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贞观悍婿 第263章:风雨楼杀手

时间:2022-05-26作者:丛林狼

    ,贞观悍婿

    月色清冷,穿过窗户洒落在厢房内,一动不动,静谧,祥和。

    厢房不大,家具也很普通,但很干净,案几上是吃完还没收拾的碗筷,漆黑的角落里,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盯着前方窗户,正是秦怀道,发现有异常,不可能放心的睡觉等死。

    为了逼真,吸引杀手,床上被子弄乱,下面盖着两个拼接在一起的枕头,外衣随意丢在旁边,还有两把刀,乍一看像人在熟睡。

    刀是背在身上进的客栈,如果有杀手肯定会发现,放在能看到的地方能迷惑敌人,秦怀道手上反扣着狗腿刀,坐在地上,调整好呼吸耐心等待。

    不知不觉到了子时,但秦怀道依然不动,有着足够的耐心,一道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微不可查,但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些突兀,秦怀道眼神一眯,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这就忍不住了?不过如此。

    窗户外多了一团黑影,应该是有人在偷偷张望,紧接着,窗户纸被轻轻捅破,伸进来一根细管,管子里喷出一团白烟来,秦怀道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笑出来,后世的古装电影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不就有用了吗?

    下一刻,秦怀道将早就准备好的湿巾绑在脸上,遮挡住了口鼻,并不急着动手,继续观望,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来到门口,悉悉索索,像偷食的老鼠。

    或许是在等迷药发作,外面的人也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在门口停下,双方对峙起来,比拼耐心和意志力。

    过了一会儿,门栓被人从外面拨弄开,轻轻推开一条缝,杀手并没有马上冲进来,倒也谨慎,耐心,是个心态沉稳的老手,秦怀道也不动,盯着门,屏住呼吸,不给对方任何察觉的机会。

    高手对决,猎人和猎物就在一念间,大意则死!

    厢房内静的渗人,门外也静的渗人,都在等。

    长时间听不到呼吸声意味着迷药得手,外面杀手轻轻将门推开些,一个翻滚从地面进了屋,这个动作能避免遭到攻击,翻滚动作也异常敏捷,落地无声,秦怀道一看果然是老手,还是没动。

    杀手灵巧地滚到床边,忽然爆起,一刀朝床上猛刺过去,凶狠,冷漠。

    几乎同时,躲在旁边角落里的秦怀道也动了,并没有直接扑上去,而是狗腿刀猛掷,扑上去哪有飞刀快?面对老手,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最狠的手段将对方制服,不给任何机会。

    距离不过两米,又毫无征兆,没人能避开秦怀道的全力偷袭。

    “噗嗤!”

    狗腿刀狠狠没入对方肾脏部位,直透刀柄。

    杀手正好一刀刺进被子里,还没来得及收刀就感受到肾部传来一阵剧痛,反应也很快,身体爆退,朝外面冲去,秦怀道早算准这点,扑上去,抓起自己那两把刀冲出房门,紧追不舍。

    住的是二楼,楼梯口又一扇窗户,一边敞开着,杀手飞扑出去,落地一个翻滚,爬起来继续跑,秦怀道紧追不舍。

    两人一前一后,迅速冲出几条街巷,来到一个大院子门口,杀手体力不支,满身是血,倒在门上,门并没有顶死,被撞开,杀手倒在院门口,想喊,但气若游丝,喊不出口

    秦怀道见这人受了如此重伤还能跑这么久,实力不凡,刚才要不是飞刀偷袭,未必能拿下,并不急于上前,躲在不远处的暗影中观察,机会难得,倒要看看背后到底是谁?

    很快,有两人打着灯笼出来查看,看到杀手惊呼一声,一人上前,抱着杀手就进去,另一人警惕地探头出来查看,再缩回去,关好门。

    秦怀道等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再出来查看后上前,轻轻一推,院门被从里面顶死,院墙不高,秦怀道轻松翻过去,灵巧的落在院子里蹲着不动,小心观察,见房间里亮着烛光,有人在说话。

    说话声太低,听不真切,秦怀道借着院墙暗影掩护,踮着脚摸上去,来到门口附近,藏在暗影里竖起来耳朵,距离近了许多,听的真切,只听一人说道:“影子出手都失败,目标实力超出预估,必须连夜撤离。”

    “那他怎么办?”另一人声音响起。

    “如此重伤,根本不可能救活,给他个痛快吧,收拾一下,连夜走,否则谁也跑不了,快点。”

    “也好,影子,别怪我,规矩你懂。”

    秦怀道确定两人是同伴后不打算再等,猛扑上去。

    “什么人?”一道警惕声响起。

    秦怀道根本不废话,一刀猛劈,对方赶紧侧身闪避,秦怀道一刀劈空,并不着急,反手就是一个横斩,算准了对方会爆退躲避,一个健步窜上去,缩短距离,另一刀快如闪电般猛刺过去。

    “啊——”对方惨叫一声,看着腹部长刀,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嘴角翕动:“好快的刀,你是……”

    秦怀道根本不搭理,顺势一拧,将伤口扩大,再拔出来扑向另一人,对方察觉到危险后已经冲出去,速度很快,秦怀道速度更快,猛冲上去,追出院子,顺着巷子一路狂奔。

    对方发现了跟上来的秦怀道,加速逃走。

    但秦怀道力气异于常人,狂奔一段距离后对方气喘吁吁,秦怀道却没事一般,双方距离缩短,越来越近,对方急了,忽然停下,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在月色映照下看着有些疯狂。

    秦怀道担心有诈,也果断停下,严正以待。

    “是你?”对方声音带着几分冷漠。

    “聊聊,本官保证给你一条生路。”秦怀道提议道。

    “十万贯,好大的手笔,不过你的算盘要落空,我保证没人敢拿这笔赏银,聊就算了,因为在下怕活着,生,很多时候还不如死。”对方冷笑道,嘴里涌出一口黑血,瘫倒在地,没了生机。

    秦怀道冲上去查看,血中带着恶臭我,是毒。

    对方提到十万贯,显然是风雨楼的人,这些杀手对别人狠,对自己同样狠,这样的组织还真难缠,秦怀道摸摸对方身上,除了一点银子,没其他有价值的东西,秦怀道转身离开。

    回到之前的院子一看,那名中剑的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但还有口气,秦怀道上前直言说道:“你们是风雨楼的人吧?应该调查过本官,就该知道本官精通医术,咱们做个交易如何?本官救活你,并给你身份,放你走,你把知道的告诉本官。”

    “好意心领了,只有尸体才能让组织放心,家人才能活。”

    秦怀道不甘心地说道:“你就不想灭了风雨楼?本官保证救回你家人,并给一笔银子让他们后半生无忧。”

    “你是个好官,养活了秦家庄无数人,还收留赵家村,在下从小流浪,知道百姓不易,幸得风雨楼收养,风雨楼于在下有恩,死在秦大人之手,不冤。”对方说着头一歪,也没了生机。

    “流民,收养?”

    秦怀道目光沉重,咀嚼着这两个字,心中有了猜测,有养育之恩,加上严酷的纪律,这风雨楼还真是不好对付,但更应该取缔,否则自己不得安宁。

    一番搜查,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秦怀道拿回狗腿刀收好,走出院子,沿着街巷慢行,一边思索着,不知不觉到了客栈。

    大堂内,伙计睡眼惺忪地看着推门进来的人,认出是住店的,趴下去继续睡觉,秦怀道上楼回到房间,打开窗户通风,等迷药散尽后顶上门,关好窗,担心还有杀手潜伏在暗处等机会,不敢上床睡,藏在黑暗角落里打坐。

    直到天色放亮,秦怀道才上床眯了一个时辰左右,这才爬起来吃了点东西,打马离开,下午时分回到长安城。

    护国公府正门口,四名护庄队小伙看到秦怀道过来,眼睛一亮,纷纷围拢上来敬礼,对于给自己活命机会,传授自己战技的秦怀道,护庄队上下感激不尽。

    “参见少主!”四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免礼,府上最近没事吧?”秦怀道问道。

    “一切都很正常。”一人赶紧说道。

    秦怀道点头,翻身下马,将马缰绳顺手交给一人,叮嘱道:“带去马厩,让马厩的五叔好生喂饱,继续站岗。”

    “喏!”

    从府邸正门进去,府上正在忙碌的下人们见秦怀道回来,仿佛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一个个惊喜的纷纷行礼,发出衷心的问候,秦怀道一一还礼,不觉来到后院,荷儿问询匆匆过来,惊喜地喊道:“少主,您回来了,还以为还要几天,太好了,一路辛苦了吧?”

    悦耳的问候声像一只百灵鸟在叫。

    秦怀道回头一看,荷儿满身脏兮兮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嘻嘻,刚从工坊回来。”荷儿不好意思地说道。

    “怎么搞成这样,人手不够就多招些人,你只需要做好管理,度支就好,不要什么事都自己做,累死不说,还效率慢。”秦怀道关切地说道。

    “知道了。”荷儿笑嘻嘻地应了一句,心中甜甜的,眼中带着光,想到什么,补充道:“少主,您稍等片刻,我去厨房准备热水。”说着有兴冲冲地走了,在晚霞中宛如一只美丽的蝴蝶。

    秦怀道看着欢快的荷儿,心中戾气莫名消散许多,做人简单点,真好。

    回到卧室,将兵器放好,休息片刻后朝浴房走去。

    浴房内,荷儿正在兑热水,看到秦怀道过来,欢喜地喊道:“水温正好,荷儿伺候少主洗浴吧。”

    秦怀道已经习惯这种腐朽的生活,也不好拒绝,怕荷儿多想,张开手任凭荷儿脱下身上衣服,坐在大木桶里,感受着水温正好,说道:“几天没洗头了,帮我洗洗,府上最近没什么事吧?”

    “没事,都好着呢,正好薛大哥昨天送来了肥皂,很香,洗的很干净,少主真聪明,什么都会,用来洗羊毛也非常好,姐妹们都在夸,对了,还有,昨天拿一百块去东市,一下就卖掉了,今天上午又拿去一百块,大家排着队强,根本不够卖,要不要增加一些?”荷儿叽叽喳喳地说道,透着欢快。

    秦怀道被这份喜悦的心情感染,心情大好,笑道:“那就增加到两百块,不能再多,得吊着慢慢卖,东西多了不值钱,还得对外宣称东西制作不易,一天只能制作这么多,物以稀为贵,懂吗?”

    荷儿笑嘻嘻地说道:“不懂,荷儿愚笨,哪里知道这些深奥道理,但荷儿知道少主懂,听少主说怎么办,荷儿就怎么办,不用费脑子,多好。”

    一席话说的秦怀道既感动,又心疼,有个对自己无比依赖、信赖的小美女在身边,毫无私心,一颗心全在自己身上,这种感觉真好!

    “对了,薛大哥送来五万贯,还有一大批纸,还有罗府的罗大人也送来许多皮毛、布帛等值钱物品,库房都要堆满了,荷儿从未见过这么多好东西,咱们府上发财了。”荷儿笑嘻嘻地继续说道。

    “东西看好,以后有大用。”秦怀道叮嘱了一句。

    “哦,知道了,还有,贾管家那边改造的差不多了,说明天能完工,正愁不知道买什么家具,少主回来就不愁了。”

    “速度挺快,明天去看看。”秦怀道笑了,烧烤吧一旦开业,银子滚滚来,就不用再发愁银子的事,不过,酿酒也该提上议程,特别是啤酒。

    两人边洗便闲聊着府上的事,欢乐洋溢者小小的浴房。

    洗浴好出来,秦怀道先去了厨房吃饭,然后关在书房里回忆酿造啤酒和白酒的工艺,一一记录下来,然后设计菜单,马上就是夏天,主打烧烤、凉拌菜为佳,冬天再考虑火锅,不急。

    还有一份曲目单子,歌词得写上,回头一张桌子放一份,大家事先看看歌词,再听歌效果会更好,不过,只来得及教两首曲子,远远不够,最少凑够十首,还拿出哪首为宜?

    秦怀道陷入了沉思,一首首熟悉的曲子浮现脑海,又被排除。

    太朝前不行,太另类更不行,歌词不符合大唐需要也不行,会被有心人放大。

    很快,秦怀道选定一首《中国心》,这首曲子通俗易懂,唱出来民族的精气神,唱出了天下炎黄子孙对祖国的挚爱深情,但歌名不行,得改成《大唐心》,该死的求生欲!

    作为军人,秦怀道当然不会忘《血染的风采》,唱出那些为祖国的解放事业流血牺牲的战士,已经长眠不醒化作了山脉,英雄的血汇聚成了一首血染的风彩赞歌,荡气回肠,生动感人,让那些女孩来演唱最合适,不过,歌词中“共和国”三个字必须改成”大唐”,求生欲不能丢。

    一下子有了三首曲子,秦怀道不急了,将歌词写出来,找来那些女孩,先检查之前那两首学习情况,感觉掌握的不错,配乐也有感觉了,纠正了一些瑕疵让大家回头继续练后,开始教授新曲子。

    这一教又是半夜。

    第二天醒来已经不早,匆匆吃了点东西秦怀道就来到东市那个院子,水池已经挖好,太极阴阳图打造的不错,还没有蓄水,戏台子也建造完成,工人正在上桐油做防腐,贾有财看到秦怀道,赶紧上前行礼:“少主,您来了,正好看看。”

    秦怀道点头上前,戏台上面的藻井一看就是老手做的,很规整,卯榫契合严丝合缝,看不到毛边,深度也刚刚好,再看戏台下面几座,埋着四口大缸,跳上戏台吼几嗓子,声音效果不错,但距离差了些。

    负责打造的工头也赶来,一脸紧张地看着秦怀道,担心说出个“不”字。

    正在忙碌的人也纷纷停下,扭头看过来。

    贾有财见秦怀道一脸沉思状,担心不满意,小心问道:“少主,有问题吗?”

    “你在这儿喊几嗓子,我走远点听听。”秦怀道没有表态,叮嘱一句走开。

    待走出一定距离后打了个手势,贾有财赶紧吼了几嗓子,声音不够,秦怀道返回,打量着戏台子沉思起来,工头陪着小心说道:“秦大人,工匠们可是祖传的手艺,替宫里干过活,应该没问题,大人刚才站得距离有些远,超出常规,听说大人精通格物,制造,有什么不满尽管提,咱们马上改。”

    秦怀道目光落在戏台底座,四面墙的中间镂空一部分,还是用青砖砌的“福”字图案,倒也精美,心中一动,附身下去,从镂空位置往里面看到了大缸,心中有了主意,马上问道:“你是?”

    “回大人,草民徐老三,是领工。”

    “徐老三,戏台子做的不错,不过,本官有些地方需要调整,这大缸能钻孔不?”秦怀道直言问道。

    “能!”

    “那就好,记住,所有朝镂空位置的地方钻孔,鸡蛋大小即可,三排,每排三个,上下排列,一个九个,彼此间隔孔等同距离。”

    徐老三赶紧记下,答应道:“这么做声音会泄漏一些,不过大人要求,小的马上安排,今天内办好。”

    “大缸能收纳声音,形成低音共振效果,但也会导致声音太低沉,不容易分辨,泄露一些声音会浑厚,清晰,另外,需要打造扩音器将声音放大,放远。”秦怀道解释道。

    徐老三一听就两眼放光,意识到这里面有个技术问题,一旦掌握,将来受用无穷,赶紧问道:“大人,扩音器是何物?能否传授于在下?”

    “这有何不可?拿纸笔来。”秦怀道无所谓地说道。

    很快,徐老三拿来纸和笔,秦怀道沾墨画了一个喇叭,根据戏台子的大小标注好尺寸,对一旁看着的徐老三解释道:“用薄铁皮打造,小的这端连通插在大缸孔里,可以用布包裹外围,做好密封,大的这段从楼口出伸出来,不要太长,贴着墙面即可,不然不好看,每个大缸安装一个。”

    每面墙两个喇叭扩音足够,四面墙就是八个,足够将声音传远了。

    徐老三看着喇叭有些蒙,这么个简单的东西就能将声音传远,解决千古难题?但一想到民间传说关于秦怀道的神奇之处,这么大一人物,又是给自己做的戏台子,犯不着拿自己开心。

    不管能不能行,做好一试便知。

    如果有用,自己岂不是掌握了一门神奇之术?想到这儿,徐老三不淡定了,连声说道:“大人,小的这边去安排,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秦怀道想了想,叮嘱道:“先用木头做一个同等大小的模具,再用铁皮放上去敲打,确保每一个大小相等,表面光滑平整,不然声音不均匀,其次,铁皮结合部位烧红后敲打着一起,形成一个整体,不要有间隙,漏孔,全部做好后渗碳,提高硬度,能确保声音共振,洪亮。”

    徐老见秦怀道将关键处相告,心中大喜,感激地说道:“谢大人不吝赐教,此等秘术在下一定保守秘密,绝不外传。”

    “传出去也无妨,技术多些人掌握,才能共同进步,多打造十个送给本官备用,就当是传授你打造之法收取的酬劳,可好?”

    徐老三大喜,激动地说道:“十个算什么,在下多打造二十个,不,一百个。”

    “不用那么多,好了,尽快做好。”秦怀道摆摆手,示意徐老三离开后,对贾有财叮嘱道:“吃饭用的家具还没买吧?”

    “没有,就等少主来定夺。”

    “没买就好,我画了些草图,你拿去让府上自己打造。”秦怀道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份图纸递上去,上面是昨晚画好的桌子和方凳,简单,方便,好用。

    贾有财接过去一看,上面的东西看着怪怪的,从未见过,但见识过秦怀道的种种神奇本领后,毫不质疑,赶紧收好,秦怀道追问道:“跟我来。”

    两人来到旁边一排厢房,里面已经打扫干净,秦怀道说道:“将中间这堵墙砸掉,打通,两间连接在一起做厨房,还需要打造一些烧烤用的架子,图纸回头给你,隔壁房间挖个大地窖备用,用水泥和砖头砌墙,多放点水泥防水,防潮。”

    等贾有财答应后,秦怀道领着四处看看,哪里将来摆桌子,哪里挂灯笼,哪里需要增加一条石板路,哪里种些竹子,雅间挂什么门牌,桌子怎么留数字做台号,都仔细交代一番,这才离开。

    铺子就在附近不远,秦怀道过去看看,见排队的人不少,生意不错,也没人闹事,悄然离开,回府邸教大家酿酒,唱歌。

    范阳卢氏和风雨楼的报复随时可能爆发,必须抓紧时间安排好必须事宜。

    谁知道危险和明天哪个先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