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309章:我还知道一个弄钱的地方!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回了提督府,先将南怀仁安顿了下来。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南怀仁年纪大了,舟车劳顿自然比较辛苦。

    当然,高先达更主要的事情则是要将那些大炮接管过来。

    三斤知道他们回来了,自然赶快过来见面。

    三斤和南怀仁许久未见,自然非常想念。两人互诉了一下父女之情。

    三斤对南怀仁说,她按照南怀仁的图纸,已经建造出了一艘能容纳两千人的巨大战舰。

    南怀仁当然表示要去看看。

    然后三斤又说,现在已经可以下水了,只不过还没有安装武器系统。如果现在让它开始航行的话,恐怕会变成敌舰的靶子。

    南怀仁抬眼皮看了看旁边的高先达,道:“瑞大人,你把我赚过来,大概就是为了这件事吧。不过你从我们这里拿走的大炮好像还没有结算呢吧?”

    高先达连忙道:“哎呀,你看看,你们亲人之间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多聊聊家常啊!没事谈什么公事,啊,哈哈!”

    然后高先达就找个借口想要溜出去了。

    南怀仁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人家的地盘,不比在京师的天子脚下。现在生杀大权全在人家的手里。

    自己说好了,还能算是他的老丈人。说不好了,现在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而已。

    所以南怀仁只是拿高先达开了几句玩笑而已,并没有真的想索要大炮的钱。

    但是南怀仁特意跟高先达强调了一下,道:“瑞大人,现在运过来的这些大炮是皇上的财产,你跟皇上是怎么说的,我管不着。但是如果你想在这里再建一个铸造局的话,最起码的铸造条件你总是要保证的吧?”

    高先达明白,无论要干什么,都离不开钱。

    高先达现在一睁眼睛,看到的就好像是一张张的账单。

    他头回看见有地方长官混成这样的,非但没有搜刮民脂民膏,反倒是将自己的积蓄全都赔了进来。

    他现在连自己的腰包,加上之前搜刮鳌拜的资产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生活条件已经大不如前。

    但是他却没办法跟南怀仁说实话,只说:“这些东西都是小意思,岳丈大人,您就瞧好吧!钱的事,都不是事!”

    他对南怀仁唯唯诺诺,稳定住他的心。留他们父女俩慢慢谈心,自己却先告退出来,召集手下人召开了一个会议。

    “我这次进京去与皇帝商谈,总算是把火炮的问题解决了,将南怀仁也带了回来,他答应会为我们铸造火炮。但是不论如何,造火炮总归是要花钱的。一艘大船也是远远不够的,要想造别的船只,还需要更多的钱,你们有没有办法搞点钱出来?”高先达问道。

    周培公道:“大人,地方上和平南王对我们已经算是非常支持了。不管是公产还是私产,他们都没少往里面投钱。我想在广东一地,恐怕是难以再有新的资金了。好在皇上已经免除了我们三年的贡奉,那么只要等明年的税收就行了。”

    高先达知道周培公说得在理,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周培公又不是契约者,理解不了高先达焦急的心情。

    高先达便跟着他道:“明年的税收是一定要留下来的,但是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比如先开创一下其他的税收来源?”

    曾乐言这时候站出来,说道:“我认为不可。我在五台山结识老皇帝的时候,他曾经让我带话给当今的皇帝。‘永不加赋’,这四个字我一直记在心里。当今皇上的江山能坐得这么稳固,恐怕跟这一条也有些关系。巡抚大人来跟您商量暂缓造船的事情,也不过是为了稳定地方的治安罢了。”

    高先达道:“我当然知道不能靠单纯的增加税收。这么玩下去的话,老百姓吃不饱饭,自然会造反的。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能开创一些新项目。”

    王钰问道:“怎么,你有新点子了?”

    高先达摇摇头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还跟你们开什么会?不过在我们之中,却有人的视角跟我们不太一样,似乎知道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信息。是不是啊?”

    高先达虽然没有点名字,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这是在用话敲打陈七梨。毕竟只有陈七梨一个人是平西王阵营的人。

    陈七梨道:“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潜能点呢,我身上还有一些,你们若是有需求,我可以资助你们。但是银子是这个世界的产物,我可带不进来。我自小衣食无缺,比起赚钱的本事,我比你们在座的各位可差远了。尚之孝一次能掏出50万两出来,我可是连500两银子掏出来都费劲。”

    高先达道:“我当然不是想要你兜里那点银子。若是这点银子有用的话,我早就出来搞募捐了。百姓们一人拿一个硬币出来,也就够了。但是我认为,广东省虽然经济发达,但是现在手头可支配的银子却太少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每年结余的银子全都用来资助远在西南的平西王了。而平西王那边每年的消耗其实并不多,也就是说,他的府库其实非常的充实。你是平西王阵营的契约者,说不定能说上话……”

    陈七梨道:“你这是想多了罢?我就算是他那阵营的契约者,在他面前还有两分说话的面子。但是自古以来,军权、人权和财权是不能动的三块禁脔。我们今年不资助他们,或许还能说的过去。但是我如果去跟他谈反向资助的事情,恐怕未必能活着回来啊!”

    陈七梨说得挺吓人的,但是素来传闻平西王生性残忍,这种事情也未必干不出来。

    但是高先达却并不吃她那一套,甚至还哈哈大笑起来。

    陈七梨道:“你笑什么。”

    高先达道:“我可从来没说过让他反向资助我们啊,我只是说他的府库非常的充实。”

    陈七梨这时候也听明白了,道:“这么说来,你是想从他的府库里面偷东西出来?”

    高先达道:“平西王攒了这么多年的积蓄,无外乎就是想要招兵买马进行反叛。我们帮他一把,反而能坚定他的忠心。怎么?莫非你还真有心让他反叛吗?”(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