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罗德的野望 第三十一章 训练和药浴

时间:2017-10-08作者:残夜缺月

    西部荒野,亚德里恩小镇的街道,一大一半大两道身影正来回交错,“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周围有不少人正很感兴趣地看着。

    两天前从摩多海的墓地回归后,伯特开始对罗德进行战斗技巧和经验的训练,首先是先要从**使用学起,这是最为基础和重要的。

    经过了两天的**使用学习后,罗德开始第一次与伯特交手,虽然两人都只是用的木剑,但两人还是十分的认真对待。

    两人的木剑有很大的不同,伯特的木剑更大好似是一把重剑,而罗德手中的木剑则细小一些,类似于贵族佩戴的单手剑和精灵长剑,这使得用不同剑的两人在战斗中会发挥各自的优点。

    “唰!”

    随着木剑斩下,一道破空的声音响起,剑直直地斩向自己的左肩,见此情形罗德冷静地挥剑斩出,直接将那柄攻来的木剑磕开,使得自己免受了攻击的同时,木剑又直直刺向身材高大的伯特。

    身体向后倾斜,同时退后一步,伯特的右手一翻转,木剑顺势向一挑,直接就磕在刺来的木剑,然后剑刃搁在罗德的脖子边,手没有一丝的颤抖。

    看着搁在直接脖子旁的木剑,罗德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他当时手中还有木剑也许还能够挡下来,但他的木剑却被伯特给挑飞了。

    将搁在罗德脖子旁的木剑放下,伯特带着赞赏目光地看着罗德,道:“罗德少爷你的战斗天赋很强,不过才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居然能够在我手坚持这么久,要不是我没有控制好力道,估计还得一会儿时间才能将你击败。”

    轻轻地甩了甩右手,揉了揉右手的手腕,罗德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他微微摇头道:“还是差得太远了,如果不是肯斯叔叔限制了自己力量,我哪能与你交战这么久,不被一下解决掉就算不错了。”

    “说起来也有些奇怪,罗德少爷你在使用单手剑面天赋很强,但在使用巨剑、重剑和骑士剑的天赋却很普通,而且实力还有着比较明显的变弱,难道你只适合单手剑这一种**吗?”伯特对此有些奇怪,罗德在单手剑的天赋太强了,其他几种剑类**与之相比差距巨大。

    “或许我更适合使用单手剑吧。”罗德将掉落在地的木剑捡起,熟练地挽了一个剑花,他对单手剑有着莫名的熟悉感,而其他剑类则不会有这种感觉,仅仅只是比赤手空拳好一点。

    “可能吧,这或许就是天赋,就好像是施法者的天赋一样。”伯特也点头的赞同道。

    曾经伯特心里很抵触罗德,不过如今已经开始渐渐接受了,虽说目前达不到西波那样的高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极有可能取代和超越。

    “对了,罗德少爷。”伯特这时又道:“父亲让我今天提早结束训练,说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药浴。”

    “那药浴的效果明显吗?”闻言,罗德稍稍有些疑惑,他前几天听老管家说过药浴,但并未有去深究和询问,连西波的记忆里关于药浴的事情也有些模糊。

    距离一次药浴已经是数年前的事情了,伯特在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后,这才开口说道:“药浴的效果很明显,对于剧烈锻炼过后使用效果更加明显,不过泡在药水里面的时候,身体会感到十分剧烈的疼痛。”

    说到这里,伯特或许是担心罗德害怕,于是便安慰道:“不过不用担心,那疼痛是药水发挥作用的自然反应,只要努力忍一忍就过去了,以后泡多了你就习惯了。”

    听着伯特的话,罗德对于这个药浴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他倒是不会害怕泡在药水中的疼痛,对他而言比起死亡痛苦并不算什么。

    提前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罗德向着城堡的方向走去,在镇民们恭敬地问候中他回到了城堡之中,这时老管家早已经在等待他了。

    “罗德少爷请跟我来,药浴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见到罗德回来,老管家很直接地说道,说完也不待罗德回答,便向着城堡的浴室走去。

    “看来这药浴是要在浴室中进行了。”看到老管家的行进方向,罗德心中开始猜想到,对于能够提升自己身体素质的药浴,他肯定是不可能会拒绝的,于是自然而然地跟了去。

    还未进入不算宽敞的浴室,罗德便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当他达到浴室的入口时发现,此时浴室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木桶,这巨大木桶就是用来泡澡的,而如今木桶中正冒着淡淡热气,同时更为浓郁的草药味从木桶中传出。

    罗德来到这巨大的木桶前一看,里面全是一片漆黑且发出草药味的药水,于是他对着老管家问道:“这就是药浴的药水?这药水使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这些药水大多都是有草药熬制而成的,其中很多材料单凭我一个人难以采集,只能在代利斯城中的炼金店中才能买到,而且价格并不便宜。”老管家答道。

    “怎么使用?”罗德再次问道:“直接脱了衣服进去就行了?”

    这次老管家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便准备看着罗德进入木桶中。

    将所有的衣服脱去,罗德并没有测试这黑乎乎的药水有多烫,又或者是还有其他什么特别之处,很直接地就进入木桶中坐下。

    一时之间,罗德只感觉被药水没过的部位都是火辣辣的疼,这药水的温度看去并不算高,但当他实际进入了木桶中才发现,这药水的温度不是一般的高,这几乎快要将他的皮肤给烫熟了。

    疼痛并不仅仅来自于药水的高温,还有黑乎乎的药水有类似于盐水一般的效果,将原本就似乎被烫熟的皮肤给腐蚀了一遍,疼痛更加剧烈和严重了。

    使劲地咬着牙,双眼死死地闭着,罗德承受着身体传来的莫大疼痛,因为这疼痛他脸色十分惨白,汗水一大颗一大颗流出和掉下,片刻便已是满头大汗!

    才刚刚进入木桶中没多久,罗德就感觉到了无比剧烈的疼痛,但这药浴并没有结束,这些疼痛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