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300章:摔杯为号?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的一句话,直接插进了尚之信最痛楚的地方。 .t.

    “你说什么?”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眼看就有要掀桌子的冲动。

    “世子大人,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还是说平南王大人他已经去世了?”高先达却微笑道,“既然我说的没错,难道您不打算邀请我入席吗?”

    尚之信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大笑了起来。他笑的声音既大又连绵不绝。

    “瑞大人啊,瑞大人!不愧是一品大员啊!”他说道,“好,你说得有理。来来来,请上座!”

    说完,他竟然主动地走了过来,拉着高先达走向了主宾的位置。

    高先达本来见尚之信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本也想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谁知道高先达的力量就已经很大了,这个尚之信的力量竟然也不小。他这一伸手,便将高先达拉动了。

    高先达若是不想跟他用力抗衡,以至于当场撕扯起来的话,那么就只有跟着他的力量走了。

    所以高先达便也只能跟着尚之信来到了座位旁边。坐下来,听尚之信怎么说了。

    既然这顿饭是尚之信主要宴请高先达的,所以高先达坐在主宾的位置上也没有什么问题。

    王钰始终保持警惕,站在了高先达的身后。陈七梨则在外侧位置找了一个边,坐了下来。

    尚之信这才开始端酒杯说话。

    “诸位,我刚才只是试探一下。没想到,这瑞大人真是一个英雄好汉,不卑不亢,进退有度。”尚之信说道。

    高先达回道:“世子大人,您过奖了。”

    “不,我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尚之信说道,“不管谁当提督,重要的是要跟我对脾气。我看好你,你这个兄弟我便认下了。至于你杀的那个人,就是个废物点心,杀了就杀了,也算不得什么。你以后就在这好好干吧!”

    高先达笑道:“世子大人,那我就先谢谢您对我的信任了。瑞某做事,秉公执法。既然您能够认可我,想来以后行事起来,应该是会配合的了。若是干得好了,那便是皇上的恩典;若是将这一摊玩砸了,那也只是我瑞某水平的问题。还望在座的各位多多帮助。”

    总督、巡抚等人一见,连忙应承道:“一定一定。”

    但是高先达却知道,尚之信是没那么容易对付的。他既然突然示好,那么后面一定是有其他的陷阱。

    果然,尚之信端起了满满地一碗酒,道:“来吧,瑞大人,咱们一起喝一杯。”

    尚之信果然是一个嗜酒的人,他喝酒也是用碗装的。

    但是这种场合高先达也不是没见过。他当初灌吴应熊的时候,便是用的这样的大碗。看来这回是尚之信准备拿高先达开刀了。

    高先达心道:“要是比喝酒的话,你倒是早说啊,我将三斤带来啊!我还以为是鸿门宴呢,为了三斤的安全考虑,特意没有让她前来。结果你跟我拼酒?”

    不过高先达现在现叫也来不及了,酒碗已经端起来了,就万没有放下的道理。

    高先达端起酒碗,咕咚咚将那一大碗酒全都喝了下去。

    然后高先达“哈”了一口气,脸都没变色,平静地看着尚之信。

    尚之信也回看了高先达一下,道:“瑞大人,果然够豪爽!”

    说完,他也一仰脖,咕咚咚地将一大碗酒全都干了进去。

    然后尚之信点了点头道:“好酒啊,好酒!”然后“啪”地一下将酒碗摔到了地上。

    这一下可把高先达吓了一跳。

    他早就怀疑尚之信这是在摆鸿门宴了,结果尚之信到了这个关节上,竟然摔杯为号?这怎能让高先达不多想?

    高先达手指伸出,连点尚之信身上三处大**。

    尚之信的力量是不小,但是刚才高先达跟他搭过手,知道他并没有修炼过什么内功。他的这身力量可能是因为大小生在军营之中,举石锁拉硬弓练就的。但是他并没有受过什么武术名家的真传。

    打仗他可能在行,比武他就不厉害了。

    所以即使他的生命值比较高,但是高先达依然可以用封**道的办法来控制他。

    结果尚之信根本毫无反抗,高先达一出手就将他的三处大**点住了,尚之信变得一动都不能动了,连话也说不出来。

    王钰这时候也瞬间将鱼鳞紫金刀抽了出来,擎在手中。他在戒备着随时可能涌出来的敌人,同时他也随时可以做到挥刀将尚之信砍死。

    就连陈七梨也感到有些害怕,向后一个翻滚,来到了墙边,长弓在手,瞄准了大门。

    谁知道,门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进来,而周围也没有暗中埋伏的刀斧手。

    尚之信这次摔碗真的就只是摔碗而已,竟然完全没有后续。

    这一下高先达也愣了。

    尚之信被点住了**道,嘴里也在呜呜的叫,但是却说不出话来。

    总督、巡抚还有其他的几个文官,听了尚之信的摔碗,看了高先达的迅速出手,全都吓了一跳。他们还以为高先达要在这里将他们也一起杀掉呢。

    于是他们几个老头子竟然跌倒在地,抱在了一起,抬头看着高先达,浑身直哆嗦,连声道:“大人饶命……”

    高先达也不是真的想杀人,到了这时候,反而有点骑虎难下了。

    他本来和尚之信就属于互相试探的关系。他防备着尚之信,尚之信也防备着他。

    但是尚之信摔了碗之后,并没有刀斧手冲进来杀人,那便是说,尚之信并没有要杀他们的意思。

    可是高先达这次突然袭击,将尚之信制住了,难保以后尚之信会不会报复。

    好不容易尚之信说了杀南选提督的事儿以后不提也罢,结果高先达这便相当于是主动送给了对方一个报仇的机会。以后平南王就是心胸再宽阔,也难免会找高先达报仇。何况上执行并不像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

    高先达看了看王钰,又看了看陈七梨,小声地询问道:“杀不杀?”

    王钰看了看尚之信,又看了看地上的这些老头子。点了点头,手掌在脖子处挥了挥,意思是一不做二不休。

    但是陈七梨却摇了摇头,道:“你们将这里守住,等我5分钟,我去试试别的方案。”(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