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96章:捆老虎,你们就用麻绳吗?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96章:捆老虎,你们就用麻绳吗?

    这种战斗用的提拉蓝,在守城一方非常常见。 .tw.因为城门是个很关键设备,平时不能随意开合。个别人的上下城,都是用这种篮子的。

    当初的木下滕吉郎、佐久间信盛的亲信,都是顺着这个篮子出城与高先达洽谈的。

    高先达现在也有机会享受了一下“人力电梯”的待遇。

    “鸣海城,我来了。”高先达暗道。

    见枫太带了一个人回来,立刻便有士兵围了过来。

    “我们胜利了,这个是今川家的今川氏真。”枫太道。

    士兵们一听,都说不出的兴奋,连忙有人过来,用绳子将高先达捆住。

    高先达道:“你们对我总该有些起码的尊重吧,我是一家之主,你们竟然用绳子捆我?”

    枫太一听,还特意过来帮士兵们紧了紧绳子,道:“捆老虎,怎么可能不紧呢?”

    她大概是鸣海城中唯一一个感受到过高先达恐怖的人,她可不想让高先达跑了。

    “你这婆娘……”高先达道,“竟然还喜欢这个调调?你需不需要鞭子和蜡烛?我那里有一款特制版。”

    不知道枫太是真的纯洁还是故意的,她这次竟然没有听懂。

    “还真的是小姑娘啊。”高先达撇了撇嘴。不过越是这样,反而越好。高先达只要给她讲一些不堪入耳的黄段子,枫太很容易就会心生反感地躲开。她只要不在旁边,高先达便有了机会。

    枫太和士兵们押着高先达到了天守的最顶端。正中间坐着一个带着一脸枭雄气质的男人,两旁各坐着一列人,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些伺候他们的小姓。

    从他们身上佩戴的家徽标识就能大概地推断出他们都是谁。

    能坐在正中间,这个枭雄一定是织田家的家主,织田信长。而旁边的这两列中,什么佐久间信盛、丹羽长秀、泷川一益、佐佐成政等人,高先达也大概其地能分得出来。毕竟这些人的家眷基本上都在清州城中被高先达控制着,而这些人中,还有不少人,通过家眷与高先达进行了联系,表示他们愿意归顺,只不过织田信长未必知道罢了。

    枫太进来之后,便向织田信长汇报了一下战斗成果,然后便站到了一边。她是一个女人,不管战斗力有多强,在这里没什么地位。如果不是看他们身负异能,他们这三个没有身份的平民,都未必有资格能参加这样的会议。

    织田信长好像没看见高先达一般,转头道:“春三郎,你的战术成功了,果然将他抓来了,看来我们这次是胜利了!”

    后面这个被称作春三郎的人,慢步上前,低头道:“正是。”

    高先达一见那人,非常的面熟,不就是代表佐久间信盛,到高先达的营长中来谈和的那个人吗?亏了他还和高先达说,三天之内就要给高先达回信,没想到当天的晚上,就给高先达搞夜袭。

    “竟然是你!”高先达道,“你不是来替佐久间信盛大人谈和的吗?”

    “对不起了,氏真大人。”春三郎道,“佐久间大人对织田家忠肝义胆,怎么可能背叛呢?我借用他的名号,只是为了取信于你罢了。”

    高先达道:“好在我并不相信你,让手下的士兵提前做好了准备,没想到你还真敢派兵来偷袭我们。”

    “氏真大人,你错了。”春三郎道,“我去你那里,麻痹那你们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我一定要找机会亲自到你们的营帐中去,否则哪有机会布下火种呢?不然你们的营帐怎么会起火呢?”

    春三郎笑的很得意。他的战术很成功,这把火烧得很旺,对今川军的士气造成了重大的打击。如果不是高先达提前命人穿好盔甲防备夜袭,恐怕今川军就是全军覆没的局势。

    高先达深吸了一口气,又淡定了下来,道:“果然够厉害!”

    “承让承让!”春三郎笑道。

    “哦,氏真大人!”织田信长仿佛这时候才看到高先达一样,突然哈哈大笑,道:“好有缘分啊!欢迎你到鸣海城来做客!”

    高先达冷笑了一声:“不是缘分,也不是做客,我是作为使者,来鸣海城中来跟你谈判的。”

    “到了这种情况,你还有心开这种玩笑?”织田信长笑道,“使者?收到邀请、行动自如的才叫使者,被绑着进来的,恐怕叫做俘虏吧?”

    “哦?是这样的吗?不能被绑着啊!那是我搞错了!”高先达微笑了一下,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只见他轻轻一抖,身上的绳子一下子就被挣开了,散落了一地。

    这一下可把织田信长和周围的人全都震惊了。

    其实也是这些士兵们大意了,他们并没见过高先达的恐怖。所以捆绑他用的只是普通的麻绳。也就只有陷阱中的那种带弹力的特殊材质网子才能捆住他。普通的麻绳,白给。

    高先达的双手虽然背在后面,但是他的铁掌也不亚于一块铁板。他用指甲轻轻一划,麻绳上就多了一个缺口,三划两划,麻绳的上的口子便越来越大。他的力气又大,浑身一用力,一挣扎就将绳子挣断了。

    但是高先达脱困了,并不想让枫太发现,便跟枫太说了些不三不四的下流语言,弄得枫太羞愧得转过了头去。高先达便趁机将手挣脱了出来,然后用手抓着绳子头,伪装成依然被绑着的样子。但是绳子对他来说已经全无作用了,枫太让他如何走,他就如何走,然后抓紧一切时间恢复体力。

    等他见了织田信长,织田信长刚想羞辱他一下,高先达已经脱困了。

    旁边的家臣、武士以及武士三人组全都不干了,武士们纷纷抽出了武士刀,枫太拔出了刚才威胁高先达的那把小匕首,春三郎的手里多了一把扇子,而角落里蹲着的一个不起眼的武士则掏出了一杆造型特殊的火绳枪。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武士就是当初差点一枪秒了高先达的西谷。

    当然,高先达也不含糊,一下子就掏出了六道的燧发火枪,指着织田信长,对周围的人道:“大家都别冲动,冲动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你们应该知道火枪的威力,恐怕信长大人未必能扛得住。尤其是你,角落里的,我知道你厉害,但是我告诉你,你先开枪,我也能先打死他。”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