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79章:鸣海城的使臣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79章:鸣海城的使臣

    围困又持续了两天。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织田信长的部队既不能出城收粮,偷袭的部队也没成功,他想要全城出击,发动最后的大决战,但是恐怕又打不过今川家的士兵。

    他应该明白,自己如此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高先达也适时地收拢了部队,没有再对鸣海城发动进攻,而是派嗓门大的士兵在外面鼓噪,而且还顺着墙头将许多封招降的信笺射进城去。

    城破和投降的价码自然不一样。

    高先达的条件很简单:家臣归顺,以及织田信长的人头。

    作为偷袭今川义元,导致了今川义元战死的元凶,高先达既然打着报仇的旗帜来攻击织田家,那么织田信长他是一定不能放过的。

    至于其他人,投降了再说。

    高先达认为自己的心理战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终于,有一个人从鸣海城的墙头之上,攀着绳子下来了。

    “我是织田家的使臣。”那个人说道。

    高先达已经事先交代过了,所以今川家的士兵并没有对他发动攻击,而是将他请到了高先达的帐中。

    “你是何人?”高先达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人。那个人大概只有一米二左右的身高,脸长的尖嘴猴腮的,如果不是穿着一身衣服,高先达还以为是一个猴子成精了。即使是现在,看起来也像是一个穿着衣服的猴子。

    “我的名字叫做木下滕吉郎。”那个人说道,“我是织田大人手下的一名足轻组头。”

    “来人!给我杀了!”高先达哈哈笑道,“织田信长竟然敢派一个足轻组头来羞辱我!”

    于是帐篷外立刻就进来了两名身穿盔甲,手拿长枪的侍卫。

    虽然他们的身高也不算高,但是跟这只“猴子”相比,就算是巨人了。

    他们两个轻松地就把木下滕吉郎抓了起来,准备向外拖去。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木下滕吉郎此时竟然很镇定,说道,“我是织田家派来讲和的,难道这就是今川家的待客之道吗?大人如果将我杀了,恐怕会后悔的!”

    高先达见他被手持兵刃的敌人抓到了半空之中,竟然脸上也毫无慌乱之色,确实是个人物。而且对方既然敢一个人跑到自己的大营中来,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高先达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三河士兵出工不出力,打顺风仗可以,是绝对不肯拼死攻城的。

    所以高先达还是希望能够劝降织田家的。如果这次将这只“猴子”杀了,那么以后劝降的难度无疑会大很多。

    所以高先达便道:“算了算了,放他回来吧。你们两个先出去。”

    于是那两个侍卫又将木下滕吉郎放了回来,然后转身出去。

    木下滕吉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看样子他虽然看起来镇定,但也并非不怕死。

    但是这也是件好事。高先达还真怕对面派来一个不怕死的二杆子过来。既然对方不傻,那么只要谈条件就好了。

    “这么说来,你们是同意我方的条件了?”高先达问道,“我想不出来更优厚的条件了。你们只要将织田信长交出来,其他的人表示归顺,以前的事情便可以既往不咎了。在我今川家的庇佑之下,依然可以保有原来的封地。”

    “不可以。”木下滕吉郎说道,“我是信长大人的代表,是为信长大人说话的。我们织田家的家臣上下齐心,如果大人想要信长大人的性命的话,我们织田家的人不惜一战。”

    高先达道:“织田信长派人偷袭了我父亲的本阵,将我父亲击杀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我可以退一步,织田信长可以在城中切腹。我可以给他一个武士的体面,其他的条件均不变化。”

    木下滕吉郎看了看两侧,见没有什么外人,便神秘莫测地说道:“大人,如果说是别的事情,您报仇我不怪您。但若说是刺杀了您的父亲,恐怕您才是这件事情的受益者吧?继承了家督,还顺便统一了尾张全境。总要比做一辈子的公子,最后义元大人再给你生一个弟弟,将家督转给了他要好吧?”

    高先达怒道:“你说的什么屁话!”

    但是高先达其实明白,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他跟今川义元又没有什么真的血缘关系。所以他对今川义元的感情也很淡薄。

    这也是为什么他既然知道桶狭间合战可能发生,却没有一直守卫在今川义元身边的原因。

    他的内心里,还是比较倾向于自己来当这个家主的。但是为了笼络家臣的心,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诉诸于口的。

    “大人不必太过激动,这里也没有外人。”木下滕吉郎道,“我敢来跟大人提条件,自然是因为我们的手里有筹码。”

    “什么筹码?”高先达眼睛一眯,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味。

    “呵呵呵。”木下滕吉郎笑了,“我先来说说我们的条件,我希望大人您解除鸣海城的包围,然后将清州城还给我们。作为条件,织田家愿意归顺于今川家。信长大人的两个公子奇妙丸和茶筅丸可以随您回骏府城去当人质。远江和三河的城主们如何做,我们就可以如何做。”

    “开什么玩笑!”高先达勃然大怒,“败军之将也敢提出这种条件吗?”

    木下滕吉郎也不动怒,继续说道:“我敢这么提条件,自然是有我的原因。大人不想知道吗?”

    高先达道:“说!”

    木下滕吉郎嘿嘿一笑,道:“大人不想知道,桶狭间合战之后,义元大人的下落吗?”

    高先达立刻就感觉到了背后一阵凉风吹来。

    虽然他派出了很多探子,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今川义元的下落。

    有人说他逃了,有人说他死了,织田家自然是宣称已经将今川义元杀掉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有准确的消息。

    木下滕吉郎如此说,难道是……

    “你是说,我父亲的尸体在你们的手中?”高先达沉稳了一下,还是决定让步,便道,“你们将我父亲的尸体好好地还回来,我可以接受你们的臣服,并让你们保有鸣海城。”

    随后木下滕吉郎就说出了让高先达感到害怕的一句话:“大人果然是想要死的呢。但是义元大人说,如果将他放了,他愿意撤兵,并且终生不再踏足尾张了呢!”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