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83章:最讨厌日本人动辄改名字的习惯了!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83章:最讨厌日本人动辄改名字的习惯了!

    这把造型奇特的镰刀,毫无疑问是服部半藏的。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岛田半藏三人看了之后,全都是一愣。

    为了制造效果,高先达还特意在这把镰刀上淋上了一点血。那血迹在镰刀上已经干涸,但是依然带着一丝血腥味。证明服部半藏曾经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斗争。而且既然服部半藏的贴身武器都被人拿出来了,说明他现在非常的危险。

    “这是什么?”岛田半藏定了定神,问道。

    “这是服部半藏的贴身武器。”高先达道,“他前几天跑到鸣海城中刺探情报去了,看来是被发现了。城中的敌人为了示威,将他的武器送了回来。不过我估计他仍然活着,不然送回来的就是人头了。”

    如果服部半藏死了,岛田半藏他们一定会收到任务失败的提示,既然他们还在这里优哉游哉,那么服部半藏一定是没有死。但是,服部半藏落在了敌人的手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任务就会失败,这对他们的威胁更大。

    “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高先达说道,“在之前的交锋当中,我差点就被他们杀了。如果只是想警告我的话,恐怕不用费这么大的周章……”

    高先达意有所指。

    毫无疑问,高先达并不打算做忍者的这个任务。而他手下的部队现在处于围城战中,增援部队也正在陆续赶来。如果想攻下鸣海城,只需要继续正面进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非得派忍者进城。

    对方将镰刀送还过来的意思无疑就是告诉高先达不要再派忍者过来了。

    从高先达的角度,当然能看的懂对方的警告之意。因为今川义元在织田信长的手上,这大概是织田家唯一的依仗了。如果高先达有本事将今川义元偷出来的话,那么织田家的仗也就不用打了。

    织田信长现在依然在和高先达进行博弈,双方都希望能将利益最大化。但是如果手头的筹码丢了,还不如直接切腹来的干脆。

    但是岛田半藏等人却不知道这件事。

    他们对高先达的战事缺乏足够的调查。在他们看来,高先达的军队已经占领了绝对优势,完全不需要再派忍者进城了。

    所以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用送镰刀的方式警告高先达,而且是服部半藏的镰刀。只有他们三个将服部半藏看的特别重,所以在他们的眼中,对方完全是在针对自己。

    “他们这是在宣战吗?”岛田半藏想道。

    他还算是能沉住气,但是权五郎的爆脾气已经爆发了。

    “这些混球,觉得自己行了吗?竟然直接对我们的任务目标下手?”权五郎骂道,“鱼死网破是吧?看我这次直接进城,去把木下滕吉郎杀掉!”

    喂,木下……滕吉郎?

    高先达不由得吞了口口水,自己之前好像见到了了不得的人物呢。

    “木下滕吉郎是谁?”高先达轻声问道,“为什么他会是对方的任务目标?”

    “你进这个副本完全不看相关的资料吗?”权五郎的脸上浮上了一丝不屑,“这个副本叫什么?《太阁立志传》啊!他就是太阁!”

    “呃,”高先达小声道,“太阁不是叫做丰臣秀吉吗?”

    “那是他当了太阁之后,他在织田家做足轻的时候,就叫做木下滕吉郎,到了后来做大将的时候,改名叫做羽柴秀吉,一直到最后成为了天下人,才改叫做丰臣秀吉的。”

    “原来如此。”高先达暗道,“怪不得木下滕吉郎看起来非常的沉稳,有大将之气,原来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不过话说回来,丰臣秀吉原来叫做木下滕吉郎,德川家康原来叫做松平元康。这些日本人爱改名字的毛病真是太折磨人了,这让对日本历史不够了解的高先达非常的头痛。谁知道哪个看起来土土的家伙,日后就是叱咤风云的大将呢?

    当然,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这个。高先达当初看木下滕吉郎是个人才,以后可能会用的上,所以特意请他喝茶,并在给他的茶水当中也添加了豹胎易筋丸。

    这个豹胎易筋丸的好处在于,只要没到药效发作的日子,无论从成分还是从效果上来看,这都是一粒延年益寿的滋补丹药。即使混到茶中,也是滋补药汤。

    但是正因为它强大的滋补能力,会在药效发作的时候,强行改变身体的结构。如果不按时服用解药,可能会强行改变身体的特点。

    胖头陀被强行拉成一个高瘦子,瘦头陀被强行压成了一个矮胖子。那种情形非常的恐怖。这种丹药的恐怖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要甚于天山派的生死符。因为一旦发作了,会从根本上产生器质性变化,而且这种改变是不可逆的。

    高先达如果想坑木下滕吉郎的话,以后有得是机会。但是想靠豹胎易筋丸的药效搞死木下滕吉郎,来坑对面的武士三人组,恐怕短时间之内还是做不到的。

    高先达也不多说,只当不知道。毕竟忍者三人组中,岛田半藏才是老大。真正能决定行动方针的也是他。

    “氏真大人真的愿意与我们合作吗?”他将刚来的时候的那一张臭脸收了起来,对高先达的询问中也带着几分诚恳。

    “那是当然。”高先达点头道,“服部半藏和松平元康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们如果需要我囚禁松平元康,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但是我的目的是鸣海城,仇人是织田信长。而他竟然将服部半藏抓了起来,所以我们的任务目标没有什么冲突,但是敌人却是一致的。如果连我们都不能合作,那么天下间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合作了。”

    岛田半藏点了点头,道:“如此看来,就麻烦大人了。只要能将服部半藏救出来。您需要我们三个做什么,我们唯您马首是瞻。”

    高先达连忙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们是合作关系,不是主仆关系。有什么事情,我们互相商量,一切都是为了任务。”

    岛田半藏说得客气,高先达却也不敢托大。他知道岛田半藏是个有脾气的人,如果一个应对不当,很可能造成更大的冲突。

    所以高先达说得也很客气,果然,听到高先达的说法,岛田半藏眼中的冷光柔和了许多。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