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罗德的野望 第三十三章 布兰特的处境

时间:2017-10-08作者:残夜缺月

    烟夜的天空中乌云密布,将本应照耀大地为人们带来光明的银月遮挡了,让整个大地陷入了一片烟暗之中,偶尔闪过的雷电成为了唯一的光源。

    南山城,这是一座人口有六七千人的城市,比起有三日路程的深水港算不是大城市,但比起那些一两千人的小城来说,也算是一座很大的城市了。

    在南山城的北城门外,以及北城门内的部分区域都是贫民窑,这里是老鼠(贵族对于城市中不法之徒的蔑称)活动作为猖獗的地方,只要老鼠们不要将事情闹得太大了,贵族们都不会理会这些下水道中的老鼠,那些贫民的生死他们自然也不会理会。

    布兰特·雷利曾经是南山城贫民窑中的一员,为了不让自己的妹妹受到恶棍(平民和贫民对城市中不法之徒的称呼)的迫害,他在十余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名恶棍,经过数年的打拼建立了南山兄弟会,并成功的进军了深水港码头区,占据了码头区不少的地盘。

    作为一个拥有诸多地盘的成功恶棍,布兰特在整个深水港下层也算是赫赫有名,哪怕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也对这只下水道的恶棍略有所闻,这可谓正是风光无限之时,忽然一切就都变了!

    在实力雄厚的血手帮突然袭击下,占据码头区不少地盘的南山兄弟会战败了,作为南山兄弟会的首领和精神领袖,布兰特更是遭到了血手帮的疯狂追杀,完全是打算在深水港中杀死他,为了保住性命他无奈之下只好逃出深水港。

    作为深水港的领主,伊里亚?普森西是新生之母的十分虔诚的信徒,他十分讨厌有人在他的领地中非正常死亡,一旦查出有人死于非命,这位领主甚至会派出正式骑士来抓捕罪犯,不给罪犯一点逃脱的机会。

    血手帮这次袭击布兰特,没有半点害怕会杀死他,而是完全奔着能成功将他杀死这种态度来的,似乎并不将深水港的律法放在心上。

    因为血手帮的疯狂表现,让布兰特不得不选择逃出深水港,毕竟他可不想现在就死去,为了自己的妹妹,面对疯狂的血手帮还是躲一躲为好。

    一路向着自己的故乡南山城逃离,原本他以为一路上应该会风平浪静,却忽然遭到了本地恶棍的袭击,而且是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遭到袭击,这简直就是一种不可意思的事情。

    回到了南山城北城门内的贫民窑中,布兰特再次遭到了恶棍的袭击,这次袭击他的是曾经的下属,如今是本地恶棍领头人!

    布兰特跌跌撞撞地穿行在贫民窑的小巷子中,他闻着那几乎让人作呕的臭味,但疼痛让他无法理会那些臭味,不断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小巷,终于进入了一个熟悉屋子,那便是他曾经的家。

    将门用木棍插好,这算是简单的将门锁上了,进入最里面的里屋,布兰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缓缓打开,一时间浓郁的铁锈味被他嗅了出来。

    作为一个刀头舔血的人,他十分清楚这铁锈味是血的气味,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此时他的身上有着多道伤口,这其中有不少伤口因剧烈运动而崩裂,鲜血将白色的亚麻布绷带早已染红了。

    “轰隆隆……”

    又是一道雷鸣声响起,紧接着“噼里啪啦”的雨滴声响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加密集,听这声音应该是下大雨了。

    “下雨了,我留下的痕迹会被大雨洗刷掉,这下那群叛徒想要找到我就需要耗费点时间了,希望那个家伙不要想起曾经来过这里。”停止了所有动作,待仔细听清出屋顶传来的声音后,布兰特心中暗道。

    “嘶!!”

    躺下身子,刚刚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布兰特忽然之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是刚刚地动作扯到伤口了,此时那被扯到的伤口,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

    当他解开衣服伤口的情况时发现,包裹着这伤口的绷带已被鲜血染红了,而且还有鲜血从绷带上浸出,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他必须想办法将血给止住。

    这时,他想起曾经父亲藏了一张兽皮纸,虽然他不知道那张兽皮纸有什么用,但他看见父亲那么一副宝贝和紧张的模样,就知道那一张兽皮纸并不简单,就算并没有什么用,但至少也能捂住伤口减少鲜血继续流出。

    想到这里,布兰特很快在将一块木板掀起后,便成功将那一张兽皮纸拿到手了,刚在兽皮纸上擦拭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来到了一处神秘之所,那里有着一座晶莹剔透的祭坛。

    在这一处神秘之所中,布兰特了解到其中的一点信息后,便想到了让自己脱离困境的方法,还能让自己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而他付出的只不过是一柄不怎么用得上宝剑。

    为了能够成功夺回自己的一切,他将签订契约者的实力限定在无阶者,为的就是避免触犯深水港的律法,毕竟深水港对正式骑士级以上的强者是有潜在规定,不能参加任何恶棍和恶棍的争斗,避免出现不平衡的局面,让深水港烟暗中的秩序崩溃。

    与罗德签订契约实属无奈之举,他本想找一个实力强大的准骑士帮助他,但问题是无阶者的数量在太少了,他没有找到能达到要求和他签订契约的合适人选,便只能选择一个想来并不是很靠谱的少年。

    签订契约之后,布兰特从神秘之所出来,隐约见到一人躺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地上,这顿时就将他下了一大跳,之前在这屋子内可只有他一个人,什么时候忽然间就蹦出来了一个人。

    “难道是?”忽然间布兰特有了一个猜想,自己身旁这人便是与自己签订契约的人,也就是之前与自己交谈的那个少年了。

    忍着伤口的疼痛,布兰特凑到眼前那道身影的面前,当他隐约看见那人身上的服饰,以及其手上精美的单手剑时,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居然是一个贵族!”布兰特脸色难看,声音有些嘶哑低沉地叫道。

    他十分讨厌贵族,那是因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