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98章:大局已定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98章:大局已定

    于是对高先达威胁最大的西谷也被控制住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高先达不紧不慢地走到了织田信长的身边。

    织田信长也是武士出身,心道:“我这里有这么多人,各个带着刀,难道还能让你给压制住了?”

    所以趁着刚才春三郎挡在他身前的功夫,他也将佩刀抽了出来。

    “大胆!”织田信长见高先达走了过来,也是一刀劈出。

    只可惜,织田信长的剑法确实不怎么样,而且他的基础属性也只是在一般人的水平。在高先达看来,已经跟慢动作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高先达轻轻地向旁边迈了一步,就将织田信长劈出的一刀躲了过去,然后一把抓住了织田信长的手腕子。

    他顺着织田信长的力量轻轻一带,然后脚下给了个绊子,织田信长整个人就失去了中心,啪嚓一下扑倒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武士刀也到了高先达的手中。

    高先达将武士刀轻轻一转,在空中划了个圈,剑尖向下,噗地一声插在了织田信长脑袋旁边的榻榻米上。剑刃紧贴着织田信长的脸蛋子,可能只有1毫米的距离,但是却没有割伤织田信长。而他如果再向织田信长的方向偏一厘米,恐怕就将织田信长扎死了。

    “这把刀不错啊!”高先达称赞道,“看起来好面熟的样子。”

    织田信长被高先达的这一下吓得够呛,以至于完全不敢动弹,谁知道他若是一动弹,高先达会不会顺手将刀横划一下,将他的脑袋切下来?

    但是织田信长毕竟是一带雄主,他竟然还保持着基本的镇定,道:“你喜欢的话,你尽管拿走。”

    “那我就不客气了。”高先达微微一笑,将那把武士刀轻轻都提了起来,然后从织田信长的腰间将剑鞘也拿走了。

    虽然这把刀刚才到了高先达的手里,但是高先达毕竟还没有对织田信长发动技能强抢。织田信长若是不同意的话,这把刀并不属于高先达。高先达即使能拿着,但是也发挥不出它的威力来。

    “宗三左文字……果然是它。”高先达喃喃自语道。这把刀他看着当然面熟,这把刀是今川义元的佩刀,平日里对它爱惜有加,虽然只是作为装饰品,但是平日里也是经常佩戴。高先达作为今川义元的长子,自然经常能看到。

    既然这把宗三左文字到了织田信长的手里,那么也确实能说明,今川义元并没有逃走,确实是被织田信长抓住了。至于是死是活,就不清楚了。

    看品相,宗三左文字竟然还在一期一振之上,不但刀身更长,刀刃也更锋利,正把刀上都闪着青白色的光芒。

    “果然是把好刀。”既然织田信长同意了,那高先达也没客气,果断地将宗三左文字收了起来。

    织田信长毕竟是织田家的家主,即使是要杀了他,也不能太过侮辱他。他便将织田信长拽了起来,道:“只要你不轻举妄动,我们还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相信我,我的刀一定比你跑得快,何况我手里还有火枪。”

    织田信长对高先达的武功倒是没有什么怀疑。他确信无论是用枪还是用刀,高先达都能轻易地杀死自己。恐怕高先达就是不用武器,徒手都能将自己撕了。所以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织田信长竟然点头同意了。

    织田信长随后向大家比了比手势,周围的家臣们便还刀入鞘,坐了下来。

    枫太此时心有不甘,但是她却明白,自己已经被一个人的契机锁定了,如果轻举妄动的话,一定会被射穿。她现在没有外穿机甲,并不能防箭,所以跑得多快都没有用。

    大势已定,就连织田信长都怂了,她若是再强出头的话,变相当于是自讨苦吃。

    她试着向房间外挪动了一下,立刻就感受到了对方气机的变化,不过发现她是在向外移动之后,对方并没有射她。

    所以枫太慢慢地挪出了屋子,端了盆水回来,泼在了春三郎的身上。

    春三郎方才浑身是火,在地上翻滚了半天也没有灭掉,这时候一盆凉水浇了过来,可算是解脱了。

    只可惜他的衣服已经快烧没了,头发也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就连他的脸也已经被烧得焦黑一片,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他这个样子,即使治好了,也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了。

    而且烧伤是非常疼痛的,火虽然已经灭了,他还在满地的打滚。但是他却忘了,在他的纵火之下,今川家的士兵为了救火,被烧死了好多人。

    春三郎这还只是衣服着火,能保住性命。但是士兵们可是帐篷着火,从外到内的燃烧,有很多人甚至没有跑出来。

    当然,他这也不能说是报应,只能说是体会了一下自己招式的威力。毕竟高先达也曾经在小树林里放火,烧死过织田家一千名士兵。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重点在于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信长大人,我与他们不同,我对胜负、利益之争看得很淡。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高先达现在已经一只脚跨进了胜利的大门了,态度其实可以更倨傲一些,但是他在倨傲中依然表示出了一丝诚恳,“我的父亲,现在是死是活?”

    “他……大概,还活着吧。”织田信长道,“他受了伤,神智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模糊,我已经派人对他进行护理了。至于能不能活下来,我并不敢确定。”

    “他没有死,你应该为此感到庆幸。”高先达道,“不然的话,你就死定了。作为一个孝子,我是一定要替父报仇的。但是他既然没有死,那么今川家的家督就还是他,你的生死由他来决定。胜负乃兵家常事,如果肯归顺今川家,你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会替你求情的。”

    织田信长看了看高先达,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又用目光扫了一下场下的众臣们,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那就依氏真大人您吧,我愿意归顺。”

    “那好,请您下命令打开城门吧!”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