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联薪火传 第1章 打狼

时间:2018-07-03作者:老哲

    山林中的雪野在残阳的照射下闪着幽蓝的光。

    树木的绿色浓荫早已不见,唯有灰黑色的裸露的枝条指向着天空,好象织出了一张骨感的网,却又了无生机。

    倒是半人高的榛材丛上面还挂着一些黄褐色的叶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给人一种动态的感觉。

    其实这山里的榛材丛可不是半个人高的,那夏天里可都是快有一人高了。

    至于为什么现在显得矮了,那是因为今年的雪格外的大,那雪已是把榛材丛的下半部份掩住了。

    有山鸟群在天空中鸣叫着飞过,它们那是去人类的聚居区找食物返回了,雪野让靠天为食的它们也变得无可奈何,它们需要找到黑土才有可能找到上面的食物。

    雪大了,山林中的飞禽固然要去觅食,走兽自然也不会闲着。

    这不,一丛灌木晃动了一下,一只灰色的野兔从里面蹿了出来。

    它也饿了它也需要食物。

    这只野兔在刚入冬的时候还是肥肥大大的,可是到了现在那攒出来的秋膘却也消耗下来了,现在已经进入严冬它已是瘦了许多。

    此时它在洁白的雪地上蹦两下便会停留下来,一会闻闻这丛枯草的下面,一会又抬头看看那丛灌木上面挂着的枯叶。

    于它讲,灌木太高实在是够不到上面的叶子,这便是上不着天,而雪又又下得太厚它又如何能发现积雪下面的草籽坚果?这便是下不着地,当真是苦恼的紧!

    这时它忽然看到那雪地上竟然有两粒淡黄色的苞米粒,于是它很兴奋的凑了上去,用它民间传说中那对兔爷的大板牙有滋有味的吃到了肚中。

    只是,两粒苞米粒怎么可能够呢?

    于是它在洁白的雪地里蹦了几步便又发现了一粒自然再次将它吃掉。

    那苞米粒一路向前,它就一路蹦去。

    一会儿,那一溜儿浠浠沥沥的苞米粒不见了却是留下了两趟兔子的爪印。

    以兔子的智商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苞米粒,它也没有感觉到本能里的一些恐惧,它更不可能分辨出来这趟苞米粒边上的那趟足迹是属于一种叫作人的动物的。

    终于,它在发现了一束还有些苞米粒的苞谷并跳上去啃的的时候,它的大耳朵一竖便听到了“啪”的一声!

    它作势欲跑,但是晚了,一个已经张开了好久的猎兽夹子在被它触动那只苞谷时已经触动了。

    一圈带着锯齿的半圆形铁夹在那声“啪”里在雪地上闪电般的划出道弧线,狠狠的就夹在了它开始发力却还未蹬出的后腿上,于是,它便被那合拢的铁夹打翻在了雪地上。

    它在那铁夹之中挣扎着,恐惧的发出一种类似于马鸣的声音来,但那又能有什么用,也只是徒唤奈何罢了!

    有血从它的后腿上流出,剧痛让它更加拼命的挣扎。

    那铁夹倒是不重,只是那铁夹的另一头却是用细铁链固定在了旁边的一棵枞树上,于是这只野兔在扑腾了一会弄得雪屑飞扬后终于慢慢停了下来,它那光滑如同绸缎般的皮毛上已是沾上了自己的血渍。

    东北冬在的太阳总是落的很早,又过一会儿那虽无温度却带来光明的太阳也要落山了,山林之中更显寒冷萧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老爷又怎会管它这样一只食草动物的生死呢?

    有风在山野间吹过,榛材丛的叶子发出了些许哗啦啦的响声。

    半个小时后,在风吹过去的方向,有两只狼在山野间出现了,它们那看着就与众不同的阴戾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只因为它们在那风吹来的地方闻到了一丝血腥的气味,于是它们便顶风跑来,它们也饿了。

    草枯狼眼疾,这两只狼在钻出一片低矮的灌木后,它便看到了那片雪野,自然也看到了几十米外雪地里的那兔灰那雪白那血红,于是它们更加快速的奔跑了起来。

    只是,就在它们刚加速跑了几步的时候,它们却看到斜对面百米外竟然又来了一个与它们夺食的竞争对手!

    那个竞争对手是直立行走的,他的腿比它们的长但却没有它们跑得快,那个竞争对手叫“人类”。

    平素里它们轻易是不惹这种竞争对手的,只因为它们本能的知道那种竞争对手的手里会有一种能冒火的东西,那个东西让它们本能的感觉到恐惧。

    两只狼自然不会数学里的加减运算,但是它们能够本能的感觉到自己会比那个人更早的跑到那个如此美味的兔子旁,它们完全可以把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叼起来就跑!

    于是它们在愣了一下之后并没有把速度下来,反而是加速的向前冲去!

    “放下我的兔子,你们这两个该死的家伙!”一个年轻的人类的喊声在寂静的山林中回荡了起来。

    那个人是个少年。

    他也是才发现有狼竟然要从他下的夹子里把兔子吃掉的,于是他也奔跑了起来。

    人在雪地上永远是跑不过狼的,哪怕这个人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那个,也绝跑不过一只狼,哪怕是一只跛腿的狼!

    所以那两只狼自然是先那个少年一步冲到了夹子旁。

    一只狼张嘴就咬住了那只已经连伤带冻死去的兔子用力一扯,它们做贼他们也心虚!

    可是那兔子却是被铁夹子夹着的,而那铁夹子却又是被铁链系在树上的,而那树却又是生根的。

    于是,那狼也只是把连着那兔子与夹子的铁链抻直了,那也就有小臂粗的树便是一晃,可是注定狼是不可能把猎物抢跑的。

    当然,它们也可以把那兔子吃掉,但是需要那个少年给他们时间。

    到了此时那狼已经尝到了久违的血腥又怎么可能撒口,非但第一只狼没有撒口,第二只狼也冲上去咬住了那只兔子,可是除了铁链变直小树变晃它们依然没有抢走那只兔子。

    “自己不想活那就别怪我了!”此时那个少年在距离两只狼四十米左右的距离上已经停住了脚步。

    他的岁数并不大也只能算刚成年罢了,但是他并不怕狼,因为他手中有枪。

    他气喘吁吁的站在雪地里,用火折子点燃了土枪上的火绳然后便指向了那两只犹自不知死活的狼。

    一只狼看到了火光,嗅到了火药味感觉到了危险,终于撒开了自己的嘴巴,另外一只狼却是仍旧在不知死活的嘶咬着那只兔子。

    “轰”的一声枪响后,山野里随即就传出了受伤的狼的嗥叫声。

    那只咬着食物不肯撒口的狼已是在一片通红的铁砂中倒了下去,而另外一只见机快先跑开了些许的狼虽没死却也受伤了,它变成了跛腿狼,它惨叫着跛着一条腿向来路跑去。

    那个少年背好了枪,从后背拽出一把砍刀来然后两手握着小心的向前走来。

    那只贪吃的狼已经不行了,它再也爬不起来了,因为刚才那一土枪中绝大部份的铁砂全都打在了它的身上。

    它那两只原本阴戾的眼睛有一只也被打瞎了正流出暗红色的血来。

    “不乐意招惹你们,你们偏要和我抢!”那个少年恨恨的说道,然后他冲着那只重伤之际还在冲自己呲着牙面露凶相的狼便抡起来了手中的砍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