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贞观悍婿 第26章:三件事

时间:2022-02-18作者:丛林狼

    秦家庄祠堂。

    一间石头为墙,木头为柱,草木为瓦的房子,在秦家庄确实最好的建筑,里面铺着枯草,上面或躺,或坐着十几人,一名大夫正在检查,几名妇人在旁边熬药,大家看到秦怀道等人过来,纷纷起身行礼。

    “免礼,都坐下吧。”秦怀道赶紧说道,目光落在大夫身上。

    大夫五十多岁,认识秦怀道,会意地上前行李:“小国公,大家伤势有些重,受了杖刑,至少需要静养月余方可。”

    “有劳老丈了。”秦怀道客气道。

    “份内之事。”大夫说完,继续给其他人检查去了。

    这时,庄上其他人闻讯赶来,将祠堂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目光复杂地看着秦怀道,有质疑,有担心,有迷茫,也有惶恐,秦怀道知道该说些什么,叫人搬来一张方桌,跳上去喊道:“诸位,我是秦怀道。”

    “见过少主。”众人齐声喊道,都是军队下来的,纪律性很强。

    秦怀道也是军人,知道大家习惯,开门见山说道:“现在,我宣布三件事,第一,从今天开始,庄上租子全免了。”

    “什么?”

    所有人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

    贾有财想到没了租子填补府上开销,心中一慌,差点就要反对,但一想到秦怀道最近表现和身份,忍住了。

    “安静,成何体统!”黄老大喊道。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热切地看向秦怀道。

    秦怀道郑重说道:“你们没听错,我说的是从今往后,租子都免了。”心中很是不以为然,那点租子能干啥?收拢人心比什么都重要,人才是最大的财富。

    “谢少主!”

    “少主高义!”

    众人纷纷喊道,声音有些哽咽,都太苦了,能少一点,就能多养活一两个人。

    秦怀道手一压,全场再次肃静,到底是军队出身,令行禁止没忘,秦怀道继续说道:“第二件事,十天后我要出一趟远门,有生死风险,少则三月,多则半年,需要随行护卫二十人,有愿意报名者找贾叔,一旦选中,十两银子,回来后再给十两,一旦战死,再加二十两,无论轻重伤加十两。”

    二十人正好,到时候府上再选十人,凑够三十人,再多通关会有问题,大唐对人口流动管制非常严格。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

    一来一去就是二十两,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如果死了还有二十两,一家人一生无忧,贱命一条,没死在战场已经是赚了,与其继续苟活下去,还不如一搏,马上有人喊道:“少主,我,我愿意随行。”

    “还有我!”

    “算我一个!”

    现场顿时激动起来,不少人举手大喊,生怕错过。

    秦怀道对大家并不熟悉,看向贾有财。

    贾有财会意的点头,马上将报名的人召集在一起,从中挑选出二十人,现场发放五两定金,约定好十天后出发,大家见秦怀道说话算数,顿时喜笑颜开,至于危险,都是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杀才,会在乎那个?

    没选中的很是羡慕,纷纷看向秦怀道,眼中满是热切。

    秦怀道理解大家的心思,示意现场安静后继续说道:“诸位,这次和王家的冲突庄上损失惨重,我并非责怪大家,男人就该有血性,但冲动、莽撞解决不了问题,再有下次,希望大家克制,先禀报于我,由我出面解决可好?”

    “喏!”大家郑重说道。

    黄老歉意地说道:“少主,这次大家冲动,给少主添了不少麻烦,实在是对不住,少主仁厚,给了不少补偿,老朽代表庄上众人感激不尽,请少主放心,再有下次,老朽提头来见。”

    “黄老言重了,我不是责怪大家,而是要讲究方法,对策,不能蛮干,下面宣布第三件事,这次冲突前后累计死九人,伤三十五人,都是为了维护庄上利益而战,死的其所,医药费另算,死者二十两银子,伤者无论轻重,十两银子,已发放的则免,未发放的补上,大家可有异议?”

    二十两就是两万铜钱,可以买糙米五千多斗,也就是五万多斤,配上野菜足够四口之家吃很多年,对于大家而言,二十两是巨款。

    秦怀道原本可以给更多,反正都是从王虎那儿弄来的不义之财,但升米恩、斗米仇,人心这东西最难测!

    “谢少主恩典!”

    众人由衷地说道,本来就是大家的事,秦怀道什么都不管也说不出什么,这份恩义让所有人感动。

    人心在悄然归附!

    秦怀道的威望随着银子发放树立起来。

    等所有人拿到银子后,秦怀道生出几分豪气来,大声说道:“诸位,我也不是怕事之人,王家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大家随我来。”

    “喏!”

    所有人轰然领命,没有前面三件事的铺垫,大家或许会迟疑、怀疑、质疑,甚至反抗,但三件事后,大家看到了秦怀道的仁义、热血和真诚,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秦琼,一个个恍然如梦,热情高涨。

    一行人离开祠堂,顺着山路往前。

    路太难走了,秦怀道寻思着从甘州回来就想办法修路,不知不觉来到河边,地形一目了然,宽大的河道已经干涸,只有一小股水流下来,黄老解释道:“少主,上游筑坝,断了水源,这些水还是渗透过来的,否则浆洗衣服都困难。”

    “庄上吃水如何解决?”

    “有水井,倒是无忧,但上游一堵,浇灌只能担水。”

    秦怀道看看干涸的河道,再看农田,地形比河道高五米左右,上游一堵,浇灌根本办不到,再看上游方向,王家的农田地势整体比自己封地低矮一些,顿时计上心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黄老,田里种的什么?”

    “小麦,麦苗原本已经干枯,昨晚一场暴雨好转不少,但根据以往经验,未来一段时间都会放晴,干旱,没水浇灌不行。”

    “每户一年收成折合银两多少?”

    “不足二两银子,好在还有山地种些玉米填补。”

    秦怀道观察四周,暗自估算了一下,封地两千,其中一半是矮山和山地,建了房子,种了玉米,水田一千亩不到,自己的办法可行,便说道:“黄老,诸位叔伯,咱们也筑坝,不种粮了。”

    “什么?”

    所有人脸色一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