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禁域 第六百四十八章冤魂关,恶鬼道

时间:2018-02-02作者:浮生

    浮生大约知道,人死之后若不被炼魂,不被泯灭,魂念若不被吞噬,是去了地下深渊。

    而地底深渊,是典道的禁忌,很少有人提起,也很少有人知道入口在哪里。

    浮生曾去过,甚至到了九幽的最深处,从干涸的忘川河里捡起了天魔古琴。

    但他却忘了是如何去的,也忘记入口在哪里。

    即便是此刻,浮生以岁月史书搜寻远古记忆,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仿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聆音曾在九幽深渊沉寂了数千万年的岁月,她或许会了解更多一些……”

    浮生想到这里,开始呼唤天魔古琴的器灵。

    “我的记忆已经残破,许多事情我也不记得。不过,若你寻找的那女子恢复了足够的力量,倒是有机会解开这一切谜题。因为她用以对抗命运的九玄改命,其法在九天,其纲在九幽。”

    天魔古琴发出一声轻吟,器灵聆音的声音颇显的无奈,顿了顿,她又道,“此劫,你若无法转过,大可借助我的力量。典者,若是没有生命,一切都是空谈,诸多都是妄想。”

    “多谢聆音姑娘了。”浮生道了谢,又道,“此人虽凶,却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你还是静修安养,等待我为你重塑魂灵。”

    安抚了天魔古琴,浮生立刻祭出两大典器,唤出荒神和碧心,而长宫也感受到浮生的澎湃战意,大手一挥,三十六尊白骨莲台重新坐落,摆列成阵。

    “囡囡!纪锋!助我一臂之力!石鸡,你就躲远一些,别伤了自己。”

    浮生吩咐着,血翼一展,便扑身杀入战场,借助林雨缘压阵,狠狠一拳轰在了楚中天的胸膛。

    囡囡紧随其后,利爪一挥,无限杀戮的气息弥漫在战场。

    纪锋则是也祭出武典,幻化毒鸩,施展诸多无上神通,烈毒涛涛。

    “可恶!居然敢小觑本凰!”石鸡愤愤不平,却又看清了现实,“不过,这些家伙一个个变态到了极点,我这点力量还是不能兴风作浪。等哪一天我找到圣灰炼化,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做不灭真凰!”

    石鸡还在发牢骚,浮生已经再度与楚中天碰触,这一拳足有十八万份典力,还蕴含着诸多太古秘典的威能,烈焰法则更是将典力染上一层炙热的火红,轰然爆发在楚中天胸口。

    楚中天的胸口本就有伤,是被林雨缘却开一条三寸长的口子,被浮生趁虚而入,火光暴虐中,所有的力量被压制其中。

    “轰!”

    只听得一声闷响,随即从楚中天的七窍中喷出一股黑烟,虽然楚中天怒不可遏,但这些烟尘并非气急,而是浮生的烈焰法则之力在体内爆发的余威。

    不论是怎样的典者,身体内部都是最薄弱的地方,楚中天自然也不例外,胸口的创伤立刻被炸得皮肉外翻,鼓荡的典脏都显露出来。

    “林兄,攻他的典脏!”

    浮生说话间,以岁月史书封锁了虚空,虽说流转的书卷在楚中天面前脆如薄纸,但撕开一张纸的时间也会产生很多变数。

    “好!”

    林雨缘爽快的点点头,发出的还是清脆稚嫩的声音,他本人还在这里,只不过体内的战魂精血觉醒了力量,战斗起来如有神助。

    自然,这个神并非神邸,漫天神邸虽整日无所事事,也不会闲来无事插手凡尘,这世间能无条件不求回报的帮助、守护、点拨、端正,除了亲生爹娘再无旁人。

    帮助林雨缘的这个“神”,便是他的父亲,铁血战魂。

    古朴战刃一刀斩下,避过了楚中天上千道掌风,一举斩在了裸露的典脏之上,律动中的典脏突遭重创,立刻裂开一条大口子,喷涌出大量的金色液体。

    金液,即为本源,本源一破,力量大降,楚中天的气势也随之颓弱下来。

    但楚中天已是丧心病狂,连麾下三十六员大降都拿来血祭,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趁着林雨缘收刀之际,楚中天目光一射,念头暴涨,催动着武典破空而至,狠狠的撞在林雨缘的护体罡气上。

    铁血刀锋的护体罡气,是由纯粹的刀锋凝聚,攻防一体,防护力倒不算出彩,这一下便被破碎。

    “轰!”

    仿佛是星辰陨落一般的气势,烟尘随即笼罩了大片虚空,隐约中,浮生看到了一条正在愈合的空间裂缝。

    脑中,再度传来了铁血刀锋的声音,“浮生,我那一滴精血的力量至此也耗尽了,你好自为之。未来,我在铁血城等你!”

    如此看来,林雨缘倒是无碍,若是这小子有些好歹,铁血刀锋必定撕裂重重空间来亲手了结了楚中天。

    “哼,烦人的铁血刀锋终于走了!”

    重伤的楚中天咬牙切齿,用手捂住了裂开的典脏,十足穷凶极恶的样子,“总有一天,我要杀到铁血城,灭绝铁血刀锋满门!”

    “你还有这个机会么?”

    浮生抬手一招,擒着八荒古炉轰然砸下。

    八荒古炉经过再次祭练,已经臻于四阶典器的巅峰,品质非凡,无需灌注典力就能镇杀一些典摹境的典者。

    而浮生将十八万份典器悉数灌入其中,种种大阵运转之下,虽距离百万典力还差得远,但此刻楚中天已然重伤,气机颓废,这一下即便不死也要残废。

    “哼,你以为我只有这些力量么?”楚中天眼中闪烁精光,典脏之中猛地喷出一股黑气。

    登时,浮生便被这股黑气缭绕,稍一动摇,就来到一片奇特的空间。

    不仅是他,就连长宫、囡囡和纪锋也没有逃脱,全部被这股黑气笼罩,被带到了一片独立的空间里。

    此处空间比八荒古炉的典器空间要大上许多,约有一个城镇般的大小,整个空间除了脚下方寸之地,便只剩下一条大河。

    但河中流淌的并非是水,也不是液体,而是堆满了尸体。

    不!

    河床里堆积的并非尸体,而是一只只的恶鬼!

    这些恶鬼,面目凶残,红目暴虐,尖牙利爪,衣衫褴褛,堆积在一起成千上万,无穷无尽。

    有的恶鬼被人斩断头颅,脖子还在喷血;有的恶鬼失去了四肢,伏尸中不断蠕动。

    有被掏去内脏,有的被烈火焚身,有的体表结了一层坚冰……

    这些恶鬼,样貌不一,种种惨烈,相同的是它们都很痛苦,口中不断发出痛苦的悲鸣,挣扎着想要爬上岸。

    此时,已经有些恶鬼踩着同类爬了上来,伸出利爪就要来抓几人的脚腕,被囡囡双爪一挥,立刻肢解,变成碎块。

    “没用的!没用的!这里是冤魂关,这里是恶鬼道,你杀死一只恶鬼,就会变成冤魂。你若杀死冤魂,也会多出一只恶鬼。无穷无尽,杀之不绝!”

    楚中天的声音,响彻在这片空间里。

    果真,那恶鬼破碎的尸身中凝聚一团近乎透明的气息,迅速幻化成一只冤魂,数十只冤魂刚刚凝成,便呼啸着朝众人扑了过来。

    “九天毒鸩!”

    纪锋面露不忍,抬手一挥,洒出漫天毒雾,立刻将这些冤魂幻影侵蚀。

    残破的冤魂坠落到河床中,不多时,又有新的恶鬼爬了出来,前赴后继,挣扎着要爬上岸。

    无数的恶鬼,堆积在河床中,一双双骷髅似的枯爪此起彼伏,压抑、死亡、阴沉,在这片天地里,绝没有欢笑,仿佛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被抹杀,仅仅余下这些恶毒和恐怖,还有那些不知积攒了多少万年的怨气。

    囡囡和纪锋哪里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就要在出手将来犯的冤魂恶鬼击溃,却被长宫拦住了。

    “杀多少次都没有用的,这是白骨山的冤魂关和恶鬼道。”长宫摆摆手,第一次露出如此沉重的面容,“我继承的白骨大帝衣钵传承,有些东西是遗失的,看来,都已落在楚中天手里。冤魂关,是历代白骨大帝搜集天下冤魂,凝练而成的典器;而恶鬼道,也是历代白骨大帝斩杀天下恶人,禁锢的空间。这都是白骨大帝为日后建立轮回所打下的祭出,没想到,倒成了恶人为患的力量。”

    冤魂可怜,恶鬼可弃。

    白骨大帝必胜宏愿就是建立轮回,虽还未完成,白骨大帝深知自己不能渡尽天下人,就以无上秘法为冤魂铸造一个栖息地,不再孤单沉沦。

    同时,也为恶鬼制造了一个枷锁,让它们不能为祸人间。

    这两件东西,在楚中天伏杀上一任白骨大帝时,也被盗去了,因为惧怕铁血战魂的刀锋,楚中天一直按捺到现在,终于送走了杀神,施展开来。

    “这是历代白骨大帝,三千多万年来搜集的冤魂和恶鬼,并非杀不尽,却非你我之力可以杀尽。”长宫说到这里,唉声叹息,张手打出三十六座白骨莲台。

    “白骨大帝无能,还不能建立轮回,但你们的悲凉哀怨,你们的凶残暴戾,便由我来承受吧!”

    “九天九地轮回大阵!”

    三十六座莲台迅速笼罩了整个空间,大量的冤魂厉鬼被收入骨莲当中,每一道冤魂,就会使长宫的血肉中多出一道黑气;每一只恶鬼,就要让长宫的皮肉绽开一朵血花。

    天地间,哪里有轮回啊!

    但世间这些疾苦与伤痛,总要有人承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