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禁域 第四百九十五章太上长老

时间:2018-02-02作者:浮生

    八部熔炉降在不灭大殿前,浮生与叶南天一闪即入。

    这不灭大殿还如往常一样,计伏端坐在殿上,只是今日的计伏典力早已溃散,不复荣光。

    看到浮生与叶南天,计伏十分欣慰,但欣慰之余也有苦涩,他是已经能洞悉气运的典者,看到的远比浮生和叶南天要多。

    “浮生!叶南天!”

    周云龙突然跳了出来,笑容诡异,“我以本命精血发出讯息,上传太上长老,马上就要有人出来将你们制裁!”

    “制裁我?”叶南天打出一记摧心掌。

    周云龙手中双锤一震,迎向叶南天的猛攻,典力碰撞,两两抵消。

    却在此刻,八部熔炉轰然坠下,周云龙再度被浮生镇压,动弹不得。

    “周云龙,你有什么资格制裁我!”浮生将周云龙踩在脚下,喝问道,“今日,我就当着不灭宗列祖先贤,除掉你这师门败类!”

    “杀我,你敢么?”周云龙咬牙切齿,奋力挣扎,却不能动弹分毫。

    索性,他不再挣扎,咧嘴狰狞,放出丧心病狂的笑声,“我是不灭宗现任宗主!你们敢动我,就是欺师灭祖!”

    “笑话!”

    浮生全力压制,肉眼可见,周云龙的护体典力层层破碎。

    浮生身怀《太古龙象决》,有龙象之力加持,典力与典魂境典者本就不相上下,而境界上的差距则可以靠八部熔炉补全。

    可以说,如今的浮生以典搬境的修为,是可以敌得过绝大多数典魂境典者,不过典者也分三六九等,比起盛天佑还是有很大差距。

    “卸甲之炎!”

    叶南天也再度出手,肩头的红鸾化作一簇精纯的火焰,近乎白炽色的火焰一点就燃,将周云龙的身体完全笼罩。

    碎裂的轻响不绝于耳,周云龙张口吐出几滴金色的血液,本命精血一破,连接在典器上的精血烙印自然损毁,被浮生大手一抓,几件典器便落入手中。

    周云龙一共有四件典器,其中一件,浮生颇为熟悉,正是他当初为乾羽打造的烈焰光盾。

    触及此盾,乾羽的音容历历在目,乾羽的忠义荡气回肠,浮生再看周云龙,更加可恨,抬手一掌,杀意暴起。

    “周云龙!”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

    但在周云龙听来,犹如神启,不但不怕,反而欣喜若狂。

    随即,计伏身后的不灭真凰图腾迸发光辉,一闪即逝,一道人影已经劈开虚空落在这不灭大殿之上。

    来人是三四十岁中年男子的模样,沧桑质朴,胡须拉碴,不修边幅,丝毫没有一点强者的样子。

    但此人的气息,着实强横,呼吸吞吐完全压制了浮生和叶南天的气息,仿佛他到了哪里,哪里就要以他为尊。

    “易剑冬!”

    计伏瞳孔猛缩,“易师叔为何来的如此之快!难道,您已修至巅峰,迈出那最后一步……”

    许多宗门,宗主和长老退位之后,会遁入时空乱流闭死关潜修,一定要修至自身的巅峰才会再入世,易剑冬就是如此。

    易剑冬是以五重青色天赋晋升典搬境,此生巅峰在于典涅境,有望成就大能,修至巅峰便是如同花无极的强悍。

    “计伏,当年我就说你是废物。”

    易剑冬毫不留情,冲着计伏冷冷一哼,“看看我不灭宗万年悠久,在你手中变成了什么样子!”

    不等计伏说话,易剑冬又是一啐,“周云龙!你也是废物,竟因为如此小事扰乱我的修炼!”

    “师尊息怒!”周云龙如获大赦。

    趁着浮生被易剑冬的气息压制,周云龙挣扎出逃,连滚带爬的来到易剑冬脚下,抱住了这条大腿,“师尊救命!师尊救命!我不灭宗出了两个欺师灭祖的反骨仔!云龙不敌,这才上书请师尊出山,清理门户!”

    “滚开!废物!”

    易剑冬轻轻一喝,一股威势便将周云龙震退,他虽看不上这不成器的玩意儿,但总归是自己的弟子。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便自家孩子再怎么废物,被人追着打上门来,做父亲的还是要挺身庇护。

    当易剑冬注意到浮生和叶南天时候,险些被气死,“周云龙!我闭关一个甲子,正是参悟典涅境的关键时刻,你将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制裁这两个弟子?”

    易剑冬还不是典涅境,只在典摹境巅峰,一眼就能看出浮生和叶南天的修为,甚至可以通过呼吸的脉动洞悉两人的典力、神通。

    “师尊!”周云龙虎躯一震,赶忙解释道,“这浮生可不是普通的典搬境弟子,他受魔道传承,魔心已深,喜爱杀戮,罪孽斑驳啊!当初,他与巴丹郡花家之争,不仅残骸我门下两名得意弟子,还将巴丹郡花家彻底灭绝,因此,不灭宗弟子每每出行,都会遭到巴丹郡的恶意打击,死伤无数。而后,他又惹下诸多强敌,其中更是有天玄国平南王府世子,引得平南王府三十万大军攻打不灭宗,天佑国不仅不援助抗敌,反而联合外敌一同攻打不灭宗,就是因为此子劣迹斑斑!”

    周云龙将浮生过往,盘算一遍,虚假妄言,避重就轻,将所有责任强加在浮生身上。

    易剑冬只听这一面之词,勃然大怒,“好一个魔根深种!今日我不除你都不行了!”

    其实,以往也有不灭宗门人纷争,引出了太上长老,当年易剑冬和工布的争斗就是如此。

    按照道理,年轻弟子即便闹得再凶,只要不涉及门派根基,长辈们并不予以理会。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但此次不同,周云龙叫出来的易剑冬,是他的师父,自然会偏向,只凭一面之词就定下了浮生的罪行。

    “易师叔!不可!”计伏急忙喊道,“您不要被周云龙这反骨仔蒙蔽!真正为不灭宗挥洒热血的,是浮生!致使我的典力溃散,师门破败,数以十万计的门人弟子惨遭杀害,就连老祖宗也被擒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周云龙!”

    “计伏!”易剑冬冷声喝道,“你做宗主,养出如此的白眼狼,惹祸精,现在我出手帮你除掉,你还敢有意见!”

    “是么?”浮生亦是冷笑,“你说我是白眼狼,惹祸精,我倒要问问你,你的弟子周云龙又是什么?”

    浮生如此态度,易剑冬着实意外,微微咂舌,“小子,你的力量在典搬境着实不错。但在我面前,就如发丝轻巧,我要杀你只用一指足矣,你凭什么质问我?”

    “就凭我是不灭宗大长老!”浮生祭出重黎镜,“不灭宗门规法令中,只有两位以上的太上长老,才能对大长老有生杀大权!而我以大长老的身份,联合宗主,惩治内门长老,又有何不妥?”

    “长宫真是胡闹,竟然将重黎镜传给了你!”易剑冬满脸不悦,叫道,“长宫人呢?滚过来,我倒要听他解释解释。”

    “长宫大长老在大战中身受重伤,不知所踪。”叶南天回忆此事,满怀苦涩。

    周云龙心中忐忑,看到事态正偏移正规,不免焦急,催促道,“师尊!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先将他们彻底镇杀,我再将这一切的原本,详诉与您。”

    易剑冬闭关已久,对于世事早不在乎,正处在被扰乱修炼的恼怒情绪,也想杀几个人来平复心情。

    当即,他目光触及,一道冰寒扩散开来,以浮生联手叶南天,也只觉得这道典力无比之快,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虚空已经被冰凝。

    无数的冰锥与锋芒,凭空凝结,四面八方,锁定着浮生和叶南天,合杀而来。

    盛天佑只是初入典摹境,便是浮生联手诸多年轻典者都不能抵挡的强悍,而易剑冬是站在典摹境巅峰的人物,只是这一个念头,就足以将浮生杀的渣都不剩!

    “大日离火!”

    一点火焰,如花绽放,疯狂蔓延,将空气中的冰寒之息尽数吞噬。

    那些冰锥只是感染到这股气息,瞬间笑容,锋芒也随之陨灭,只是一念,易剑冬的杀招就被完全化解。

    下一念,大片的火焰聚合在一起,撞向虚空,硬生生将时空撕开一条口子,一个瘦小的老头跳了出来。

    老头落在不灭大殿后,顺势躺在地上,用胳膊肘支撑着脑袋,仰头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酒水,满意的抹了抹嘴唇,微眯着眼睛,像是在小酣。

    此人一出,计伏脸上焕发喜色,他支撑着近乎残破的身体,踉踉跄跄,跌跌撞撞,跑到老人面前,用难以置信的目光仔细看过之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来者何人!”易剑冬对于来人,十分忌惮。

    能在一念之间化解他的杀招,此人的修为即便不在典涅境,至少也是典摹境巅峰,是能与他分庭抗礼的强者。

    如此强者,若是作为浮生和叶南天的靠山,易剑冬今天要想制裁这两人,恐怕不会容易。

    “师父!”计伏老泪纵横,匍匐在老人脚下,恭敬叩首,“恭迎师父回宗!”

    “易剑冬啊易剑冬,你是越混越回旋,越老越混账了!”工布一跃而起,落在易剑冬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