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死亡嫁接 11.涂山,我一定会救你!

时间:2018-06-25作者:Riser

    屠十三的一句听天由命,直接浇灭了靳舞阳的期望。本以为屠十三会有什么好意见的靳舞阳,直接被浇了一盆凉水。

    说罢,二人一阵沉默。屠十三与靳舞阳各自安静的坐在沙发的俩边。不知二人都在想着着什么。屠十三则是一脸遗憾的表情。甚至,也有些失落难过的表情,显然,这件事触动了他的一些记忆。

    而靳舞阳,则是一直坐在那里不动,愣愣的看向前方。

    就这样沉默了几十分钟后,突然的。靳舞阳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再愣神,慢慢的,开始变得不安起来,甚至立刻就是一脸焦灼的状态。还时不时的抓耳挠腮。不知是想到了些什么。

    屠十三看到此时的靳舞阳竟然换了一幅表情,那分明是有了决定,有了想法啊。而按着靳舞阳的性格。那是绝不会看着涂山出事的。所以,一定不是什么好的方向。可是那样,是在挑战生死的规则啊,挑战接引行者这个身份啊。

    “靳舞阳,你别做傻事啊。千万别乱想,很多事,只能顺其自然,我们没办法的。看到了,与没看到都一样,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力尽其事于心无愧便可以了。”屠十三在警告着靳舞阳不要胡作非为。不过以靳舞阳的性子不会如此,可是屠十三还是有些担心。

    任凭屠十三的厉声告诫。靳舞阳似乎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还在那里想着问题。甚至开始有些暴躁起来,脸上的表情,一度抽搐着。

    “靳舞阳,我们来说一个问题吧?你知道一列急行的火车,作为驾驶员,你突然发现,铁道上前面有几个孩子在玩耍,而刹车已经来不及。刚好此时有另一条岔道铁轨可以转接过去,只是上面有个正在维修的工人,你要选择哪边?”屠十三突然一本正经的问着靳舞阳。

    “我不想回答什么破问题,你现在安静会好吗?!!”靳舞阳一脸不耐烦地回应着。暴躁中的靳舞阳正在高度焦灼中,怎么会有心情去想这些问题。

    “如果你的回答,理由合适,无论你想怎么帮涂山,我都帮助你。尽吾全力。”丝毫没有在意靳舞阳的无礼,屠继续对着靳舞阳说着。说完,还抱起了双手,叉上了腰。

    “你说,你说的是真的?”靳舞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屠十三。虽然他自己不知道违背生死规则是什么情况,甚至该如何做都不知道,不过那有可能是一条极其危险的路。如果能有屠十三帮忙的话,无论做什么,一定是事半功倍啊!

    “我说,如果刚才的问题,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便全力帮你。是真的。”此时屠十三一脸认真的模样,确实没有在开玩笑。

    “那我回答。不过刚刚那个问题,很难…。”靳舞阳此时恢复了平静,慢慢说着。

    “如果我是驾驶员,我应该保障全车人的安全,即便是换路,撞死了那个工人,可是后边的意外风险我无法保障,在我在未征得全车人同意的时候,我不能拿他们的生命来冒险。那样的损失会更大。”靳舞阳边思考着边说着。

    “不过,现实中我们冒险的事情很多。富贵险中求是最基本的一句话。甚至很多时候,其实我们都离死亡只有一线不是么?比如掉下来的东西砸死了前面的人,一辆车,在距离我百米的地方翻车。而爆炸,就发生在你隔壁的楼里。这些事情比比皆是。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旅程,脆弱的像是一块蛋糕。所以不追求时间长短而要质量。也许正常行驶的火车前路反而有意外,是生命的尽头,如果碰巧避开,反而救了大家不是吗?而且那些孩子,可能还有未来,甚至是很美好的未来。另外一条路上的工人,客观去讲其一生,不出意外都只会是这个工作。而那几个孩子,却有无数的可能。甚至说不定,哪一天,因为连锁反应,他们会拯救的更多的生命。而那另一条岔路轨道,也许在维修,不过应该够我刹车的距离。速度变慢,风险系数降低。而且成年人的反应,要更灵敏,铁道上维修工人是聋子的几率很低啊,他们更会注意列车。熟悉各种声音。所以………。”

    说到这里,靳舞阳停了一下,抿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咽了下口水继续说着。

    “所以,孩子未来成长的几率。铁道损坏的低概率,铁路工人会及时发现我的警笛可以成功躲开的高概率。即便冒着全车人的一点风险,我也要犯规!!!我会转向那个工人。拉着鸣笛,尽量刹车。”说到这,靳舞阳似乎想明白了,直接跟屠十三如此说道。

    “是吗?可是那个工人刚好站在的是岔路口,这一次必须会有死亡,就是一个选择。你要选择哪个呢?”屠十三更进一步的逼迫着靳舞阳说道。

    “那,我也会撞死那个工人。”靳舞阳眨了眨眼睛,没有犹豫的回答着。

    “那个工人做错了什么?他在尽职尽责,而孩子却是缺乏管教跑到铁路上玩耍,成为栋梁的概率会很高吗??能有多大的连锁反应,他们辐射的社会影响,能出这个村庄吗?几率有多大?我们不讲个案。因为这是一个多数人生命的问题。而你再想,那个工人,不就是什么都没做错的涂山么?你以为,你认为的,就是对的吗?我认为的就是对的吗?你怎么去阻止涂山出事呢?又怎么能去阻止呢!!”屠十三终于说出了他想说的。

    “这,这。我做不到撞向那几个孩子…。”虽然是一道问题,可是靳舞阳,真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没有为什么。

    “那你要怎么救涂山呢?”屠十三继续问着靳舞阳。想知道靳舞阳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想救他,这不是同一个事情,不可同日而语。你说过的啊,环环相扣的世界。没有什么事绝对一样的,怎么可以生搬硬套的。不对吗?所以涂山,还是有办法的!是的!一定会有办法的。”说着说着,靳舞阳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低头自语着。他相信一定有办法可以救涂山。

    “唉。”屠十三轻轻叹了口气。看来靳舞阳,是不想到办法誓不罢休啊。可是生死的规则,哪里是那么容易可以轻易更改的呢

    眼看着靳舞阳跟他自己是较上了劲,屠十三一时间也没有办法了,这种事,自己只能靠自己慢慢想通,在去做该做的事

    屠十三直接跳到了茶几上,打开了早餐打包的袋子,俩只肥硕的猫爪子费力的把那一盒馄饨抱了出来。又把那份鱼肉拿出来,放到一起。

    不过在拿鱼的时候,屠十三还不忘记顺便闻了闻那俩个夹肉。

    “一般般啊。”屠十三有些嫌弃的说着。看着靳舞阳跟涂山吃的那么香,还以为是什么饕餮盛宴,可是这肉味道真的很一般啊。

    又闻了几下,扭了扭头,屠十三扑了一下爪子,把袋子口盖上。便是转身准备开始吃自己的早点。

    还好打包馄饨的塑料盒有透气孔,很容易就打开了,不然就凭着屠十三的那俩只肥猫爪怕是难了。

    盖子打开的瞬间,屠十三赶紧用鼻子闻了闻开盖瞬间溜走的热气。

    “嗯~~~正啊!好久没吃馄饨了。”屠十三伸出了舌头舔着嘴唇感叹着。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吃馄饨,是什么时候了。民国?清朝?时间太久,实在是有些记不清楚了。

    没有把思绪拉的太远。屠十三赶紧抱着装着馄饨的打包盒,先是伸出舌头,轻轻地点了一下,品了品味道。接着,又是快速的点了几下,用舌尖点进去微微卷起一口汤水,带入口中,速度之快,如同眨眼一般。

    没几下子,屠十三便是习惯了馄饨汤的温度,开始滋溜溜的喝了起来。时不时还不忘记从左手的猫爪,抓下一丝鱼肉,攥着肥硕猫爪,在一点点往嘴里面送着。

    “不错不错,我说,这家店可以啊,你要不要再吃点啊?”屠十三好像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美食,在跟靳舞阳分享着问道。

    而靳舞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你自己吃吧,我靠一会。……起的太早有些困了。”没有看向屠十三,靳舞阳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便是直接倒在了沙发上,开始闭着眼睛眯了起来。

    “切,爱吃不吃。”屠十三挤弄了几下鼻子哼哼着。不过看来靳舞阳,还知道回自己的话,那应该是好一些了。至少情绪没问题,应该是在想怎么办吧?

    “那又能怎么办呢?”屠十三一边喝着汤,一边转着眼睛想着。

    “虽然呢,肯定是有办法,不过至少我还不太明白,也没法做啊。先吃先吃,饿死了。”想到这,屠十三不再去想这些烦恼的问题。开始了大口大口的吃着。

    此时的屠十三似乎恢复了大汉的本性,直接抱起了馄饨盒把脑袋伸进去大口的吸溜着。放下盒子直接歪头扭到那块鱼肉上,张开嘴就是一大口,直接下去了三分之一的鱼肉!!!那可是猫嘴啊。不是人嘴啊!真的是很能吃啊。

    三俩分钟,三下五除二,搞定战斗。

    最后,只剩下了趴在茶几上,俩腿放平躺着的屠十三,还时不时的用爪子摸摸自己的肚皮。嘴上还不忘记嘟哝着。

    “真不赖,不错不错,不错啊……。”说话间,屠十三开始微微的眯上了眼睛,没几下,便是轻微的打上了呼噜,就这么睡了起来。如此生活,本身就胖的屠十三绝对会更胖的。

    虽然屠十三自己嘴上说的要早睡早起,可猫的动物本能便是想要充足的睡眠,就连屠十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如此嗜睡。

    随着屠十三的几声呼噜声音响起。本来就翻来覆去睡不好的靳舞阳,更是难以入睡了。

    不过此时的他也没有什么心情去调侃屠十三。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半掩着门,躺在了床上。

    “到底要不要告诉涂山呢?”靳舞阳躺在床上看着房顶犹豫着。不过就算是跟涂山说了,涂山怕是也不会信吧。

    “那么要不要告诉他屠十三的事呢?”也许让屠十三说上几句话,就可以让涂山不信也得信,不过这样对屠十三真的好么,一只会说话的猫。应该没事的啊……不过,那样自己接引行者的身份可能就要曝光。那样更糟糕了。而且现在还没有救涂山的办法,只会让他情绪也变得更糟糕,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靳舞阳在床上想着应该怎么面对涂山,毕竟涂山下午就会过来。

    “唉,反正也没办法,不如看看行者录里面的一些信息吧,好歹我也是接引行者,也许,能从中找到什么线索办法呢。”想到这,靳舞阳直接起身来到了书桌前,坐在椅子上。掏出了行者录,打开了查页。

    靳舞阳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七天内安京市死亡信息。”随着靳舞阳在查页上完,接着,便是浮现了几行字。

    “信息量繁杂。具体信息不明确。无法查询。”这?靳舞阳有无语了。这信息量得是有多大啊?难道要一点点查吗?虽然会很麻烦,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么,就做点事情吧。

    先把周边的死亡人物,地点,信息,做个排列,看看都是什么情况,也许会有灵感想出解救涂山的办法。

    “对,就这么办先。”虽然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不过靳舞阳似乎知道该先做什么了。

    侧身打开抽屉,拿出纸笔,翻看行者录,靳舞阳,开始忙碌了起来。

    “涂山。我一定会救你的。”心里如此想着,靳舞阳立刻开始了认真的信息查找工作。,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