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禁域 第九百八十章万里驰援

时间:2018-08-07作者:浮生

    浮生的太古轮回道,凶名远播,不知有多少天才俊杰,强横典者,被代表着轮回奥义的混沌洪流轰击,身死道消,灵魂堕入轮回,无限沉沦。

    天一门的姚正一敢摆下杀阵请浮生入瓮,是因他知道浮生的太古轮回道被尊者斩去,无法施展,否则以他那微末的修为,即使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找浮生的麻烦。

    花落尘敢摆下杀局,阻截浮生,也是早先有烈阳教强者推算到了此事,否则即便是联手叶清影,她也没有一成的把握。

    如今轮回再现,混沌依然,花落尘与叶清影在千分之一个刹那间就已经沟通,相互对视之间,不约而同的收敛气息。

    那巨大的佛像,原本正要以双掌合杀林雨缘,在此刻竟是放弃了到嘴边的肉,当空一震,打开一条不知通向哪里的通道,耀光一闪,花落尘便已不见踪影。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随着花落尘遁走,曜日、佛像、金光,全部消散。

    而另一边,叶清影的速度更快,掀起一道水汽阻在身后,沧海翻转,巨浪连连,几个起落便卷走了漫天水汽,消失无踪。

    两女一走,空间压力骤减,被破坏的天地也在玄黄大世界的守护之力下迅速愈合,只几个呼吸,九天罡风层便被修补如初。

    浮生与林雨缘相视一眼,总算松了一口气,背靠着背颓坐在奈何桥上,眼看着九天罡风层被彻底修补,骇人的混沌洪流被阻隔在天外,白光一闪,一座莲台落在了不远处的凛冽风流中。

    “这两个小丫头还真是强呢。”

    来人赫然是长宫,警惕的张开神识感知方圆千里之后,长宫才敢松懈,道,“如果正面对上她们两个,怕是我也没有几分胜算。”

    “长宫!”林雨缘见到来人,眼前一亮,“你如果早些来,跟大哥联手施展太古轮回道,肯定能将她们两个彻底轰杀!诶,对了!大哥你的太古轮回道不是被三长老斩去了么?”

    长宫本来还有话要说,听到林雨缘这番话便闭上了嘴巴,像是看白痴一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才看向浮生。

    浮生自然知道长宫的疑惑,他一定是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都是绝世强者的弟子,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对此,浮生也只能耸耸肩,解释道:“刚才的混沌洪流不是我施展的,如果我能施展太古轮回道,你从一开始就能坐在一旁,拍着手看好戏了。”

    “是么?”林雨缘似乎是明白了一些,挠挠头不再说话了。

    “走!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

    “……”

    不多时,三人便已经脱出了九天罡风层,进入到天月国境内,已经是拜月教的势力范围,便是烈阳教的强者也不敢硬闯。

    虽说分别还不到半年,浮生可谓是历尽千辛,重逢长宫,千言万语,不吐不快。

    小半年的时光,长宫已经彻底融合了生死簿,并且依靠这份力量打破天门,修成了典成境二星,不死之身,而且对于空间法则的感悟也趋于完美,只差临门一脚就能再下一城。

    长宫的突飞猛进,主要还是靠鬼医派积蓄的力量,鬼医鬼医,顾名思义,这一派还是通晓一些岐黄之道,君臣之礼。

    虽说鬼医派的成就比起药王谷和药家,还是差了一大截,但阴十三生前就是一位六星炼药师,似乎他也预见了日后鬼医派易主一事,早早的备下了一批丹药,可以帮助长宫一直修炼到典成境巅峰。

    “这段时间你的故事,我也听了不少。不过,不久前听到你被铁血刀锋斩去本命神通,我还是很惊讶。”

    说罢了自己,长宫再看浮生,忧心忡忡,“你的太古轮回道,十分特殊,你虽然只是半步王者,却早已将此道修炼到王者境地,修补起来也十分的麻烦。此事,在铁血刀锋三千万年的历史中也绝无二例,我这里有几颗丹药,应该对你有些帮助。”

    说着,长宫取出一枚骨雕小瓶递给浮生,又道:“此次我能万里驰援,将你解救,还多亏了拜月教的艾兰姑娘。这里有几件,是我从鬼医派库房挑出来的珍品,你便拿去,赠予艾兰当做谢礼。”

    即使浮生与长宫是这世间唯二修炼太古轮回道的典者,在这份境界,也不可能心有灵犀一点通。

    再者,浮生也不愿跟一个糟老头子心有灵犀。

    但拜月教的势力遍布天月国及周边区域,在九天罡风层浮生与花落尘相遇时,就已进入拜月教的视线,艾兰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已经进入拜月圣山的长宫,传达了这一消息,才有了长宫万里驰援,以混沌洪流吓退花落尘与叶清影。

    “原来是艾兰。”

    浮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推脱,便将那几件典器收入囊中。

    此次明桂女皇寿宴,浮生是一门心思的要做主角,至少是年轻典者的主角,反而是长宫,他本身就是白骨大帝的传人,无需宣传也能名动寰宇。

    不过,这几件典器肯定是不够的,拜月教门徒无数,弟子众多,艾兰只是其中之一,救命之恩是一回事,但浮生还要雨露均沾,这才配得上主角的身份,不至于被其他年轻典者盖过风头。

    长宫自然也通晓这些道理,随即道:“此次明桂女皇的寿宴,不知多少年轻典者要出风头,争主角之位,夺主角气运。玄黄各大帝国、商会,乃至周边的星球世界,也要借此机会大发横财,早已将货物运送到天月国。我来的时候便看到许多年轻典者选购奇珍,此时天色尚早,我们便去看看吧。”

    明桂女皇一纪之诞,几乎是这几千年来玄黄大世界最大的一件事了,前来贺寿的典者不仅是玄黄大世界的人族,诸天万域,寰宇万族,不知多少典者慕名而来。

    连帝江那种级别的人物都没有例外。

    此事,也将天月国的市场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几乎所有的商号、店铺,营业额都暴增数倍乃至数十倍,走在热闹喧嚣的大街上,一时间浮生还以为仍在云岚星太一城,不禁唏嘘。

    浮生手中还有四十亿纯阳丹,长宫虽然是一派之主,但鬼医派毕竟是在天林国,即使在神木宫一役中收获颇丰,流动的资金也只有百十来亿纯阳丹,还要照顾到数万徒众。

    好在鬼医派只四五万年的历史,没有什么太上长老团,否则长宫可以动用的纯阳丹药还要再缩水一份。

    所以,长宫为浮生带来了五十亿纯阳丹。

    “近来,罗生门咄咄逼人,锦绣山庄也在广收门徒,虽然一时间还没有大的冲突矛盾,但一战在所难免。”长宫说到这里,不免叹息。

    若非景绣衣之死,鬼医派与锦绣山庄本可以成为最牢靠的盟友,共同对抗罗生门,不说称霸天林国,至少也能稳居金华城。

    景绣衣死后,景陌上一反常态,不仅与紫月尊者联手,为了扩张更是不择手段,吞并了许多商会,剿灭了不知多少典宗,磨刀霍霍,想来早已瞄准了鬼医派。

    “好在,百花谷频频示好,这对于罗生门和锦绣山庄是一股无形的威慑。”长宫眉头舒展开来,沉吟一番,才问道,“景绣衣真的死了么?以太古轮回道的力量,哪怕是一缕残魂,也是有可能复生的。”

    此事是景陌上心头之痛,亦是浮生不愿提起的伤,果然,此言一出浮生的眉头就揪作一团。

    “恩。”

    浮生含糊的点点头,不愿多说。

    真正的审判之枪,足矣秒杀皇者的天威利器,景绣衣毫无生还可能,或许那一刻的一线生机,也只是老天给浮生开的一个玩笑。

    又或者,是为了布置下一颗棋子所施展的障眼法。

    “不管怎么说,景伯母和紫月的矛头对准了我,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此次云岚星之行,就有天一门王守一受命造谣,将我陷入众矢之的。王守一还说,紫月有一弟子,身份隐秘,也已暗中行动,想来不久后就会浮出水面。”

    浮生说到这里,停下了脚步,透过川流的人行,看到了街边一个小店中的一道身影,不由一笑。

    这是一家收买玉石珠宝的铺子,这种店铺在北方的国度很少见,偌大的天林国金华城中也只有一家,不过在天月国就很常见了,富庶的资源以及阔绰的典者,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就吸引了不少典者,其中更不乏王者。

    “真是冤家路窄啊。”

    浮生苦笑着摇摇头,大步走了过去,悄无声息的站在一位正在挑选宝石的顾客身后,不动声色间,已经借助岁月史书的力量封锁了空间。

    “王守一!很久不见了!”

    做到万无一失,浮生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咧嘴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