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毒妃有喜,将军请入帐 第218章 曲秋的师兄

时间:2019-03-09作者:薄荷猫片

    萧璟月回到将军府,听完萧三汇报,目光黯了黯。免-费-首-发→【】【】【】

    少顷,淡声道:“随她去吧,你替我去办另一件事。”

    萧三走到萧璟月跟前,萧璟月微微低下头,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待萧三退下后,忽地转头朝墙头看去,冷声道:“出来。”

    “嘿!”墙的那头传来一道声音。

    紧跟着,一抹身影掠了过来,停在萧璟月面前。

    谷神医自以为丰神俊朗的拨了下身上刚换的新衣裳,问道:“有没有感觉到师父今日俊了许多?”

    萧璟月当做没听到,面无表情的问:“师父要去做什么?”

    谷神医挺直的背脊一垮,笑得有些猥琐的搓了搓手掌,“闲来无事,到大街上走走。”

    顿了顿,见宝贝徒弟心情似乎不好,贴心的问了句:“你这表情,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萧璟月嗯了声,“本将军也是昨日才知,原来谷神医竟对皇后有救命之恩。”

    一会儿师父一会儿谷神医的,谷神医也有些吃不准宝贝徒弟的心思了。

    谷神医揪了揪新衣裳,若无其事道:“都是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萧璟月却是苦笑,涩声道:“师父,徒儿向来敬重您,去不想连你也瞒着我长这么多陈年旧事。”

    谷神医的心咯噔了一下,看着萧璟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昨夜宫中发生的事情他听说了,之所以没有提,只是不想让徒儿难堪罢了。

    可好似这样做,也不太对啊。

    萧璟月没再理他,带着一身孤寂朝房的方向走去。

    刚从外面回来的曲瓷听到侍卫说萧璟月午饭没吃,晚饭也不吃。

    略一迟疑过后,亲自端了饭菜去房。

    别人萧璟月会不见,但因为曲绫和曲秋的缘故,曲瓷他是万万不敢不见。

    曲瓷将饭菜放到萧璟月面前,淡声道:“将军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还让我一个老婆子哄着吃饭。”

    萧璟月看了她一眼,执起筷著,慢斯条理的吃了起来。

    曲瓷坐在他对面,漫不经心的喝着茶。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房内安安静静的。

    不多时萧璟月便放下了筷著,轻声开口:“姥姥可恨我?”

    曲瓷一愣,放下茶杯,似笑非笑的看向萧璟月,反问:“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

    萧璟月没有吭声。

    曲瓷轻轻叹了口气,又道:“再恨你,我的阿秋也回不来了。”

    萧璟月低低道:“抱歉。”

    曲瓷摇头,“无需与我道歉,只要你好生待阿绫,便对得起阿秋了。”

    这几天她也想通了,她的女儿是为了萧璟月而死没有错,当这却并非萧璟月的意愿,说到底他也是无辜的。

    真正该死的,是那个女人和皇帝。

    可那个女人也死了,如今她还能恨的人,便只有那狗皇帝了。

    曲瓷抬眸看向萧璟月,冷笑道:“宫中的事老婆子我也听说了,萧将军打算如何?”

    萧璟月摇了摇头,没有立即回答,只是道:“姥姥能否与我说说,我体内这蛊的事?”

    江丞相虽知道曲秋因萧璟月而死,却并不知晓曲秋是如何死的。

    与其说萧璟月是在问蛊,倒不如说是问曲秋的死因更为确切。

    有些事情,既然打定主意要弄明白,便要问个清楚。

    想必,他的夫人也很想知道具体原因。

    “当年时暮差点儿战死沙场,阿秋那傻丫头就去找了她师兄,与他一道研究出这种蛊虫,想着日后再有意外发生,也可救时暮一命。”

    说到这里,曲瓷看了萧璟月一眼,“谁知后来这蛊没能救时暮,却成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催命符。”

    萧璟月一愣,“师兄?”

    曲瓷点了点头,“曲秋离开苗疆出去游方之前,拜了玉蟾使为师,她有个师兄,叫闻啸。”

    几乎是下意识的,萧璟月想到了淮河那个洞穴的主人,那个被村民们唤座“闻先生”的男子。

    “闻啸一直醉心研究蛊术,在这方面是个奇才。”曲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如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借魂蛊,便是阿秋当年和他研究锁魂蛊时弄出来的失败品,唯一一个培养成功的,便是你体内的这只蛊虫。”

    当年曲秋异想天开,想要让锁魂蛊也能用在男子的身上,便找到闻啸,让他忙一起想办法改变锁魂蛊的特殊性质。

    谁知后来能用在男子身上的“锁魂蛊”是研究出来了,可也弄出了一堆害人的借魂蛊。

    而且弄出来的变异“锁魂蛊”,也并不如他们想象中那般神奇。

    寻常的锁魂蛊用在女子身上,可起到气死复生的作用。

    变异的“锁魂蛊”,却是从饲养人身上抽取寿命,换被救人的新生。

    也正是因为用变异的“锁魂蛊”救了萧璟月,曲秋回到苗疆后,才会白了满头的青丝。

    曲瓷说到这里,悄悄的红了眼眶,哑声道:“我当年听闻消息往祈京赶,却已经来不及了,若非时暮先前偷习过苗疆禁术,及时的用自己二十年的性命换来了阿秋两年的阳寿,阿秋恐怕连苗疆都回不了。”

    夫妻俩感情深厚,都在不知不觉之中为对方打算着,不想最后却是忽略了年幼的女儿。

    让年纪尚小的曲绫,既失了母亲,又失了父亲。

    ……

    入夜,京城内,某座宅子里。

    灰亦跪在一名中年男人面前,低低道:“主上,属下打探清楚了。皇后生辰宴上,有一批黑衣刺客出现,道破了萧璟月的身份。如今满朝文武都在讨论着萧璟月的身世,东宫和兵部尚府也商量着对付起萧璟月来了。”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问:“可知那批刺客的身份?”

    灰亦摇了摇头,“属下不知。不过,朝中许多人都猜测,那些刺客根本就是皇帝的人。据闻,皇帝原本答应了萧璟月,待皇后生辰过后便放他和曲绫回镇南王府,想来那狗皇帝根本不想让萧璟月离开京城,才策划出这么一出戏码。”

    中年男子冷笑,“这倒像是皇帝能干出来的事情。”

    灰亦颔首,问道:“现在祈国开始禁借魂蛊,可要让我们的人暂且避避风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