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103章:织田信长,给你武士的荣耀!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103章:织田信长,给你武士的荣耀!

    总而言之,今川家对尾张的攻略大获成功。 ww.od.

    因为今川义元仍然健在,所以报仇的事情也就构不成了。高先达格外开恩,没有杀掉织田信长报仇。

    如果织田信长选择了在被围城的时候,就出城投降,高先达或许会接受他的臣服。以他的才能,做一城、一国之主绰绰有余。

    但是织田信长并没有抓住机会,在春三郎的怂恿之下,他派兵偷袭了高先达,对高先达的部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还把高先达抓进了鸣海城中,差一点就翻盘了。

    这说明织田信长的战斗意识和反抗意识是很浓的,他绝不会屈居于人下。即使能够暂时性的臣服,但是也绝不会长久,他就好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爆炸。

    而且织田信长和其他的武将不同。在日本战国时期,织田信长属于是主角中的战斗机。他不但实力强劲,而且运气好到逆天,每到要失利的时候,就会发生转折性的大事件。

    他的幸运,就是他敌人的不幸。

    “你出家去当和尚吧,我饶你一条性命。”高先达犹豫再三,给出了最后的条件,希望织田信长能远离政治中心。

    “算了吧,人生匆匆五十年,有如朝露。”织田信长回道,“身为武家之人,我早就已经有了死的觉悟。”

    织田信长本身并不信仰佛教,尤其是对日本本土化的佛教中可以吃肉、娶妻、圈地、养兵的和尚非常反感。所以他宁愿死也不想去当和尚。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织田信长在他的舞台上完成了一场出色的表演,但是出于政治考量,高先达并不能留着他。别的武士暂且不提,只要织田信长不死,武士三人组就还会存留着扶持他上位的想法。

    所以织田信长就只有死。高先达对此颇感惋惜。

    “大人,希望您能做我的介错人。”织田信长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日本武士切腹,需要忍受着剧痛,用短刀在肚子上横竖割两刀,形成一个十字形缺口来彰显自己的荣耀。而这种死法非常的痛苦,后面需要有一个人在他完成了切割切割之后,快速地将切腹人的脑袋砍掉,来减轻他的痛苦。

    这个砍头的人,就被称作介错人。

    和中国传统的刽子手恰恰相反,被砍头的人不但不会怨恨介错人,甚至会心存感激。因为好的介错人能够干净利落地一刀斩断切腹人的头,来减轻他的痛苦。但是一个技术不过硬的人,很可能几刀都砍不掉。

    织田信长能让高先达来做他的介错人,说明他竟然对高先达非常的信任。

    高先达道:“我与你素未平生,这次还是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我可是从未担任过介错人的角色。”

    “天真正传香曲神道流的弟子,剑法总不会太差。”织田信长微笑道,“我曾经以为,我是一个枭雄,一条能够腾飞到天上的龙。即使面对今川家两万大军,我也毫不畏惧。但是您将我打败了,彻底的打败了。所以,您才是那条能腾飞的龙,一定会腾飞到天上。您替我介错,是我的荣耀。”

    织田信长竟然对高先达非常的看中。

    高先达没办法,只得答应他。

    切腹的手续倒是做得非常隆重。沐浴、更衣、禁食,织田信长竟然没有一丝畏惧。

    一直到织田信长以跪姿坐在垫子上,用洁净的白布擦拭过了肋差短刀,然后将短刀的刀剑抵在腹部的时候,高先达才看到织田信长的手有一些轻微的颤抖。

    他或许不是害怕,只是对自己的壮志未酬感到惋惜吧。

    织田信长的口中咬了白布,不希望因为剧痛而咬到舌头不能完成后面的程序。所以高先达并没有办法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织田信长深吸了一口气,将刀刺入了腹中。

    杀人这种事情,高先达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死在他手中的人也不计其数。即使是手拿狼牙棒冲入修罗场当中,将敌方的士兵全都砸成肉泥,高先达也没有丝毫的迟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织田信长切腹,竟然感觉有一丝惋惜?

    这就是天下人的悲哀吧。

    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高先达眼见着织田信长费劲全身的力气,在肚子上割完了第二下,全身都好像虚脱了一样,在抽搐,在这样下去,屎尿都会流出来的。

    高先达手起刀落,宗三左文字准确地砍在了织田信长颈骨的缝隙当中,干净利落地将织田信长的头砍了下来。

    头落,鲜血喷涌。

    一代乱世枭雄就此殒命。

    场面一片静寂,也不知道旁观的人心里作何感想。

    但是实际上,高先达的这一做法还是很得人心的,毕竟是织田信长主动邀请高先达作为他的介错人,而高先达的刀法干净利落,帮织田信长解决了痛苦。所以他并不算是杀害织田信长的凶手。至于攻陷织田家的事情,那是大势所趋。

    织田家的家臣们到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反抗的理由了,大部分都选择了归顺。有一部分人因为种种原因无心出仕,高先达也任由他们归隐田园。至于一些顽固份子,依然对今川家抱有巨大的敌意,高先达没办法,也只能给他们一个武士的体面,允许他们切腹了。

    但是对于这种顽固分子,可就没有由高先达来介错的荣耀了。武士们从小习武,织田家自然也有剑法出众的介错人,这项工作还是由他们自己来完成吧。

    高先达对于这种帮人自杀的行为,觉得还是不要过多参与了。

    解决了织田信长,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春三郎迟迟没有醒来,枫太和西谷都有些想要放弃他了。虽然他们两个没有再提起,但是看样子已经算是接受了高先达的提议。毕竟织田信长死了之后,木下滕吉郎还只是一个最底层的足轻组头。

    他原本是农民出身,如果不是织田信长一再提拔,他不可能成为一名武士。即使是现在,织田家的谱代家臣对他也颇为的看不起。

    只靠他现有的名望,是不可能崛起的。所以想要扶持木下滕吉郎,只有依托高先达的势力了。只有高先达崛起了,才能借助他的手将木下滕吉郎提拔起来。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