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24章 雷鸣的第一次枪战(二)

时间:2018-07-12作者:老哲

    ,精彩小说免费!

    追来上的那四个土匪跑得很急,他们自然也知道小妮子别看只是一个刚长成的大姑娘,可是那小猪腰子正着呢!

    她敢冲己方这四个人开第一枪,那她绝对就敢开第二枪!

    (注:猪腰子正,东北方言,意思是某个人自己有主见)

    他们也只是以为小妮子逃跑了只是一个人跑到了山上这个猎户小屋里来躲着来呢,却哪想到就这几天里小妮子却是找来了两个帮手!

    “都小心点啊!”那个蝴蝶花这时才发现有点不对劲了呢,因为她这时才注意到这小屋前可是有好多脚印子爪印子。

    那大脚印子不可能是小妮子那样的女孩子留下的,至于那些爪印子是狼还是狗的她可就分不清了。

    可是蝴蝶花的提醒还是晚了。

    就在她自己刚把脚下一顿把速度降下来的时候她就听到前方“轰”的一声枪响,然后她就看到了那土坯房的窗户纸处竟然多出来了一团正在扩散的硝烟!

    与此同时,跑在她前面并排往上冲的那三个人已是惨叫着就趴在了地上。

    蝴蝶花今年刚满三十,可是她也是老土匪了,在土匪堆里她已经混了六年了。

    眼见情况不妙,她转身就往山下没命般的跑去。

    这事明摆着呢,那个该死的小妮子肯定是有帮手在那土坯房里藏着呢,小妮子进屋刚有多一会儿?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把铁砂装进土枪里的。

    而这时蝴蝶花就听着身后已是传来了“啪啪啪”的盒子炮的射击声,她还听到自己一名同伴喊了声“对方有盒子炮”,然后却又是“轰”的一声土枪响,自己的同伴便没动静了。

    值此关键刻,正是个人顾个人的时候,蝴蝶花怎么可能再去管那三个土匪,尽管她和那三个土匪中两个半是有一腿的!

    之所以说是两个半,只因为那半个却是一个废物。

    蝴蝶花不傻,哪个土匪保命没点绝活,她边往下跑还边犄了拐弯的跑了起来。

    这种跑法是一种“之”字形跑法,军事上有个术语叫蛇形机动。

    土匪们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个名称,但是他们可是都知道,这样的跑法固然速度上会有点慢,但却让会对方难以瞄准。

    果然,蝴蝶花做着“之”字形机动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枪响里,自己的左前方已是有一发子弹打进了雪里激起了一团雪屑!

    此时的蝴蝶花没命的就往那树林里逃,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在他的身后雷鸣已是拿着他那支步枪从土屋中追了出来!

    事发突然,雷鸣不可能眼看着小妮子有难却不救,那么他既然已经决定开枪了也通过打狼总结出经验教训来了自然不会手软。

    这和打狼是一个道理,除恶务尽,自己当时少杀死了几只狼那狼还回来找他报仇呢,这要是自己放个土匪活着回去那岂不是更麻烦?!

    所以那第一声土枪自然是他打的,这也是雷鸣不明不白的成为了一个“土匪”后打的第一枪!

    他打完了土枪将那土枪往地上一扔就抄起来了立在旁边的那支步枪拉动了枪栓就准备接着打。

    那自然是由于他的土枪虽然射击面大,但终究威力太小只是让那三名土匪受了伤却不是致命伤。

    而这功夫小北风盒子炮“啪啪”的打着点射,马上便打得两名还忍着伤口疼痛反击的两名土匪不能动弹了。

    而这时已经再次给土枪装铁砂完毕的小妮子却是直接开了门冲着门外就是一土枪,这也是蝴蝶花所听到的第二声土枪响。

    小妮子的这一枪让那第三名还在顽抗的土匪彻底的对生命没有了念想。

    三名男土匪一死雷鸣端着枪就冲出来了,他必须干掉那个叫蝴蝶花的女土匪!

    此时于雷鸣这样的老实百姓家的子弟来讲,并不是说你想不杀人就能不杀的。

    这就象一句老话,叫“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既然赶上了这当口说别的没有用,就是一个你死我活!

    此时雷鸣眼见前面的这名女土匪跑得极是娴熟自己后面的小北风打了两枪都没有打到然后小北风的枪就不响了,显然那是小北风把弹匣打空了。

    时下中国的盒子炮有好几种型号的,固然有德国进口原装的也有中国兵工厂自己仿制的,小北风用的就是中国兵工厂仿制的弹匣里也只能装十发子弹罢了。

    雷鸣此时离前面的蝴蝶花倒是只有五十来米的距离奈何他有顾虑却是不敢开枪。

    一个原因是他还从来还没有用步枪实弹射击过呢,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小北风所说的,这个步枪打出去的子弹跑偏!

    所以他宁可追得更近一点开枪那样自己一枪毙敌的把握自然也就多一些。

    雷鸣总在这一带打猎自然是对这里的地势了如指掌的,所以他却突然向右前方急跑了过去,只因为他知道那里有一个几十米的陡坡!

    平时上山谁也不会没事爬陡坡的,但这回追敌却是能用上了。

    只几步雷鸣就跑到了地方,挑了个雪厚的地方一跳一屁股就坐在了那上面然后他就象坐着雪爬犁一般从上往下直接就出溜了下去!

    那处山坡是如此之陡,坐在上面往下冲的雷鸣便如流星般飞落而下,途中有那没雪的地方自然还把他屁股硌了几下,但他已经固不得了。

    此时的他右手食指已是离开了扳机,他怕屁股下一颠再弄走火了。

    而此时的蝴蝶花哪知道身后追兵已是靠近了,她眼见树林已是近了便也不玩那个蛇形机动了抬腿就往树林里钻。

    进了树林,有了树木掩护那她自然就安全了。

    蝴蝶花的枪法甚至比那些男土匪还准呢!

    想当年她随着自己那相好之人入山为匪的时候,头两年有他相好的罩着,没有别的土匪敢碰她。

    后来他那相好之人死了,可是别的土匪却同样不敢碰她,因为她那时已是把枪法练了出来。

    在她直接开枪打残了一名妄图非礼她的男土匪后,她想和哪个土匪上床反而是她自己说了算了。

    战争让女人走开,同理,土匪里的女人没有两把刷子那岂不是人见人qi?

    而此时的她眼见再有两步就进树了,心中自然是大喜。

    此时她心中想的却是,老娘纵横山林七八年什么时候受过这窝囊气?让人撵得跟兔子似的!等老娘进了树林让后面追自己的龟儿子也尝尝老娘的枪法!

    只是她正那较劲呢,就听身后不远处突然有人说道:“别动!敢动看我不一枪打死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