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禁域 第八百二十五章轮回烙印

时间:2018-05-28作者:浮生

    “那是谁?是无天吗?”

    浮生的前世龙胤,曾参与过神魔之战,虽然当时他只有尊者的修为,与八大魔宗的八位魔门大帝都交过手,更直面过魔尊无天。

    别看戚长恨和卜天残这幅挫样,当年可都是凶极一时的魔门大帝,连神邸都要避让三分,唯一能统携他们的只有无天。

    即便是在今天,浮生降服了戚长恨的情况下,若是无天出现,戚长恨也会立刻改换门庭,回归魔尊麾下。

    “当然不是了,如果是无天大人的话,又怎能容我被封印。”卜天残把脑袋摇成拨浪鼓,“那是一只天魔。”

    砰!

    卜天残话音刚落,就横着飞了出去,浮生赶忙张开五指,摄住了狂暴的戚长恨。

    “大人!你松开我,这小子就是欠揍!”戚长恨咬牙切齿,骂骂咧咧,“卜天残,你是在逗我吗?天魔,早在始祖人族之前就灭绝了,老子入魔道两千多万年了都没见过一只天魔。还天魔,这世上若真有天魔,起码都有三亿岁了,你去问问九重天的神邸,问问始祖神王,看他才有几岁!”

    “是真的嘛。”卜天残爬起来,摇头晃脑,“那就是一只天魔,我跟他对过话,我还知道他的名字。”

    “等等!”浮生怔住了,瞳孔猛缩,呢喃着,“她是不是叫玄无忌?”

    “咦!你怎么知道!”卜天残很奇怪的挠挠头,“没错,他就是叫玄无忌。”

    浮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双手托着下巴,一言不发,深邃的目光下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景绣衣何尝不知道浮生的心思,从她认识浮生以来,但凡是遇到玄无忌这个名字,浮生就会痴狂,发疯,发呆。

    如今,这个名字再度响起在神木宫,更是以天魔的身份被提及,景绣衣虽不知道天魔是怎样的东西,却也从戚长恨的描述中明白了一些。

    景绣衣想说些什么,却看到长宫再向自己轻轻摇头,沉吟一番,还是没有开口。

    “卜天残,会不会是你记错了?”长宫说罢,转而向浮生说道,“这显然不是同一个人,可能只是重名吧。”

    “没错,我清楚地记得,我所遇见的玄无忌是人族。”奈何桥下,冥龙敖昌说道,“我虽然也没见过天魔,但真龙一族比天魔还要悠久,我的远古血脉中,就有关于天魔的记忆。如果那玄无忌是天魔,我不会认不出来。”

    “是啊。早在天佑国,我也见过玄无忌,如果她是天魔族,肯定逃不过我的眼睛。”融合了噬魂族大能的肉身后,一直埋头苦修的魂殇,此刻也站出来,开解浮生。

    卜天残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会引起轩然大波,疑惑不解的挠了挠头,“龙胤,你认识这个玄无忌?”

    此言一出,更如捅了马蜂窝,几乎所有人都怒目而视,恨不得以目光将卜天残凌迟。

    戚长恨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卜天残的嘴巴,把他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你要死啊!玄无忌,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大主母。”

    “大主母?哦,就是龙胤的大老婆吧。我还以为当年龙胤肯定会被死亡女神给收服呢。”卜天残咀嚼着这个奇怪的称呼,拨浪鼓似的摇摇头,“那你肯定搞错了,因为玄无忌是个天魔,天魔都是男性。”

    “男性!”

    “公的?”

    “天魔还分男女?”

    “……”

    众人惊呼,大眼瞪小眼,唯独景绣衣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死亡女神?”

    “当年死亡女神,可是喜欢龙胤呢,也是因为她的缘故,无天大人几次三番没有杀死这小子,最后竟让他终结了魔宗时代。”卜天残忙不迭地点头。

    “这个以后再说。”浮生猛然振作,一步冲到了卜天残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提起问道,“你是说,你看到的玄无忌是一个男性天魔?”

    卜天残挣扎了片刻,没能挣脱,只能松懈,鄙夷笑道,“龙胤啊龙胤,亏你还学贯古今,我听说后世还把你奉为典道第一人,你难道就不知道吗?天魔一族除了领袖天魔女王之外,所有天魔都是男性。当然,天魔这种东西无形无影,可以随意幻化,我们谁都不曾见过,不了解也很正常。”

    浮生老脸一红,随即松开了卜天残,细细一想,便恢复了冷静。

    天魔一族灭绝的时候,始祖人族还未诞生,世界之树也还未贯穿天地,今时今日,除了一些早已消失的神邸,谁都不曾见过天魔。

    就算是自远古传承下来的真龙、真凰、太古凶兽,也只是在远古血脉中,存在着有关天魔的记忆。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浮生想到这里,再度看向卜天残,“恐怕,无天那老家伙都不知道这些吧。”

    “你管我!”卜天残恨恨的瞪了浮生一眼,“这大家伙就给你了,你救我出来这件事,一笔勾销。戚长恨那怂货不敢报仇,我要离开这里,重新树立无天大人的旗帜!”

    “你走不了。”浮生轻轻摇着头,“就算我不为难你,这魔方城堡外就是天穆神邸,以你的修为,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捻死你。哦,对了,还有烈阳教。现在的烈阳教可是人族两大教宗之一,信徒以兆计数,尊者、王者不计其数,还有皇者坐镇。你的天残夺命脚,与大日如来掌互为克制,而且当年你一脚踩死了烈阳教的白衣大主教阳顶天,我想你走出神木宫半步,就会被烈阳教抓到。”

    说到这里,浮生饶有深意的问了一句,“长宫,烈阳教对付异教徒的办法是什么?”

    “火刑架。”长宫强忍着笑意,但他确实很开心。

    从浮生的状态来看,他已经走出了玄无忌的影响。

    “可以灼烧灵魂的天界净火哟。”浮生露出诚挚的笑容,“戚长恨,你们老友重逢,他这一走就是永别了,有什么要说的,尽快吧。”

    浮生的这些手段,戚长恨早已尝过,深知其中意义,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欲言又止。

    “龙胤,你可别吓我!”卜天残缩了缩脑袋,看着浮生,又看看戚长恨。

    环视一周,他发觉所有人的表情都不轻松,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七魂出鞘,痛定思痛,赔上了笑脸,“龙胤,你看我们也是老相识了,两千万年前我就说过,你未来成就绝不在我们之下……”

    “别!别给我来这一套!”浮生心中一喜,却是连连摆手,“烈阳教我也惹不起,你好自为之吧。作为老相识,我给你一千枚纯阳丹当做盘缠,你有多远就跑多远吧。”

    说着,浮生便取出一只青皮葫芦,“诺,一千纯阳丹已经不少了,现在的纯阳丹,可比你那时候值钱多了。”

    “我个人再补贴你五百纯阳丹。”戚长恨也拿出一只葫芦。

    “恩,念在我和你们的魔尊无天是师兄弟的份上,也算上我一份吧。”长宫摸摸索索,陪浮生把这场戏演到底。

    即使是在巅峰时期,古代魔宗的年月里,卜天残也是诸天万界有名的二愣子。

    刚刚苏醒便被骗到了神木宫,糊里糊涂的被封印了四万年,卜天残哪里经得起这一套,当即就认定自己前路晦暗,命不久矣,扑通跪了下来,抱着浮生的大腿痛哭流涕。

    “龙胤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若论实力,我绝对是无天大人麾下的第一人,你既然连戚长恨那种二流货色都收了,就也将我收了吧。我可是会天残神功,传说中就连天都能伤害的神通……”

    浮生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天残神功中确实有一招叫做天地重生,不过那只是将一个世界打碎后重组,跟破天沾不上边,甚至还不如纪子卿的时空爆裂斩。

    不过,浮生的原意就是将卜天残诱骗到自己麾下,不仅能为轮回大阵再添一位高手,更能通过他了解到当年在神木宫发生的事情。

    卜天残虽是个二愣子,也是一代天残大帝,能与戚长恨齐名的角色,巅峰时期是近乎皇者的修为,神邸之中都难有一合之将。

    而且,他的天残神功,天残夺命脚,确实与大日如来掌互为克制。

    当年烈阳教的白衣大主教阳顶天,就是被他一脚踩死,本命符箓都踩的稀碎。

    “好了好了,别嚎了!”浮生拍了拍卜天残的肩膀,“放开身心,接受我的烙印。作为轮回之道的信徒,除了无法背叛之外,你有常人所拥有的一切自由。”

    在将太古轮回道修成圆满后,浮生已经可以幻化出黄泉天轮,一跃成为轮回之道的第一人,以此作为信仰,除了更加牢固之外,也能增加卜天残在轮回大阵下的修炼速度。

    以及通过轮回大阵,加持在浮生自身的力量。

    也是趁此机会,浮生也将以戚长恨为首的众人,统统打上了轮回烙印。

    长宫因为也修炼着太古轮回道,所以无需烙印,也能紧密相连,况且浮生对于长宫十分尊敬,亦师亦友,可以说是长宫成就了今日的浮生,亦是浮生重新点燃白骨大帝的香火。

    至于景绣衣,虽她狂热的目光中写满了期盼,终究,浮生还是没有为她烙下轮回的印记。

    世间本不该有轮回,轮回之重,并非所有人都能承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