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厨神的投食系统 第32章:阿黑颜

时间:2018-07-12作者:千回转

    ,精彩小说免费!

    夏安:“我……”

    看到一碗稀有的‘红豆饭’,就这样被抢了去,说不恼怒那是不可能的。

    但张张嘴,又奇怪的没喝止。

    眼里还掠过一丝不可名状的异色。

    想到前面自己的一度犹豫,夏安觉得,他抛弃‘妖物食材’顾虑就此吃下去的概率,微乎其微。他一向很苟很惜身,如今北条千鹤也算替他做出了选择。

    哟。

    这算是小白鼠自己撞到了笼子里?

    北条树生看着啪嗒掉眼泪的孙女,不由地上前,抓她肩膀,一阵猛摇:“醒醒,醒醒啊千鹤酱,不就是一碗普普通通的红豆饭吗?”

    “喂,真的很普通吗?”夏安强忍着笑。

    “……”

    北条树生语噎。

    发光。

    这普通吗?

    而且,那种光芒,可不是什么人为化学物理手段制造的,比如什么‘荧光粉’、‘珍珠粉’,没看到一个强大的地缚灵都因此得到超脱了么。

    夏安盘坐着,看案几对面的少女,大快朵颐。

    不难看出北条千鹤,确实像那些名门世家的大小姐,但和大姨妈电视剧情节里的叛逆大小姐又不一样,严格讲,她更像个受训过后的女战士,坐姿一丝不苟,即便吃的掉眼泪,食欲囚笼大崩解,她那副吃相也没多么粗鲁。

    一套红白相衬的巫女服,大小合适,披肩的黑发柔滑如绸缎,再加上平放在身侧的一个大琴箱,仿佛学校合奏部社团的学姐。

    很快,一碗热腾腾的红豆饭,被她消灭干净。

    只不过,巫女此刻状态不对劲。

    娇嫩的面孔,被不断溢出的汗珠子打湿。

    眼瞳漫上一层水雾,似哭非哭。

    放下筷子后,她的小舌头,还不甘心追逐余味钻了出来,轻轻舔舐嘴唇,甚至手还抓了上去。当被唾液浸湿,滑溜溜的,好似一条小巧粉色小蛇的舌头,被两根手指夹住的时候——

    呜唔!

    巫女眼珠子微微上翻,一丝水渍在嘴角清晰可见。

    夏安虎躯一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阿黑颜?喂喂喂,巫女小姐你表情彻底崩坏了啊!

    这回北条树生也不摇晃孙女肩膀了,气势汹汹质问夏安:“八嘎呀路你个臭小子,到底给我孙女吃了什么?!”

    夏安眼神纯洁地摊开手:“我也不知道……而且,是她自己吃的。”

    这时,北条千鹤手撑案几,摇摇晃晃的要站起身,可膝盖还在半屈伸状态她就触电似的,浑身抖了下。

    于是夏安眼睛顿时睁大了,敏锐瞧见两滴液体,洒在了鬼屋的榻榻米上。

    空气瞬间都变得暧昧了般。

    卧槽!!

    出、出水了?

    定睛一看,还好,还好,夏安捏把汗,是汗液,并不浑浊,没有不明气味。他对自己这狗鼻子还是有点信心的。

    不过,巫女小姐情况实在说不上好。

    连走路都颇为费力,也好在红色的巫女袴裙,足够长,到脚踝位置,否则打摆子极为狼狈的双腿,就要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

    北条树生不善的剜了夏安一眼,就追随孙女下楼去。

    夏安也站起来,舒展腰肢。

    结果,还不错,照试吃白鼠的反应,顶多算‘药量’过大。

    他收拾了碗筷装进食盒,也下楼去,狸猫恹恹不振站在他肩膀上,夏安一见乐了:“傻家伙,怎么了?”

    “夏安,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呃,你指哪个女人?”

    “那个巫女啊,她太能吃了,我非常不喜欢她。”狸猫在北条家二人背后打小报告,“明明说好留给我的……”

    夏安差点笑喷,什么叫能吃,不就一碗饭嘛,没必要这样损一个高挑苗条的少女。

    啪!

    给狸猫一个爆栗,“没点志气!”

    “刚刚别人抢的时候,你怎么就哑巴了,去跟她抢啊!”

    这下,狸猫头垂的更低了,嗫嚅和不甘心地说:“可、可我打不过她啊……”

    嚯。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你那个什么变化之术,能顶多少下无双斩鸡?

    下楼到公寓门,意外的是,北条家二人并未离去。

    北条千鹤像恢复了,脸颊染了片绯红,背后的大琴箱应该扔进了车后备箱,和北条树生守在汽车旁,似乎在专门等夏安。

    被少女异样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夏安倒坦荡的很。啥叫君子坦蛋蛋,他这样就是了。

    北条树生双手环抱,道:“小子,听说你是个厨师?”

    “我是。”

    夏安颔首。

    “那巧了,我和千鹤酱出门很赶,早餐都没吃,现在都快中午了。”说着,北条树生坐上了驾驶位,向夏安招手,“你有自己经营餐厅吧,上车,领我们过去。”

    所以,顺道拐了两个奇怪的食客?

    夏安坐上后排,上车前车窗太黑他没看清前座有没有人,下意识地要钻后座,没料到北条千鹤正在邻位,用幽深看不出情绪的眼瞳,静静地凝视他。

    “……”某种意义上这比神崎千枝子的注视,还来得渗人。

    车子启动后,视线也没挪开的迹象,夏安忍不住了:“北条小姐,你吃了我的‘红豆饭’,有何评价?”

    一句话破防,暴击。

    北条千鹤眼瞳颤了颤,总算挪开了视线,沉默一会才说:“我没有,吃出味道。”

    夏安正要敲个问号,她继续道:

    “因为,我的舌头,我的口腔,甚至我的身体机能都麻痹了。”

    巫女侧脸一本认真。

    “所以说?”

    “所以我隐隐懂得,为什么你的料理,能够摧毁鬼物了。”北条千鹤继续认真脸,“连我,都抵抗不了,那肯定很厉害。”

    这时,汽车连续驶过几条减速带,车厢产生颠簸,两人的腿突然性的磕碰了下,力道很轻,可是夏安怎么觉得北条千鹤笔挺的坐姿,忽地软了一些,她也侧过脸盯看车窗外。

    “到了——”

    汽车停靠在‘藤原家’泊位上,夏安刚推门下车,就听一个朝气阳光的嗓音打招呼:“夏安桑,你终于来开门营业了吗,我可在这等了整整一个早上啊。”

    是浅野纯。

    那个j3联赛替补都打不上的职业足球运动员。

    等了一个早上?

    听着不似恭维的言语,下了车的北条树生、北条千鹤,彼此对视一眼,目中的好奇、期待更多了。

    夏安拿钥匙开门,准备营业事宜,北条树生却抓着浅野纯,在吧台前闲谈起来。

    “这家餐厅是那个小子开的?”

    “您是指夏安桑么,哈哈,其实他只是个打工的主厨,但藤原老板很信任他的,可以说他是店长也没错。”浅野纯笑容阳光。

    “厨艺、风评方面呢?”

    “要不是我还要去基地进行恢复性训练,我宁愿一天三餐在这解决,虽然价格小贵了点。”小年轻摸着头。

    “这样么……”

    北条树生翻看小巧的菜单板,上面菜式不多,二十几道的样子,以中华经典菜为主,不过也有些改良融合流派的菜式,比如‘盖浇饭’、‘蛋包饭’这些。

    价格,就如浅野纯所说,没有低于2000日元的。

    贵!

    眼角隐隐抽了一抽。

    北条神社经营状况不好,他这个神社神官,还要四处拉生意赚幸苦的香火钱,在外面要是没老板请客,他偶尔也就吃个一千多日元的拉面,小小奢侈一把。

    当然,这也是绝大多数霓虹的日常,每餐每顿动不动就大几千日元?不可能,不存在的。

    夏安披了围裙站在开放式厨房里,心下啧了声,三人挤在吧台前的热闹挺罕见,生意在他就任主厨这个礼拜算不错的,“三位,要吃点什么?”

    浅野纯在纠结吃哪样。

    北条树生在纠结钱。

    巫女却很干脆的举手:“我要吃你最拿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