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娇妻太甜:禁欲总裁,别太急 第1874章 你是不是很可悲,很可怜?

时间:2018-07-24作者:轻舞

    “你还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给我下了慢性毒,中了毒,我会慢慢死掉的。”

    “我给你下了毒?”司罂眉梢挑高,露出惊讶的表情,“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你以为你装糊涂,我就会相信你吗?”林初夏恨恨道,“我都检查出来了,这是医生亲口说的。司罂,你可是个男人,好歹也要敢做敢当吧。何况,我这样一个将死之人,对你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是医生亲口告诉你,我给你下了毒?”司罂依旧是一副淡淡的表情。

    “医生又不认识你,怎么可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可是,我中毒那段时间,都是跟你在一起的。不是你让人给我下了毒,还能是是?”

    “你怕我把你做的那些龌蹉事泄露出去,所以就给我投毒。”

    “从一开始,你就对我不放心。没想过留我活口,对不对?”

    说着说着,林初夏眼里的恨意和悔意更浓了,她红了眼,咬牙道:“我是瞎了眼,才会选择跟你合作。现在,你的如意算盘都落了空,还被赶出了司家,哈哈哈,司罂,你活该!”

    林初夏泄恨一般的大笑起来:“看到你下场这么惨,过得这么糟糕,我心里很痛快啊。”

    这个该死的男人。

    他占有了她的身体,还要剥夺她的生命。

    她是不会放过他的。

    就算她要死,也必须得拉他垫背才行。

    司罂也不恼,由着她笑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说道:“我再惨,也好过你。林初夏,你才是最可悲的那个人。啧啧,说起来,我都觉得你挺可怜的。”

    林初夏眼睛通红,咬紧牙关瞪着他。

    司罂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来,先是轻轻嗅了下茶香,然后才动作优雅的轻轻抿了口,细长阴柔的眸子眯了下,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当年那个爱着你的男人已经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结了婚,还有了孩子,而你却还没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你还爱着他,他对你却没了感觉。”

    “为了那个女人,他甚至可以动手杀了你。啧,林初夏,你在他心里,真是连只猫猫狗狗都不如啊。”

    司罂抿着茶,轻轻勾起的唇角有嘲弄的笑意。

    林初夏愣了下,脸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司罂看她一眼,淡笑:“毒不是我给你下的。你仔细想想,给你做检查的医生是不是他安排的人?”

    看着林初夏脸色又变得难看了一点,他唇角笑意浓了点:“说你被下了毒,并且判断你体内的毒是我给你下的,这事情,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是医生说的,还是他告诉你的,抑或是他手底下的人告诉你的?”

    “不管是谁告诉你的,这些人,可都是他司冥的人。”

    “如果你真的被人下了毒,你想想,谁给你下毒的可能性最大?也是,你死了,他也就不必再担心你会继续纠缠他,何况,你还跟我联手杀过他一次,他对你肯定不放心吧。司冥这个人,如果感觉到谁对他造成威胁了,不安全了,他就会使手段让这个人消失掉。”

    “林初夏,你说,你可不可悲?”

    “毕竟怎么说,你和他也真心相爱过一场。他对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人,可真是一点旧情都不念啊。”

    他每说一句话,林初夏脸色就要暗上两分。

    等他说完,她脸色已然阴沉的像暴风雨来临前大片大片积压的乌云。

    整张脸,都黑了下去。

    司罂见状,勾勾唇,煞是同情的叹了口气:“我被赶出司家没关系,反正我那个父亲从小就很偏心,我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是什么份量。可是你……”

    “你真的甘心?”

    “他现在有了妻儿子女,又刚刚接手公司,事业爱情家庭都是春风得意,好不幸福。而你……你还这么年轻,林初夏,我要是你,我可是会死不瞑目的。”

    林初夏仿佛受了极大的打击。

    一瞬间,脸色惨白。

    她脸色本来就很憔悴,在听了司罂这些话后,脸上仅剩不多的两分血色,也褪的干干净净。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同样苍白的嘴唇上,咬出一道深深的齿印,声音艰涩沙哑:“不,我不相信。冥不可能对我下毒的,不会是他,绝对不会是他。”

    “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是!”她其实已经动摇了,却不愿意承认,拼命的找着借口不断否认,“就算他不爱我了,他也不可能对我这么做的。”

    “司罂,你以为你随便说几句,我就会相信你吗?你想挑拨离间,对不对!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

    “呵……”

    和她的激动情绪对比起来,司罂很淡然,他又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然后提起茶壶,往林初夏桌前的茶杯里也倒了一杯,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你认为我现在还有必要挑拨离间吗?说得难听一点,林初夏,你觉得你现在对我还有利用价值吗?就算我想挑拨离间,你也不是我选择的棋子。”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真的觉得你挺可怜的。你说说,你现在还一心一意的爱着他,他却觉得你是阻碍,对你痛下杀手,你是不是很可悲,很可怜?”

    林初夏眸子通红,眼里盈满水雾,愤恨的瞪着他。

    “你早该了解,我那个弟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当年喜欢你的时候,也是真的很喜欢你。可是不爱了,也是真的就不爱了。他对自己不在乎的人手段有多冷血狠厉,这个不用我说,你也是知道的吧。”

    “曾经,他喜欢你,宝贝你,自然对你千依百顺,极尽温柔。可现在他爱上了别的女人,你林初夏对他而言,就是个碍眼的东西了。”

    “他担心你的存在会对他深爱的女人造成威胁,所以就想除掉你。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林初夏眼里的红色越来越浓。

    她在嘴唇上咬出了一道血印子,有血珠从泛白的唇瓣里泌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