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死亡嫁接 01.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时间:2018-06-25作者:Riser

    时间--2018年-7月23日-8点30分。

    地点--夏国安京市。

    海云区梅花街的一个小区内。

    23号楼1单元302室。

    从窗外望去,卧室内的书桌上,台灯正亮着。

    这个卧室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由南向北放着。而靠着东边的窗户,北边摆放着一个小衣柜,衣柜的上面是空调。而与衣柜对着的,则是一张简单的木质书桌台,迎着窗户摆放着。

    书桌上,有一名十**左右的的男性学生,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面,正在抓耳挠腮,似乎被什么问题,困扰住了,很是头疼。

    “烦死了啊,怎么都想不通啊。”这学生解不开自己的心烦气躁,开始嘟囔着吐槽起来。

    现在正是七月份暑假。这学生正在研究一道烧脑的逻辑题,可是任凭他想破了脑筋,也是给不出合理的解释,便是越来越没了耐性,开始有些烦躁。

    学生是安京市京北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

    与每个初入大学的学生一样,报社团,交朋友,唱k打台球。不过大部分都是新鲜个三天半,便是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而且那份劳累,会感觉远比高三更重。而假期,永远是那么愉快而美好的。

    不过自己给自己找罪受那又另当别论了。

    突然地,一段手机铃声打断了这烦躁中的学生。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

    学生看都没有看一眼,顺手从裤兜里面掏出了手机,直接贴到了耳朵上。

    “喂,哪位?”

    “靳舞阳,你妹啊!嘛呢??你丫忘了咱俩说好的吧?哥们可是在网吧等你一个多小时了啊!!!我是不是不打电话你都把我忘记了,你妹啊!!!你大爷!!!……。”

    电话那边传来极度不满的叫骂声。

    在听到对方说话的瞬间,靳舞阳就已经下意识的把电话从耳朵边上挪开了。

    而电话的那边,足足吐槽了将近一分钟,那边的声音才开始恢复正常的调门。

    “好了,我不骂了。快着,快着阳哥!我自己玩实在没意思,你带带我,咱都说好的啊。”

    感觉到靳舞阳丝毫没有理会他。电话那边的人立刻便是服软了。

    等那边的人说这次说完了,过了几秒,似乎确认了不会再叫喊怒骂。靳舞阳才把手机重新贴回了耳朵旁边。

    懒懒的说道。

    “安啦,涂总,十分钟。你就会看见本帅的。”

    “哦了,我等你啊,不见不散啊!”

    “没毛病。”

    “嘟嘟~~”

    几句话便是解决了问题。

    打来电话给靳舞阳的人,名作涂山。

    涂山是靳舞阳的大学好朋友,也是靳舞阳的舍友,都是本地人。巧合的是,二人又在同一条街道,曾经是初中同学,自然更加熟络一些。

    原本俩人约好了晚上一起去网吧玩游戏。不过靳舞阳在翻着论坛的时候,临时看到一个有趣的题目,便是思考了起来,怎么思考,也做不出合理的解释,便是来回的推理计算。这一算,便是一个多小时,也把答应涂山的事情忘记在脑后了。

    “算了算了,先出门吧。”

    靳舞阳直起了腰身,抬了抬头,左右来回晃了晃。跟着双手交叉合十,向前反推拉伸。一阵轻微的骨骼响声传来。

    “一个姿势坐的是有点累啊。”

    看了眼手机时间,从家里到网吧,差不多正好九点钟左右。

    靳舞阳走到衣柜前面,拉开柜门,有一面不是很大立身镜,正好嵌在柜门上。

    靳舞阳正了正身,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还可以吧。

    一头短发,干净利落。

    眉毛浓重而宽长,一双眼睛,纵然不小,且还有点双眼皮。可是由于看事物总是半闭着眼的习惯,现在却只能看到瞳孔的下半部分,一双眼睛,却是稍微显得有点呆滞。

    国字脸,高鼻梁,厚厚的嘴唇,可是嘴巴却又不大,嘴角又有点微微向下。

    这就是一张哀怨的气包脸!

    如果不说话,还不知道谁哪里得罪了他。

    靳舞阳看着自己穿的一身蓝色的运动装,白色的运动鞋。没问题的,又不是去见漂亮姑娘,只是见涂山那座大山而已。

    “ok,出发。”

    靳舞阳给了镜子中的自己一个挑衅的眼神,便是关上了柜门,准备出门。

    就在这时。

    一股凉风,吹进了卧室。

    “嗯?这么冷,关窗了啊。”感受到脖子上面的凉风,靳舞阳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赶紧回身,走到那窗户边上,用手拉了拉窗户。

    “嗯?奇怪?”门窗完好无损,刚刚脖子上的那股凉风是什么?

    虽然有些疑虑,不过靳舞阳,还是再次确认了下,确实是已经关好了。

    并且这一次,靳舞阳把窗帘也拉上了。

    转眼看了下房间内,没什么问题。出门。

    就在靳舞阳准备关门,出去的一刹那。

    靳舞阳好像听到了什么落地的声音。

    那声音很轻,不过还是传出了一点声音。

    “太阳刚下山不久,就有鬼吗?”靳舞阳自己开着自己的玩笑说着。

    可是内心,仍然有一丝紧张。那股凉风,那一声轻轻的落地声音。

    就在靳舞阳即将关上门的瞬间。

    靳舞阳停留了一秒钟。

    紧接着,靳舞阳猛的推开卧室的门!!!

    “我了个去!”

    “你丫是哪来的!!!”

    开门的瞬间确实是给足了靳舞阳意料中的惊吓,立马就喊出了声。

    不过却不是什么鬼。

    在靳舞阳开门的瞬间,一只肥硕的狸花猫正在准备跳上靳舞阳的床。

    “你妹,给我下去,出去!!!”

    眼看那大狸花猫就要跳上了靳舞阳的被子。

    急的靳舞阳没有多想,脱下了鞋子朝着那狸花猫就是一击!

    “瞄~~~!嘶哈~~~!!!!!”

    这狸花猫居然一点也没有害怕。而是跃身躲避开了靳舞阳的飞鞋。还是成功跳到了靳舞阳的床上。甚至更可气的是,那四只猫爪上不知道踩的什么东西。

    此时,已经沾染到了舞阳的床上四个黄黄的猫爪印。

    而此刻,那狸花猫也是站稳了身型,便是立刻对着靳舞阳叫喊发威。

    看着自己那刚换的床单被罩,一下被这不知道怎么跳进来的野猫踩脏了。靳舞阳,此时却是有些怒了。

    并非是讨厌、反感这野猫。

    而是靳舞阳这些家务,都是自己清洗的。靳舞阳的父母长年出差忙碌,很少回家。生活的一干大小事情都是靳舞阳自己独立承担的。自然于此会更在意许多。

    好比说你新买的本子,干干净净的,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抢走,画了鬼脸,换谁,都要心态爆炸的。

    “好好好,你妹啊小喵犊子。你等着!!!”

    靳舞阳放平了心态,开始尝试慢慢靠近这只狸花猫。

    “都说猫的反应快,那便是看看咱俩谁更快吧。”

    在靳舞阳一步步靠近的时候,那狸花猫也慢慢的嘶哈声音越来越大,身上的猫毛,开始炸立。尾巴,变的粗大。时不时的,还再上下乱摆着,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战斗姿态。

    很快,俩人对峙开到了一米左右的距离。

    靳舞阳一个虎扑上去,伸出右手从右边抓向这狸花猫。

    不过在右手伸出去的瞬间,那梨花猫便是直接后跳了起来,及时躲避。

    猫是更灵敏,后手躲避非常轻松。

    不过并没完,此时。

    这时候靳舞阳的左手也紧跟着抓了过来。

    而那狸花猫的身子突然一拧,顺势用爪子登着靳舞阳的左手。

    可就是这时候,他的头后脖颈处,暴露在靳舞阳的右手边!!!

    “就现在!小犊子!!!”

    靳舞阳的右手用力一抓。直接把抓住了这狸花猫的后脖颈子,提溜在了半空。

    “你快?我快?嗯?”在出手的瞬间,靳舞阳便是决定了三下攻击,右左右来回骗这猫咪,虽然左手还是被瞪了一记猫爪,不过此时愤恨的靳舞阳却是根本没有感觉,眼里只有这个调皮的肥猫。

    “你啊,哪来从哪走,三楼摔不死你丫的啊!”靳舞阳提溜着狸花猫直接走到窗户边,左手打开窗户,顺着窗外,右手作势就准备一扔。

    “拿开你的爪子!”这被提在半空的狸花猫突然回头看着靳舞阳说了一句人话。

    “我的妈啊,什么鬼!!!”原本正准备把这狸花猫扔出去的靳舞阳,突然撒开了手,并随之大喊了一声。几步便是退到了门口。赶紧用手握着门把手,头也不回地就准备逃跑。

    “靳舞阳!你给大爷我站住!!!”

    听到这狸花猫喊着自己的名字,不知道为何。这害怕的感觉竟然一下子就少了几分。

    靳舞阳这时转身再看那狸花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狸花猫已经盘坐在窗户上,双手掐腰。好似一个人一般,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

    此刻,看着那狸花猫好似人一般的神情,靳舞阳瞬间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不跑。听听看对方要说什么,到时候再跑也不迟啊。

    纵然有些害怕,不过靳舞阳还是壮大了胆子。捋直有些打结的舌头。靠着门小心问道。

    “那个,您好,您是,您是什么玩意儿?”,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