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26章 大雪无痕(一)

时间:2018-07-12作者:老哲

    ,精彩小说免费!

    残阳落下天又黑了。

    山野还是那东北的山野,只是土坯房地却已经变了,经过几个小时在雪野中的奔波,雷鸣小北风和小妮子终于是转移到了北风北的地盘里了。

    他们现在所在这个土坯房正是前几天雷鸣和小北风出发去小妮子家抢狗的那个。

    小妮子在回来的路上还是很兴奋的,她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那马车在雪野里撒着欢跑的时候她甚至有一种引吭高歌的冲动。

    只是在到达了这个新的住所不久后,小妮子却沉默了下来。

    她之所以沉默那是因为她在自己点着的炉火之中看到小北风一边摆弄着新缴获的盒子炮一边时不时的拿眼睛瞟自己一眼并不出声。

    至于雷鸣则是更绝,压根就没有瞅她,而是站在那敞开的门口看着那黑沉沉的夜空。

    甚至那条大黑狗仿佛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老老实实的趴在门口却是连哼都不曾发出一声。

    在这一刻小妮子有了一种理亏的感觉,她垂下了头开始默默的给那炉火添柴。

    然后她开始做一个女孩子应当从小就该会做可是一般女孩子却又做不来的事。

    她再次抡起了雷鸣的大砍刀,duang duang的剁起一只白条兔子来,然后她开始煮菜做饭。

    炉火在黑暗之中明灭闪亮,照亮了小北风和小妮子的脸还有雷鸣的后脑勺。

    这种让小妮子难堪的沉默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那大勺里传来了兔肉的香气的时候,小妮子才隐约听到站在门口的雷鸣长舒了一口气。

    随后那大黑狗就被雷鸣放到了屋子里来,雷鸣终于是把门关上了。

    煤油灯下,小妮子用粗瓷大碗盛了一满碗的兔肉炖土豆,然后又给那两个男人一人发了个馒头和一双筷子。

    这个土坯房本质上的雷鸣他二叔所盖的那个并没有什么不同,简陋是一样的只是大了一些,此时却是连张吃饭的桌子都没有。

    那碗菜也只能摆在炕边上,小北风不客气的上了炕大模大样的盘腿坐在炕上吃。

    而雷鸣刚要蹲在炕边上吃时小妮子本想让雷鸣也盘腿坐到那滚烫的炕上吃,可是她一看雷鸣那张无喜无怒没有表情的脸便没敢吭声。

    雷鸣往旁边让了一下,那无疑是给她让吃饭的地方呢,小妮子这才用一种颇是有些忐忑的心情蹲了下去也开始吃饭。

    “你一直站在门口看什么呢?”打破沉默气氛的是小北风。

    当小北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小妮子头一回对小北风有了感激之心。

    这种感激甚至都超过了小北风和雷鸣联手帮她杀了四名北霸天手下的土匪!

    在小妮子想来,自己要是打不过那四个土匪大不了一死,可是自从到了这里之后一直的沉默却是让她觉得比给自己一枪还可怕!

    “下雪了,象鹅毛,不小!”雷鸣说得很简单。

    可是尽管他说得很简单小北风和小妮子却分明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笑意。

    于是小北风和小妮子两个人也笑了。

    沉默无疑是能相互感染的,而笑的相互感染力无疑只会更强,终于三个人从微笑变成了咧嘴笑,从咧嘴笑又变成了开怀大笑!

    下雪好啊!

    人们常说大雪无痕可以掩去人间一切罪恶,可是大雪无痕却也同样掩去了他们三个人杀死四个罪大恶极的土匪的现场。同样掩去了他们在雪中遁逃的一切痕迹!

    那四名土匪的尸体都已经被他们扔到了旷野之处,为了掩饰线索,小北风甚至把那三名男土匪的衣服都给扒光了抛到了另外的地方,而那个蝴蝶花的衣服是他让小妮子扒的。

    小妮子不想扒,在她看来人都死了,虽在死的都是坏人但就是坏人死了也总是该给留点尊严的吧。

    小北风便说她你要不想有一天让别人这样扒光你就必须按我所说的做!

    小妮子不得不承认小北风所说的是对的,于是她无言的执行了命令。

    这是雷鸣头一回杀人,也是小妮子头一回杀人。

    骂罪大恶极的土匪是牲口那只是骂,可再罪该万死的土匪毕竟也是人。

    头一回杀人给小妮子和雷鸣都带来了心理压力,但从小妮子角度讲叫得偿所愿,可从雷鸣的角度讲那心理压力自然大了许多,唯有小北风不当回事,因为他原来也杀过别的绺子的土匪。

    而此时雷鸣和小妮子这两个也只是刚刚成年的年轻人终于是在这笑声中把那杀人的压力释放了出去。

    “干的都不错!”小北风表扬道。

    他自然是后赶过去才发现那个蝴蝶花为了逃命竟然是把脱裤露腚这种下作的招数都使出来了!

    小北风自忖如果当时面对蝴蝶花的是自己而不是雷鸣,自己也不一定能处理得就比雷鸣更好!

    “好了,都吃饭吧,吃完饭妮子讲讲你的事,说说那四个土匪为什么要抓你,不许撒谎!”雷鸣说道。

    “哦!”小妮子使劲的点了点头。

    当夜深了的时候,那间土坯房里,在炉火制造出的那光与影的闪灭之中,是一个女孩子静静讲述的声音。

    “我记得自己懂事的时候见别人家的孩子有爹,只因为别的孩子可以骑在那个叫爹的男人脖子上骑梗梗。

    我就问我娘,别人都有爹娘,可我只有你,我爹呢?

    我娘就告诉我说,我爹去很远的地方打猎给咱们娘俩挣钱去了。

    于是我就天天盼着自己爹能回来,也能象别的女孩子那样骑在一个大男人的脖子上撒娇。

    可是怎么盼他也不回来,我就一次一次的问我娘。

    我娘就总安慰我说,就快回来了。

    那时也不懂,有时半夜醒来会听到我娘在被窝里低声的哭。

    渐渐的我长大了,又懂事一些了,就想就是爹真的回来了,自己都八岁了,也不可能去象别的孩子那样去在爹脖子上骑梗梗了。

    可是就在我对爹已经失望了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在我八岁那年我从外面进屋看到有一个下巴上净是胡茬子的男人正坐在我家炕头上喝酒,我娘正开心的给他倒酒夹菜。

    我娘看到我回来了就叫我赶紧叫‘爹’。”

    “哦,看来你爹回来了!”小北风羡慕的插嘴道。

    小北风也很羡慕有亲爹亲妈的人,因为他从小也没有爹娘,他是后来才跟了北风北认的干爹的。

    不过,小北风的思维总是和别人有点对不上牙儿,他紧接着却是又叨咕了一句道“是亲的吧?”

    “恁烦人你呢,妮子你接着讲,别听他瞎说。”雷鸣说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