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196章:好运的水遁忍者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196章:好运的水遁忍者

    高先达在后面只是稍微地调整了一下,再出来时赛已经完成了两场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

    泉信纲是剑圣,霸刀则是一个清理者,他们在面对对手的时候,都形成了碾压的局势,所以两场战斗都非常轻易地结束了。

    而且柳生宗严是剑豪的顶尖人物,此时的试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对方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剑法不错,也挺有冲劲的。

    柳生宗严似乎不想伤他的性命,甚至都没有拔刀。见对方过来,直接侧身进去,躲过了对方的攻击,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拧,将对方手的武士刀夺了过来。

    等对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缴了械,只能愣愣地望着手持武士刀的柳生宗严。

    他可没有本事从柳生宗严手再将这把剑夺回来。而他如果还想进攻的话,恐怕要面对柳生宗严的反攻了。

    所以他只能选择认输。

    柳生宗严颇有长者的风度,便将手的剑还给了对方,还诚恳地对对方说:“你若是想学剑的话,可以到奈良来找我。”

    虽然他说的话颇为诚恳,但是对方毕竟也是御前天览三十二强的选手,自然有自己的师承。他虽然不是柳生宗严的对手,但是如此直接的挖墙脚也让他有点下不来台。

    这个毛头小伙子被羞臊了一个大红脸,一把拿回了自己的剑,没有多说话,直接转身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好学的心都没有。”柳生宗严不由得埋怨道。看样子他对对方不想拜他为师的事情,感到颇为的遗憾。

    不过对方既然已经离开了,他也只能无奈地走下台来。

    下一场赛好玩了。

    排名第六的是香取神道流京都分馆的师冈一羽。他也算是高先达的老师,剑术造诣较高,但是终归是赶不塚原卜传的。

    所以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的是他的对手,权五郎。

    权五郎排在第27位,刚好与师冈一羽对战。

    工作人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还特意强调了一下,权五郎是一个擅长使用“水遁-弹涂之术”的高手。

    当然,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家伙,在赛的时候,完全不讲公德心,非常喜欢随地吐痰。武功不怎么样,但是恶心人的招式却不少。

    师冈一羽听了之后是一皱眉,心道:“原来他是这个‘吐痰忍者’。”

    师冈一羽自信想要战胜这么样的一个选手应该不成问题,问题是自己要是真的被对方吐了,恶心不说,当着天皇和将军的面,总归也是有些尴尬。

    但是赛的规则没有不许随地吐痰一项,师冈一羽只能硬着头皮场,心想着如何迅速解决掉对手,不让对方吐出痰来。

    权五郎倒是很淡定,他大大咧咧地站在台,完全不把对手放在眼里,好像他才是那个排名第六的剑豪,而对方是个输了几场的地二十七名。

    其实权五郎本是抱着增长见识的目的来的,对于输赢看得不重,能进入三十二强已经算是侥幸了。

    虽然他获得了真“鬼武者”孙六兼元这么一把好刀,但是高先达不知道是怎么了,特意叮嘱他,这把刀的邪性太大,威力也太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要动用它。

    权五郎一来虽然与这把剑绑定了,但是对它的驾驭能力还有限,暂时无法发挥出它的全部力量,二来也不是真想把这些剑豪全都杀了。所以他还真听话,并没有使用这把剑,而是装备了他原来的那把随身武士刀。

    他将刀抽了出来,一只手对着师冈一羽划了一下,另一只手抠着鼻子说道:“来吧!”

    “粗鄙的家伙。”师冈一羽看见权五郎的做派,更是心生鄙夷。

    师冈一羽也将刀抽了出来,大喝了一声,要向权五郎砍来。

    权五郎也不防守,只是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然后发出了“喝”的一声清鼻腔的声音,将鼻子里面的鼻涕吸到了嘴里。

    师冈一羽见此情景,一下子怂了。自己算是一剑将他劈死了,如果被他吐了一脸鼻涕,岂不是恶心死了!

    师冈一羽既想赢,又想赢得干净漂亮。

    于是师冈一羽连忙收招,不再前进,而是向后退了两步与权五郎拉开了距离。

    权五郎却恬不知耻,还以为对方怕了自己,跟着向前凑了两步。

    但是师冈一羽哪是那么好相与的?根岸兔角是他的徒弟,秘传技都是他教授的,师冈一羽自然也是会神妙剑的。

    于是师冈一羽决定用远程攻击来战胜权五郎。

    只见他身体一转,用力向前挥剑,一刀月牙形的剑气便凝聚在了他的剑尖之。

    而且他的功力要根岸兔角强许多,无论是月牙的大小还是亮度都要远超根岸兔角。

    毫无疑问,他的这一记月牙要是划了权五郎,权五郎少说也得捐献点器官出来。

    随着师冈一羽的发力,他向前踏出一步,一道剑气便要从剑尖挥舞出来了。

    谁知道他踏出的这一步却出了问题,突然之间脚下一滑,重心不稳,竟然一下子摔倒在地。

    他挥出的那一刀剑气自然也失了准头,向天飞了出去。

    这种机会权五郎如果再抓不住,那也不用玩了。

    他两步迈了过来,一脚踢在师冈一羽的腕子,将他手的刀踢飞了出去,然后将自己的刀横在了师冈一羽的脖子旁边。

    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师冈一羽敢动的话,他要砍下去了。

    师冈一羽知道自己已经丢人了,他不想再丢命了。

    于是他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算了,是我倒霉。这一局我输了。”

    权五郎得意地笑了笑,将剑收了回去。然后他把已经含在嘴里面的鼻涕咕噜一声咽了回去。

    高先达在下面看得直反胃,旁边感觉到恶心的人也不在少数。

    但是权五郎却毫不在意,说道:“承让承让,可能是我运气太好了。”

    他嘴说得轻松,但是脸却颇有得色。

    他的行为是瞒不过高先达的。师冈一羽绝不可能凭空地跌倒,分明踩到了地的水。

    而权五郎是一个水遁忍者,这件事情如果不是他干的,高先达绝不相信。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