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22章 狼祸刚走人祸又至

时间:2018-07-07作者:老哲

    天终于亮了,雷鸣他们三个人一夜没睡。

    此时那小屋的前面又摆了一地的狼尸,数量比雷鸣上次打死的还多了两只,一共十五只。

    而他们也为此付出了点小小的代价,在与狼群的混战之中,雷鸣的手腕到底还是被那狼牙咬伤了,只不过伤的是皮肉,那狼还未及合口它的舌头就被雷鸣硬揪了下来从而失去了战斗力。

    小妮子的棉衣也被狼爪子抓破了,棉衣被抓坏的地方已是渗出了血渍。

    不过按她自己的说法,问题不大也只是皮肉伤现在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

    她是女孩子说没事那就是没事,雷鸣和小北风自然也没法看。

    雷鸣在清晨肃杀的寒风中逐只狼开始检视起来,很快他就找到了那只被他揪掉舌头的野狼。

    那只狼自然不是因为他揪掉舌头就死去的,却是流血太多在随后他们的杀狼行动中被打死的。

    雷鸣蹲下身来用手分开狼身上那已是沾上了血渍的皮毛开始仔细检查那狼最先跛的那只后腿,他看得很仔细就那样不停的扒拉着。

    “你在找什么?”小妮子问,而小北风也凑了过来。

    “这只跛腿狼在上回明明是被我把它的腿打跛了的。”雷鸣也只是说了一句,可是小妮子和小北一听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既然这只狼被雷鸣的铁砂打中了,那就是算没死也不该这么活蹦乱跳的,这是一种山间野兽被铁砂打中后必然的常识,小妮子和小北风也奇怪了起来。

    “找到了!”雷鸣忽然说道,他扒着狼毛的双手停下了,小妮子和小北风都蹲了下去。

    果然他们看到露出来的狼皮的地方有点鼓,而那种鼓正是红肿的表现。

    毫无疑问当初雷鸣是用铁砂击了这只狼的,否则那里也不会红肿。

    可是那红肿却也绝没有他们平时所见过的铁砂打中野兽后红肿的那么厉害,也就是狼的伤势虽然还在但显然还在可控之中,狼并未因此失去行动能力,这可就奇怪了。

    “给你刀。”小妮子说道,她递过去的是自己用的一把剔骨刀,同为猎人不分男女,她同样有属于自己的趁手的家伙。

    小妮子的刀很快,雷鸣用那刀在那皮上用力把那狼毛刮掉,于是狼那里受伤的地方便显而异见了。

    果然,红肿的并不大。

    经常用土枪打杀猎物的雷鸣自然知道,这种红肿情况已是属于消肿的状态了。

    所有的炎症都是先发炎然后在用了消炎药或者开始自愈后那红肿才开始消退的。

    “再看那两只你打的。”小妮子提醒道。

    于是雷鸣就如先前那样开始检视那两只被他打伤的狼,而检视结果和第一只相同,那两只狼的狼腿上中枪砂的地方甚至比第一只还多了几处,但那伤口却也同样处于消肿的状态。

    该看的都已经看完了,三个人都站了起来,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头雾水,这种情况委实让他们难以琢磨。

    “不是这几只跛腿狼在野地里找到什么药了吧?”小妮子问。

    “你问谁呢?我还想问你呢?”小北风接口道。

    小北风这话说得是真冲或者按东北人讲话叫这个人不会唠磕,因为这话要是吵起来还不值当不吵吧听着还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几天小妮子也知道小北风是什么性格了,瞪了小北风一眼就没再说话,一副就当我问错了人的样子。

    雷鸣哪有心思管他们两个斗嘴,他也在想或许这些狼真的会自己找可以治疗枪伤的草药也未可知,如果有这样的可能有机会自己也应当找找,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呢。

    不过随即又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有点好笑,自己又不是狼如何知道那山上成千上万种的野草哪种好使呢,难道自己还得再打伤一只狼再用绳子牵上这只狼满山找草药不成?

    “行了,这么着吧,收拾一下先把炉子点着把饭吃了。”雷鸣说道。

    于是三人个人就又进屋烧火做饭,三个人干活时倒没有什么,雷鸣见这回小妮子拿来的窗户纸还剩了一块,却是又砍了些杨木杆将那窗户对付着又拦上了,然后把剩下的窗户纸用米糊粘上了。

    不过窗户纸终究是少了一点,最后还有一个格子没有纸用了,他却是用了些干草把那里又塞上了。

    吃过了饭那炕也烧热了窗户也被堵上了屋子里就又有了热乎气,这回小妮子没好意思再睡那热炕,却是主动爬到那木架子上补觉去了。

    而雷鸣和小北风也没客气,这几天来却是头一回睡上了热炕头,不过在睡之前雷鸣却是又把自己那支土枪装上了铁砂。

    这也只是他常年打猎养成的习惯罢了,至于屋外的那些死狼倒是不担心来野兽叼走了,因为有那条大黑狗看着呢。

    打狼的心事到此告一段落,因此雷鸣和小北风睡的极是香甜。

    等雷鸣睡醒之时见天光依旧还亮,土坯房本就黑暗,在屋子里却不大容易看出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而雷鸣再看那架子上小妮子已经不在了想必是已经睡醒了,于是他便下了炕走出屋外。

    却见此时日头已经偏西,那些死狼依旧还堆在屋前,只是小妮子和那条大黑狗却已经不见了。

    这一人一狗干嘛去了?雷鸣站在山上向前方眺望。

    隐隐能看到有一趟脚印和那狗的爪印却是向这山侧下方的树林中去了。

    而在他目力所及之处,就见那狼群的爪印却是从雪野之处来的。

    作为一名合格的猎人,雷鸣自然是了解狼的习性的。

    狼群绝大多数的时候喜欢走在空旷的雪野之处,并且狼行一条线,见到猎物才会分开,而狗却没有这样习性,在雪野中从来都是东跑西颠的。

    所以很少有猎人能分清狼和狗的爪印有什么不同,但从它们行进的路线上却是能大致推测出来雪地上跑过的是狼还是狗。

    雷鸣没再管小妮子的事,也许是她带着大黑狗去看那里是否也有狼的足印了呢。

    于是他开始把那些打死的狼往屋后拖,他打算先把这些狼埋到雪堆里,然后外面在做个小棚子扣上以防野兽偷食,这么多狼都堆在门口终究不是个事。

    可是就在雷鸣拖完最后一只狼的时候,他就听到前方树林里隐隐传来那条大黑狗的狂吠之声。

    什么情况?不会是有狼没打净吧!

    想到这里的雷鸣窝回头就往屋里跑,却是先把自己的那支土枪抄在了手里然后又往屋外跑。

    而就在他才出屋子的时候,他就见刚才看到的那个树林子里已是急急跑出一人一狗,看身影正是小妮子和那条大黑狗。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雷鸣听到了一声“啪”的枪响,那枪响——是盒子炮的吧?

    雷鸣正寻思着呢,他远远的就看见小妮子转身举枪,紧接着就听又听到“轰”的一声,小妮子竟然也开枪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