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厨神的投食系统 第66章:柳原家

时间:2018-08-12作者:千回转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柳原宅。

    作为县区域响当当的黑道家族,这一片被园林环绕的欧式别墅楼,一直是‘山田锦会’权力的中心。

    与陈氏的低调内敛不同,柳原宅的奢华,从楼群正门广场上的喷水池,那个看似纯金铸造、持壶倒水的女性天使上,就可见一斑。

    “搞得这么奢华,难道像迪拜土豪那样,连马桶都是金子的?”

    夏安不禁吐槽一声。

    他手上,一左一右,正提着两个厨具箱。

    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么,则是给前头的北山淳提,当然,被拖来干苦力的,还有科系第一的女天才,上杉丽,她同样提着两个大箱子,目不斜视,跟在了陈耀国的身后。

    没错,昨天北山淳亲自到店,告知夏安有这么一件工作,而且提到了学园长陈兴德。

    夏安无法拒绝。

    而让他心甘情愿跑这么一趟的,却是餐厅临时工文车妖妃,在北山淳走掉后,向他随口所说的一句话:

    ‘最近传出死讯的大佬,除了这个极道枭雄,还有其他人吗?如果没有,那我可能推测到我那位朋友要露面的地点了喔。’

    那位朋友,指‘火之车’。

    一个带来死亡和不详,要将罪恶的灵魂,拘禁到冥界的使徒!

    对他,或者说它,夏安始终心怀念想,念兹在兹。

    不是对他本体。

    而是对他的火属性力量。

    所以,他的御魂,到底能不能帮助自己加强‘火候’?眼看开学季迫在眉睫了,常规方法行不通,夏安只能靠氪金和一些小小的帮助。

    陈耀国、北山淳。

    夏安、上杉丽。

    一行人抵达柳原家豪宅的同时,广场正对面的楼层里,某一层的落地玻璃窗,夕阳中隐约可见人影。

    “到了啊。”这名乍一看面貌,岁数大抵跟夏安相似的青年,嘴角流露出一丝很奇怪的期待,“死人的葬礼,活人的会餐,好像丧葬习俗一直如此,代代传到了如今。可是,活人的葬礼,死人参与会餐,可曾有人见过?”

    咚咚。

    这时,有豪宅仆人敲门并走了进来,在青年近前躬身说道:“金泽顾问,少爷和小姐请您过去,一起迎接神奈川名门的陈主厨、北山教授。”

    金泽八云点了点头,“我这就过去。”

    一路上,仆从纷纷停下向金泽八云行礼,倒不是因为金泽八云颜值奇高,而是他身份尊崇,柳原拓磨死之前,亲自点他为‘山田锦会’的最高顾问,并全权主持柳原拓磨本人的葬礼,甚至连他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无插手的余地。

    在豪宅正门,金泽八云微笑很有风度向陈耀国、北山淳一行问候的时候。柳原拓磨的子女,面色都不太好看。

    没人希望在自己主家,被一个外人压着。

    可是父亲柳原拓磨留下来的亲信,被称为‘山田锦会之虎’的最强打手,正面无表情,立在金泽八云身后,俨如一个恶煞门神。

    他叫吉原宏昌。

    集剑术、空手道和现代搏斗术一身的近战大师,据山田锦会内部的传说,他有一次拔剑甚至快过了敌人的子弹,砍下了目标的脑袋,后来被警察追查整整一年最后因为证据不足才被放过。

    但这么一个武力奇高的黑道头目,对陈耀国、北山淳同样投以尊重的视线,就可想而知厨师这行在这条世界线,是多么有前途。

    “会餐的主餐厅,就在这。”

    金泽八云领头,将一行人带到某栋楼的第二层,这里简直就是某某五星酒店的宴会大厅,宽敞得不像话,灯饰、地毯、桌椅和桌上已经备齐的餐具,等等,让夏安再度刷新了对土豪的认知。

    看来混黑道,似乎比当主厨什么的,有钱途?

    “会餐的菜目,就劳烦两位费心了。”金泽八云对北山淳、陈耀国说,笑容叫人如沐春风,“柳原先生生前对我再三叮嘱,他葬礼的会场,一直要主打中华料理,因为老先生对自己学厨艺却半途夭折这件事,一直引以为人生憾事,所以他想死后回归冥土,重新操起这份职业。”

    他对列队站成两排,一排男、一排女的豪宅仆人,拍了拍手,众人顿时低下头表示顺从。

    “这些仆人,两位主厨可以随意使唤。”

    说完,金泽八云干净利索的走掉了,吉原宏昌像是影子跟着他。

    柳原本家的子女,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看起来情绪不高,强颜欢笑和北山淳、陈耀国寒暄了几句,纷纷离去。

    夏安、上杉丽惨遭无视,没一个搭话的。

    不过,夏安倒不觉得无聊。

    因为他在期待一个人。

    他时不时想,如果‘火之车’出现的话,会以何种闪亮方式登场。

    而同时这场备受市民关注的大佬葬礼,也有夏安值得去发掘的趣味点,比如柳原家的三子一女。

    一句话,关于那个位置的明争暗斗,已经开始了。

    柳原家的老大、老三,彼此不对付,看对方的眼神都颇含煞气,这点夏安观察到了。

    老二呢,戴黑框眼镜,斯斯文文,一副学术研究者模样,对黑帮老大这个位置显然并无兴趣。

    幼女就更奇怪了。

    坐在轮椅车上,由一位老妇推来,身穿黑色的裙子,神色恬静,眼睛呆呆的,夏安观察许久才肯定她是个失明残疾人,行动不便这才坐了轮椅车,而不是腿脚不行。

    更奇怪的是,柳原家幼女那双呆呆的眼睛,始终放在北山淳、陈耀国身后的夏安这。

    这让夏安有一种被高空审视的感觉。

    或许,幼女不幼?

    外表是个合法萝莉,实则岁数跟自己差不多,或者比他大?

    制定会餐菜目这事有两位大佬,接下来,夏安和上杉丽可以自由活动,和上杉丽没什么可聊的话题,他问了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而后开始在柳原家豪宅闲逛起来。

    不知不觉到了一间全玻璃结构的画室。

    走廊上的墙壁,每隔两三步,就有一幅色彩艳丽的油画,画技相当的不错。

    对于绘画者有一些好奇,柳原家这是谁有如此艺术天赋呢,夏安刚要对半掩的画室门走过去,就听到一阵争吵声。

    “小葵是绝对支持我这个做大哥的!”

    “你做梦!哈,你这个蠢货也不想想,平时你怎样对小葵冷言冷语,是我这个二哥,给她买玩具,给她请最好的油画老师……”

    呃。

    争位这种狗血戏码,电视剧上夏安实在见多了,正要扭头悄悄走掉,突然,一阵诡异感让他忽地停下脚步,直觉反射地,视线向长廊某个阴影角落扫去,恰好捕捉到一只惊慌逃掉的老鼠影子。

    夏安:……

    所以,豪宅干干净净,为什么有老鼠?

    假如狸猫在就好了。

    一想到这,夏安自己就好笑,不对啊不对,狸是狸,猫是猫,猫抓老鼠能力强,不代表狸猫也这样,不知道那废喵在家,有没有被文姬好好看管?

    狸猫、文车妖妃都没带上,夏安突然间后悔。

    因为他也隐隐察觉到这座豪宅,或者不如说,这场葬礼,味道不对劲了。

    迟疑了一下子,还是转身拿手机,准备给北条千鹤打电话。

    预知危险先搬救兵总没错。

    苟字当头!

    可不能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