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禁域 第六百四十五章阎罗血祭

时间:2018-02-02作者:浮生

    星芒一刀斩进岁月史书,就像是利刃切进了豆腐,瞬间就将上百层的书卷切开,一刀两断。

    破碎的书卷化作星星点点,迅速收拢,落入到浮生的神庭,虽无损伤,浮生却没有重新施展出来。

    楚中天的力量,是因疯魔减寿产生了量变,而非质变,远不如灭世红雷,故不能损害本源。

    而且,在史书破碎的同时,一股隐晦的岁月之力荡漾,泼洒在星辰光辉,使之黯淡了许多。

    这是岁月之力磨损了楚中天的命门,空耗寿元,而且程度比疯魔减寿还要深刻,起码有二十多个,甚至是三十个甲子的寿元被消耗。

    典涅境的大能者,修至巅峰,也不过是四五千年的寿元,血脉强横的惊才绝艳之辈,至多有七八千年的寿元。

    而楚中天修到典涅境就耗费千余年,修成典涅境后又渡过一千八百年,再加之疯魔减寿,岁月之力的侵蚀。

    这次,不论他能否斩杀浮生,都必定陷入衰败枯亡,变成一个迟暮老人,此生都没有机会在踏入王者之境。

    不过,相比之下浮生的情况还要更窘迫,在被一刀斩破岁月史书后,万雷天牢引也在星光荡漾中彻底破碎,万雷不复。

    “在真正的力量面前,所有阴谋诡计,宵小手段,都是笑话!”

    破碎了万雷天牢,星光中显现出楚中天的面容,随即又是一阵加速,狠狠的撞在浮生周身的象灵虚影。

    密集的星光中,隐隐也有一道虚影,在剧烈的撞击震荡下彻底显现出来,这是一尊身高奇伟的人形。

    这道虚影,身材比例与常人不同,更纤细挺拔,却不显的消瘦,反而有一股浓厚的威严。

    此人身穿星袍,头戴王冠,万丈星光加持一身,手中还握有一枝权杖,惊鸿一现,就以沉重的威压震慑当场。

    “星帝!”

    浮生自然识得此人,而在他的典脏空间,建木幼苗发出剧烈的震荡,躯干一抖,就抽出一根纤长的枝条,蔓延开来,延伸到浮生的肉身之外。

    建木幼苗虽有生命力,却极少动摇,像是如此激动的疯狂,还是首例。

    在钻出浮生的身体后,建木的枝条蔓延虚空,落地生根,迅速长成大片的灌木,不断的向暴虐的星光生长。

    只是瞬间,建木枝条就裹上了星光,虽星光暴虐反抗,却被这根枝条牢牢束缚。

    “恩?这是什么神通?真木缠丝?”

    星光剧烈抖动,却不能挣脱建木的束缚,直到建木的枝条延伸到虚空中的星帝幻象,缠上了星帝手中的权杖,才迅速枯败。

    说是枯败,实则是建木抽回了自己的力量,枯枝败叶也在碎成齑粉后被吸入了浮生的典脏空间,融合建木之息重新凝聚成一根树枝。

    别看这只是建木幼苗,却生长的如同百年古木,其中一片树叶就有万斤之重,一根枝条如果砍下来练成典器,就是拥有世界之力的六阶典器!

    想浮生炼化建木后,也修炼了大半年的时间,在吸收了第二口建木棺椁时成长了一些,其他时候,就连一片树叶也没有长出来。

    当年,扎根九幽的建木,不知生长了多少万年,才长成贯穿天地的世界之树呢!

    如此看来,建木留下一片树叶作为毁坏血肉泥沼的报偿,实在已是慷慨大方。

    “能引得建木疯狂,看来星帝权杖就是以建木碎片炼制的。甚至,可能是一截建木骨干!”

    浮生心中明悟,他的前世龙胤曾与星帝、龙帝交手,对于星帝权杖的威力记忆犹新。

    建木是感受到了星帝幻影手中的星帝权杖,这才疯狂,不过在触及幻象之后,判断出星帝权杖的本源不在此处空间,所以迅速收敛了自己的力量。

    虽然此番作为看来毫无意义,却是帮浮生断定了星帝权杖的材质,而且,在楚中天化身的星光被建木压制后,速度和力量都大不如从前,浮生不等他再蓄势,反手一剑便斩了上去。

    “太古切割夺天命!”

    在大典将的较量中,神通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除非是无上神通和太古秘典,而浮生恰恰掌握了剑道的终极玄奥,太古切割术!

    切割锋芒之下,浮生的十八万份典力与碧血柔水剑的威能被无限放大,剑锋所过,星光截断,万籁俱寂!

    仿佛是天地间的生灵,都感受到浮生这一剑的肃杀之意,锋芒凛冽,再不敢发出声音。

    而碧血柔水剑也绽放出大片华彩,凝聚成一汪碧水清泉,撞击在星光破碎,每一滴碧水包裹着一抹星光,像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密不透风。

    那些星光,就是楚中天身体的一部分,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被禁锢,楚中天发出愤怒的咆哮,万丈星光顿时暴跳。

    被水滴包裹的星光,也在鼓动,随时都有可能冲破束缚,却迟迟不见水滴松动。

    “原来如此!洛水将这把剑给我,也是要借我之手,汲取足够的力量,日后好将这把剑蜕变成六阶典器。因为要凝聚世界之力,需要极其庞大的力量,千珏宗、万妙宗、五毒宗这三大典宗,也仅仅是各自供养着一件六阶典器。”

    浮生迅速猜到了洛水的心思,而那无数的水滴也在他身边的虚空凝结,重新幻化成绿衣少女。

    吞噬了大量星光的力量,绿衣少女的体表也涌现点滴的星芒,将那些深埋于骨的细密铭文映的通亮,更有一股柔情似水的意味。

    “荒神,我还要些时间才能炼化楚中天的力量,而楚中天在失去了这些力量后,也不再是你的对手。”绿衣少女的声音带着一股空灵玄奥,娇媚蚀骨,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好!有我相助,主人一定能将这楚中天镇杀!”

    悬在浮生周身的八荒古炉,立刻被这个声音感染,变得飘飘然,幻化成荒神器灵,一拍胸脯就将此事应承下来。

    而那绿衣少女碧心则是吃吃一笑,又引得荒神连连咆哮,如果不是还有浮生的精血烙印压制,这就要冲上去找楚人豪送死。

    “哼,好在没有把宝全部押在你身上。这才初见,就已经开始偷奸耍滑,等此事之后,我一定要将你彻底炼化,斩断和洛水的烙印!”

    浮生被这两件典器气得半死,但大敌当前也不好发作,擒了八荒古炉,便动身朝楚人豪杀去。

    楚人豪被吞噬了部分力量,大约有十分之一,无伤大雅,咆哮的星光重新凝聚中,又爆发出一股股的破杀大力。

    却有一道白影比浮生更快,那是一座白色骨莲,长宫傲然屹立在莲台之上,浑身笼罩在白骨魔神虚影当中,双掌一拍,白骨魔神便张开大口,吃大饼似的撕下了一片星光。

    随即,浮生的八荒古炉也落了下来,此鼎虽强,也仅仅是四阶典器的巅峰,还未达到万法归一的境界,一鼎砸下,倒是将聚集的星光其中小半打散。

    “噬心毒鸩!”

    纪锋的武典也在此刻爆发,鼓荡的气息幻化成一道淡薄的影子,像是一只紫色的凤鸟,却没有高贵圣洁的气息,而是隐晦、阴冷、肮脏。

    这只鸟兽叫做毒鸩,和迦楼罗属于同类,擅食蛇虫,不过迦楼罗是天龙护法,相当于典宗的精锐弟子,而毒鸩仅仅是相当于冒险者。

    也是因此,没有制约,毒鸩体内积蓄的毒素更强,更烈,仅仅是流散的气息就让人感到灼热滚烫,头昏脑涨。

    纪锋的武典一震,毒鸩立刻扑下,诸多烈毒神通也在此刻绽放光辉,将力量汇聚到毒鸩幻影当中,一头撞进了大片星光。

    爆裂的星光中,毒鸩粉碎成浓稠的毒液,紫毒发黑,泼洒下来,立刻腐蚀了那些被浮生撞碎的星光。

    三大高手全力一击下,楚中天被直接打回原形,虽还是身披星袍的平南王爷,却已不复往日的风采,半张面孔被撕扯下来,一条手臂也被震得粉碎,伤口处冒出巨大的毒疮,迅速蔓延。

    更骇人的是,在他的胸口有一道巨大的创伤,深可见五脏,而在创伤周围有大片的血肉不见,血肉模糊。

    刚刚被打回原形,楚中天的身体又开始变化,肌肉枯萎,须发剥落,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好像被抽走了所有的生命力,变成一个斑驳枯败的迟暮老人。

    “可恶!可恶!今天你们都要死!十道森罗!阎罗血祭!全部给我圣祭!”

    楚中天气急败坏,发出嘶哑的怒吼,干枯的手掌心红光闪烁,随即显现出一只大眼

    那眼珠通红,好似是一个单独的生命体,像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溜溜的转动着,目光中满是好奇。

    但随着楚中天念动法决,这只大眼变得血红,变得贪婪,变得嗜血,目光凝成一束深红色的光芒,照射之下,立刻笼罩住远处一个大能者。

    这个大能者,本在与九天九地轮回大阵其一的阵眼纠缠,猝不及防之下,立刻分解,变成血肉和气息被红光吞噬。

    大能者的血肉与气息消失的同时,楚中天的肌肉就开始膨胀,本已经剥落的须发也重新长了回来,那些毒疮、伤口、断肢也一一修复弥补,只一眨眼的功夫就重新变成一个体态魁梧的中年人。

    甚至,比以往还要年轻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