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49章:说好的大招呢?说好的血战到底呢?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第49章:说好的大招呢?说好的血战到底呢?

    高先达到了这个时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vo.

    岛田半藏刚才与权五郎的对话根本就不是让他用大招,而是在告诉他赶快跑!

    岛田半藏是这个小组中的老大,他的双龙之术都杀不了高先达,权五郎又能有什么招数呢?

    权五郎刚才又是水刀,又是水球的,威力已经很强了,但是也奈何不了高先达什么。他又不是没跟高先达交过手,自然知道若是被高先达贴近了,一定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岛田半藏迟迟的站不起来,他不断地重复“放大招”“放大招”,就是在告诉权五郎快跑。

    所以权五郎便干脆升起了一团雾气,将他们隐藏了起来。一边将岛田半藏和阿春的尸体收拾起来,放到旁边停靠的小渔船上,一边时不常地偷袭高先达两刀,告诉高先达:我们还在!

    然后等高先达不管不顾地进行了全方向防守的乱舞之后,权五郎已经登上渔船,解开绳索,逃了。

    “功亏一篑啊,这才叫做功亏一篑。”高先达暗道。

    只可惜权五郎的雾气确实厉害,高先达方才就是知道了他们又逃跑的意思,也没有办法追过去。

    而且看样子,岛田半藏并不是一个重视感情的人,他们在逃生的时候还不忘了将阿春的尸首也一通搬走,再联系到阿春是一个非常强的木偶操作忍者,甚至能够操作活人。说不定另有什么复活的办法。

    这些忍者身上都有着神奇的能力,这次既然没把他们打死,那么以后说不定还会带来多大的麻烦。

    不过同样的,他们三个这次也没有杀死高先达。高先达是武士阶级,而忍者是贱民。高先达所能调动的势力要远强于他们。

    而且高先达现在知道了他们三个的大致能力,若是再碰上面,那三个忍者也未必能落得好去。而且他们放了各种大招也杀不掉高先达,自然知道暗杀也未必能起作用。

    他们只要敢露面,就得做好了接受高先达全力反击的准备。

    所以他们两帮人,仇虽然是结下了。但是短时间之内,这三个忍者肯定得离着高先达远远的。

    高先达这次最大的收获,便是知道了这个小组的任务目标。

    所以高先达也激活了任务目标:与服部半藏进行忍术对决,获得天下第一忍者的称号。

    高先达可不认为自己能从零学起,用一个副本的时间学成天下第一忍者,然后战胜服部半藏。

    但是趁着松平元康此时还没有脱离今川家,高先达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跟服部半藏好好地谈一谈。最起码忍者三人组暂时是赢不了的。

    趁此机会,高先达可以调查一下另外两个小组的信息。

    高先达简单地打扫了一下战场。他发现助左卫门竟然还活着。

    助左卫门虽然被高先达从柱子上面放了下来,但是手脚此时还捆着呢。被扔到沙滩之上,靠着自己的能力根本就站不起来。

    他方才见到了一场神仙打架,吓得屎尿齐流,拼命地想要逃跑。却只能靠着躯干的力量进行蠕动。

    他就好像一条菜青虫一样,蠕动了半天,才挪动了几米的距离,还在身后留下了一条沙线。

    不过也正是这几米的距离,让他逃离了核心区域。无论是阿春的人偶,岛田半藏的双龙之术,还是权五郎的水遁,全都没有伤害到他。

    所以他竟然还活着。

    “你可真是个好运气的家伙。”高先达帮他把手脚的绳索解开。

    在这么恐怖的对决当中,都能生存下来的家伙,是有天命护身的,高先达都有些舍不得杀他了。

    “主公!以后你就是我的主公了!”不知道为什么,助左卫门竟然一下子将高先达的大腿抱住了。

    高先达用“偷窥者”的单片眼镜看过去,助左卫门对他的好感度竟然非常的高涨,绿得发亮,好像真的把他当做主公一样。

    这一下把高先达弄得有点蒙。“你要干什么?”高先达问道。

    “阿春那个妖女用金钱腐蚀我,还用妖术魅惑我,使我误入歧途。”助左卫门道,“多亏了大人您挺身想救,这才保住了我的性命。以后我的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这一下让高先达感到颇为尴尬。但是他想了一下,很快也就明白了。

    方才岛田半藏与阿春的对话中曾经提到,阿春的控制技能比较依赖于赌博。阿春这才想要跟高先达进行赌博,并且寄希望于能将高先达的筹码全都赢光。

    那么看起来,她控制助左卫门的方法也是跟赌博有关。

    而高先达在赌桌之上将阿春的筹码全都赢了回来,那么便相当于是变相地解开了助左卫门的控制,甚至有可能将阿春对他的控制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来。

    所以阴差阳错之下,才有了助左卫门现在的表现。

    高先达反过来一想,其实助左卫门除了本意是想骗他之外,其实对高先达并没有做出什么损害。高先达倒也不恨他。既然助左卫门现在过来投诚,而且看起来忠诚度很高,那么自己倒也未必需要赶尽杀绝。

    于是高先达便安慰他道:“既然如此,你便好好表现吧。你作为纳屋的支店长,在骏河地区大小也有点影响力。以后骏河地区的发展还得依靠你呢。如果阿春他们说的是真的,那等我继承了家督之后,可以考虑将友野屋的商人司职务给你。但是那就要看你的具体表现了。”

    “是是是!”助左卫门眼含热泪,跪下叩头,道:“我一定完成大人的嘱托!”

    高先达虽然对他的过度激动有点难以理解,但是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高先达于是掏出了一颗药丸,交给了助左卫门道:“既然如此,我便信你了,你先将这药丸吃了,补充一下元气。”

    助左卫门毫不怀疑,拿来就吃了下去,果然感觉到一股热气蒸腾了起来。对高先达连声地表示感谢。

    他吃了豹胎易筋丸,高先达也不怕他日后背叛了。

    这时候,从不远处跑过来了一个人,来到了海边,观察了一下,跳脚大骂:“是哪个挨千刀的小贼,将我的船偷走了!我就卸鱼的这么一会儿工夫,你都能找到机会啊!”

    高先达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这个人非常的眼熟,不是那个捕到了大型金枪鱼的渔夫还能是谁?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