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141章:石川数正的自杀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一时间,场面变得非常尴尬。 w w w . v o d t w . c o m火然 ?文 ?.ranen`

    “你……您怎么会在这里?”等了许久,松平元康决定率先打破沉默。

    木下滕吉郎虽然是农民之子,但是不但由织田信长赐予了他武士之名,高先达上任之后,也很器重他。所以松平元康决定对他还是尊重一些的好。

    “啊,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是来找石川大人的。”木下滕吉郎貌似憨厚地笑了笑,道,“氏真大人今天来到了冈崎城,正好问起了城内税款账目的问题。作为城中的税务官,我想起来上次在石川大人这边对完了账目,您好像没有给我确认签字。所以我过来找您一下。怎么,你们正在谈要紧事?”

    “这个该死的农民之子。”石川数正暗道,“也太没礼貌了些!竟然敢擅闯进来!”

    但是此时当着松平元康的面,自然也不好发作。他便道:“走,我们先出去。你把账本拿来,我给你画押就是。”

    但是木下滕吉郎可不傻,他向里面扫了一眼,便道:“哟,我想现在的账目恐怕是不用急着画押了。您的仓库里面这都是些什么啊?那我们之前核对的账目,现在看来恐怕是错的喽?”

    “这都是别人寄存在我这里的。”石川数正瞪了一下眼睛,就想敷衍过去。

    木下滕吉郎却不同意,道:“别人?那还得请石川大人说说都有谁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些衣服和武器不像是城中驻军的制备,倒像是乡野间山贼的装扮。”

    石川数正听罢,就非常生气,道:“这与你没有关系!”

    他见木下滕吉郎长得矮小,好像是个猴子一般。石川数正相比而言要高大许多,便想仗着身强力壮将木下滕吉郎赶出去。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两米多高的盔甲巨人已经站在了木下滕吉郎的旁边。他轻轻向前迈了一步,就将石川数正挡得死死的,石川数正根本就过不去。

    这时候旁边的松平元康也道:“石川大人,既然你说是别人寄存的,那么就是知道他们是谁喽?怎么,你不愿意透露,莫非是想包庇他们不成?”

    “少主,我是真不知道啊!”石川数正解释道。

    “既然不知道主人是谁,那么你是承认这些东西是你的喽?”木下滕吉郎在旁边补刀道。

    石川数正都快被逼疯了。

    酒井忠次看到了这种情况,知道自己现在也救不了石川数正了,只得无奈地用手捂住了额头。他沉思了片刻,终于还是出言道:“石川大人,三河地区山贼横行,出现些包庇山贼的行为也不算是大恶。你若是能够老实交代,将山贼的情况如实说来,少主念在你是老臣的份上,考虑你主动交代的功劳,或许还能既往不咎。同时你若是肯将包庇山贼的非法所得,全部上交,我相信木下大人也不会为难你。”

    酒井忠次这已经是在给石川数正递台阶了。他的意思很明显:“你认罪吧。你现在包庇山贼的罪过已经坐实了,你先老老实实认个罪,我还能替你回旋一下。至于交钱的事情,就算是破财免灾了。”

    石川数正作为松平家的名臣,其实是能听得懂酒井忠次在说什么的。但是他心里非常的不甘愿。他自认自己事情做得天衣无缝,从来也不曾将这些山贼的东西放进仓库里面,莫非今天是见了鬼了?

    而且这仓库里的东西确实不是他一人所有,也有一些其他的家臣,将自己的非法所得放在了石川数正这里,由他进行保管。如果全部都上缴了,这些债主子找上们来,恐怕自己活得比死了还难受。

    所以石川数正咬了咬牙,道:“这不是我的东西,也跟山贼没关系。”

    松平元康方才也听明白了酒井忠次在给石川数正递话。其实松平元康不是不疼惜老臣,只是不爽老臣倚老卖老,不把他这个少主当回事。其实只要石川数正老老实实认个错,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谈的。

    但是听到石川数正还在咬牙坚持,松平元康不由得摇了摇头。

    至于木下滕吉郎,就只能在旁边冷笑了两声。

    石川数正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手下,又看了看松平元康手下的贴身武士。

    他望向本多忠胜的时候,高大的本多忠胜对他怒目而视,好像一座庙里的金刚。而他望向枫太的时候,枫太丝毫没有反应,回答他的只有冷冰冰的铠甲。

    石川数正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了,还不如保全自己的名节。

    于是石川数正仰天长啸一声:“冤枉啊!我要用我的血来证明我的清白!”

    石川数正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肋差,一刀插在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石川大人!使不得啊!”酒井忠次和石川数正感情很深,哪里见得了这个?他连忙上前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松平元康虽然算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但是不知怎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于是叹了口气,对本多忠胜道:“算了吧,给他个痛快。”

    “是!”本多忠胜点头道,抽出腰刀,快步走了过去,一刀将石川数正的脑袋切了下来。

    木下滕吉郎在旁边说道:“三河的武士家教果然严格。”

    松平元康听木下滕吉郎在旁边说风凉话,便有些生气道:“你说什么?我们三河武士的行事风格,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农民之子来讨论了?”

    木下滕吉郎见松平元康真急了,连忙摆手道:“别当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为石川大人感到惋惜罢了。”

    松平元康听他如此说,这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谁知道木下滕吉郎接着说道:“只是石川大人地位崇高,世代在松平家担任家老,有什么理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自杀呢?我看他不是自杀,而是被人逼死的吧?而能够将松平家的家老逼死的人……啧啧啧!恐怕就是这些山贼真正的主使吧?”

    他这已经是在直指松平元康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