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6章 雷鸣性格

时间:2018-07-03作者:老哲

    “我的天,小六子这些狼都是你杀的?!”刘得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屋子的狼张开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

    刘得田比雷鸣的二叔小了两岁,和雷鸣的二叔是打小的交情,就是雷鸣夜间歇宿的这个小土坯房还是大前年刘得田和雷鸣二叔一起盖起来的呢。

    而他家却是就在雷鸣打猎的山边的村子里,雷鸣一见这回狼杀得实在是在多自己弄不回去就跑去找他了。

    刘得田家里有一匹马还有一架大爬犁,雷鸣要用他的马拉爬犁。

    当雷鸣找到刘得田的时候,刘得田却是和邻里人在一起侃大山呢。

    雷鸣只是说自己在山上砍了些上好的松木杆,要借刘得田的马用用,结果一心来帮雷鸣拉松木的刘得田来了之后自然就看到了这一屋子的死狼!

    “刘叔你还说呢,昨儿个我差点没死这里,叫狼群给我堵这里头了!”雷鸣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小子咋还招惹到狼群了呢?”刘得田自然也是知道狼群厉害的,“这也就是你还有这么个土坯房,要是没有的话,我估计你咋死的都没有人知道!”所以,刘得田也为雷鸣感到了庆幸。

    于是,雷鸣就把自己招惹了狼群的事跟刘得田学了一遍,临末了却是对刘得田说道:“刘叔,你可别把这事给我说出去,所以我都没敢说让你来拉狼来!回头路过你家给你也扔一头下去!”

    “不说不说,你刘叔你还信不着?我数数你杀了多少头!哎呀妈呀,你杀了十三头!我说刚才这屋子外面怎么这么多血呢!””刘得田忙道。

    刘得田和雷鸣的二叔虽然没有象山上的胡子们(土匪)那样拜把子,但也是好兄弟。

    这东北三省的土匪特别多,并且也经常往屯子里钻,有财绝不能外漏。

    如果知道他打了一只或者两只狼也就罢了,那些跑单帮的小土匪也怕猎户手中的枪,但要是他下子打了这么多狼,那绝对能把大绺子的土匪给招来!

    昨天夜里那狼群本就规模大,雷鸣放在外面的四盘夹子一个也落下,真接就夹了四只狼。

    那种猎兽夹子可不是打山鸟和耗子的夹子,那上面可不是铁丝而是带锯齿的铁条弯成的,所以只要狼被夹上就没个跑!

    这四只自然是早晨雷鸣出去用大砍刀砍死的。

    加上雷鸣又用大砍刀劈死了一个自己把脑袋夹在窗户上的,当然还有用弩射死的那只头狼,这就六只了。

    至于其他的七只都是被他用土枪给打死或者打得重伤跑不了的,被雷鸣早晨拎着大砍刀出来好一顿砍,那大砍刀都砍奔了!(注,刀口砍出豁儿来了)

    “好了,刘叔你可别邪乎了,我都拼命了哪能杀得少?快装车吧,别天黑了那些狼再杀回来!”雷鸣说着话,眼里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来。

    “好好好,装车!”刘得田大声说道。

    或许是从小在他二叔家长大的原因,雷鸣的性格并不随他老爹而是随了他二叔的沉稳。

    还在他懂事的时候,他二叔就耳提面授的提点他,遇到事不能胆小该拼命时就得拼命,但拼命可不是瞎拼命还要能琢磨。

    你看同样一块地的庄稼有的人家种出来那就长得好有的人家种出来就蔫头耷脑的,同样是打猎有人上山就能打回点猎物回来而有的人却是两手空空。

    你也不能说别人就不比你能吃苦,但为啥干同样的事结果不一样,那就是看谁能琢磨出道道来。

    而雷鸣就是一个能琢磨的人。

    人的头脑都是越用越灵的,手脚也是反应越来越快的,所以说昨天夜里雷鸣一下子打死了这么多的狼固然有运气的成份,但也是和他能琢磨善动脑那是分不开的。

    如果当时他没有想起把炉子点着,只是凭着自己的那半天才能放一枪的土枪还有那把大砍刀那张弩和狼群斗,那他可真就活不过天亮了。

    因为天亮后他发现那些当窗格子的细木杆有的已经快被狼咬断了,而有的插在土坯里的那一端已是被狼撞得快从里面出来了,估计那窗户也只差群狼的一扑之力了。

    就昨夜的那情形,只要有一根拦窗户的细木杆被狼撞开了,那后面的群狼也就蜂拥而入,雷鸣也就是一个被群狼分食最后只剩下副骨架的下场了!

    一个小时后,雷鸣和刘得田已是装完了爬犁。

    他们之所以装得这么慢,那是因为他们两个却是又往那些死狼上面压上了厚厚的一层干草,那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一下子打死了这么多的狼。

    至于说雷鸣跟刘得田说拉松木杆那也只是他找个理由把刘得田的马拉爬犁“诓”出来的一个理由罢了。

    再回去的时候他们那马拉爬犁根本就不走刘得田的那个村子别人又知道他们到底拉的是啥。

    终于,那马拉着爬犁,爬犁上面是一层快两米厚的干草,草上面是坐爬犁上的两个人,然后就在那雪野中飞跑了起来。

    此时的两个人手上都戴着棉手闷子,头上戴着系着带的狗皮帽子,马儿奔跑,朔风迎面而来便把他们两个的脸吹得通红。

    “刘叔,我去找你的时候听你在说什么日本人,咋回事啊?”雷鸣大声问刘得田。

    “我听进山的人说,日本人来了,已经到了县城了!”刘得田回答。

    “啥日本人?”雷鸣听得一愣。

    “他们说和咱们长得一样,就是个子矬得很,就是外国人!可我也没搞明白啥是外国人,那外国人不也是一个鼻子俩眼睛和咱们长得一样吗?他们也归那个被炸死了的张大帅管吗?”本应当是回答问题的刘得田却是自己问出好几个问题来。

    刘得田并不大了解外国人代表了什么。

    其实于时下中国大多数偏远地区的人来讲,基本就没有什么国家的观念。

    在刘得田的眼里,那个死去的张大帅那就是天大的官了,因为他知道张大帅没死的时候据说整个东北的老林子都归他管。

    不过雷鸣毕竟上过两年私塾识文断字的,啥是外国人雷鸣却是知道的,于是他这个原本是问问题的人反而就得替刘得田解释道:“老毛子知道吧,他们就是外国人!那个日本人也应当是和老毛子一样不是咱们国家的人!”

    “哦。”听雷鸣这么一说刘得田就懂了。

    老毛子他是知道的,比中国人长得白长得高,尤其是女孩子长得特别漂亮,他知道自己邻村小二沟就有一个二毛子女的,长得白白净净的,唯一缺点是那个女的四十来岁那腰却是比中国的女人要粗一些的。

    (注:二毛子,俄罗斯人和中国人混血)

    “日本人来咱们县城嘎哈?”雷鸣又问。

    雷鸣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那还是他十一岁那年的和他二叔卖猎物一起去的,印象里那县城就是房子多人多还有饭馆子。

    “他们说日本人是坏蛋,杀人放火祸害大姑娘小媳女老娘们什么坏事都干。

    他们别看个子矮每个人都有快枪,能装五发子弹的那种!还有机关枪还有小炮!”刘得田平时在乡里比较活络,一般进山收山货或者药材的人都上他家,所以他知道的信息就比别人多。

    “那他们不比胡子土匪还缺德啊?他们要真来咱们这里咱们抢他个快枪打猎用好不好?”雷鸣一听日本人有快枪心里热了起来。

    “我看行!行了你别说话了转过去背风吧,到你二叔家咱们喝酒再唠,我让马跑快点,逮儿——驾!”刘得田开始催马了。

    于是那马拉爬犁便向远方急驰而去。

    其实,于此时的雷鸣和刘得田来讲,他们说起日本人来那更多的就象在讲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至于雷鸣说抢一支枪那也只是他的玩笑罢了。

    尽管此时东北三省从名义上已经沦陷了,但他们这些山里人还真的就不知道那日本人是咋回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