,忍着右臂的痛倒底是把盒子炮掏了出来顶上了火,偏偏右臂痛得更加厉害,朦胧之中就暗袭之人此时竟然已是上了院墙的墙头,那里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立了个梯子!

    北震天左手持枪就射,“砰”的一声枪响里,那人已是从墙头掉了下去。

    北震天他左手虽也会射击到底是没有右手来的有把握也不知道射中了那人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