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太甜:禁欲总裁,别太急 第130章 你打算哭多久?

时间:2017-10-08作者:轻舞

    她极少在他面前表现出这柔弱无助的一面,印象中的顾小念,是倔强又坚强的,脸上也总是带着笑。

    他不喜欢女人的眼泪,强大如他,对于弱者,心底更多的是轻视和不屑。

    有人曾说他铁石心肠,冷血无情,说是他是一个没心没肺,不懂感情的人。

    只因为当初有人对他下跪,哭着求他放过,他半分也没动容,最后,那人的公司依旧破产了。

    后来,那人跳楼了。

    临死前,指着天诅咒他:厉南铖,你会不得好死的。我拿我的命诅咒你终有一天也尝到这绝望痛苦的滋味,你所爱所在乎的一切都全部离你而去,留你一人生不如死的活在这世上。

    这事当时引起了轰动,各方媒体都还报道过,很多人都骂他是吃沾着人血馒头的资本家,冷血无情,心狠手辣,说他这样的人,迟早会有报应,以后肯定会妻离子散,不得善终。

    对于这些咒骂,他只当笑话听听。

    要是动动嘴皮子诅咒几句就能有用,厉氏早就垮掉了。

    冷漠如他,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弱小的事物产生同情,却被怀里这个小女人的眼泪弄得有点心烦意乱。

    他不会安慰人,说了一句后,摸了摸她的头,没再出声。

    被他搂入怀里的那一刻,顾小念脸上浮出一丝错愕。

    身体在他怀里短暂的僵硬了几秒后,她抽泣两声,将头埋在他胸口,伸手,轻轻搂住了他的腰。

    她像是一个寻求到了安慰的孩子,埋在他怀里,默默的流泪。

    这个怀抱让她莫名的安心。

    所有的忐忑,不安,害怕,紧张,全都离她而去。

    看到厉南铖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救星。

    紧绷的情绪松懈下来,她的身体无力的靠在他怀里,脸枕着他结实精壮的胸膛,再不管其他,放肆的哭了起来。

    不是放声大哭,而是轻声的呜咽着,哭的鼻尖都红了。

    没过一会儿,厉南铖就感觉胸口的位置湿湿的。

    低头一看,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眼泪多到将他的衬衣都打湿了。

    厉南铖:“……”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别的女人是不是这样他不知道,顾小念肯定是这样的。

    他犹豫了一下,揽在她腰上的手移到背后,轻轻拍了两下。

    动作显得有些生涩,看起来并不常做。

    房内,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虽然早听说少爷对这个少夫人很不一样,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亲眼见到了少爷柔情的一面,还是挺惊讶的。

    林管家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大家立即便心领神会的从房内退了出去,并将房门轻轻带上。

    骤然离开了一拨人,房间里越发的安静。

    顾小念的抽泣声便很清晰了,一下下的,哭的要多委屈,就多委屈。

    哭着哭着,伸手擦拭一下眼泪,擦完,便随手的往他衣服上一抹……

    厉南铖:“……”

    他是有洁癖的。

    他都惊讶自己居然还没将这个哭的脏兮兮的女人丢出去。

    别的女人哭起来都是梨花带雨的,特别有美感,看着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可他怀里这个……

    一分美感都没有不说,还丑了不少。

    眼睛肿的跟电灯泡似的,额前的头发被打湿,凌乱的粘在她脸颊上,鼻子红红的,像马戏团的小丑。

    嫌弃么?他问自己。

    答案他还没想到,他所做的,只是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伸手拂开了遮住她眉眼的头发:“顾小念,你打算哭多久?”

    哭太久,她声音沙哑的不行,抬起红肿的眼看了看他,瓮声瓮气的:“厉南铖,你管天管地,还要管我哭多久吗?”

    丑,真的丑。

    她一抬头,那双肿的跟灯泡似的眼看着就更丑了。

    眼里,全是红红的一片,鼻子也被她揉的红红的,一点也没有惹人怜爱的感觉。

    但厉南铖清冷的眸子里,目光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眼底划过浅浅笑意,他揉了揉她的脑袋,看她哭够了,才拿出手帕给她擦眼泪。

    帕子上有股淡淡的香气,他下手的时候不觉得将动作放轻了点,一边擦,一边失笑道:“我也不想管,只是……”

    手上动作顿了顿,低头瞥她一眼,目光往下,落到胸口上。

    他里面那件白色的衬衣,衣领下面的位置,一大块都是湿的,还被她抓的皱巴巴的。

    “你的鼻涕和眼泪不要再往我身上擦。”

    厄……

    顾小念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这才看到他的衬衣被她蹂躏的惨兮兮的。

    崭新的白衬衣,沾了水,挺明显的。

    想到刚刚是顺手往他身上擦了那么几次,她有点心虚,轻轻咳了一声,将目光移开:“抱歉……你待会儿脱下来,我给你洗洗吧?”

    她给他洗?

    厉南铖勾了勾唇。

    厉家的佣人一大堆,哪里轮得到她来做这些事情。

    “嗯,你弄脏的,当然是你洗。”不过他却并没有拒绝,而是答应了下来。

    佣人当然也能洗,还能洗的很好。

    但……她和佣人能一样么。

    刚才趴在胸口狠狠的哭了一场,哭到全身都没了力气,哭完后,心里那些所有的负面情绪倒是都给哭走了。

    顾小念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

    她揉了下鼻子,声音哽咽:“刚刚医生说天天没什么事,等打完了点滴,再好好睡一觉就可以了。”

    连着好几天都没看到他,他却在她准备去剧组的前一晚回来了,还回来的这么匆忙,想也能想到,他是因为厉小天才回来的。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厉小天忽然闹出这些事情,他今晚压根都不会回来吧?

    林管家不是说他在y城吗?

    就算接到消息,马上赶回来,最少也得要四个多小时才能到南城吧。

    所以……他其实早就回南城了?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去过y城……

    只是不想看她,所以一直待在外面。

    想到这一层可能性,顾小念心口像被什么刺了刺,有点痛。

    厉南铖还在给她擦眼泪,一边擦,一边嫌弃的说:“没见过哭的像你这么丑的女人。影视学院待了几年,没学会怎么哭才能哭的漂亮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