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298章:三藩不灭,天地会算个什么?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斩杀姚启圣,一方面是在告诉在场的这些人,我是一个杀伐决断的人,手握尚方宝剑,可以决定你们的生死。 w.vo.com

    另一方面,他也是借这些人的口,给平南王发送了一个信号:我没有和你平南王作对的意思,我只是来奉命来这边剿匪的。我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如果你胆敢抢我的位子,我就跟你刚到底。我手下的能人很多,不是你说动就能随便动的。但是如果你不挡我的道路,我们可以好好的合作。

    事实证明,高先达的这一招效果很显著。

    大堂之上的这些官员,上到总督、巡抚,下到七品知县,无不噤若寒蝉。生怕自己一句话说不对,就被高先达拉出来杀头。

    他们既然不敢说话,高先达强留着他们也没用。又客套了几句,便宣布大家可以离开了。

    但是实际上,高先达并没有杀掉姚启圣。

    他事先已经跟王钰沟通好了暗号。

    高先达若只是命令推出去斩了,那边是真的要杀人立威。而如果是矫揉造作地请出尚方宝剑,那便不是真杀。

    白天他们攻进提督府的时候,有不少的死尸,随便砍一个脑袋下来便可以替代。

    反正砍下来的脑袋都是血肉模糊的,辫子也特意披散开来,大家是分不清楚死的到底是不是的。

    姚启圣一出门,就被王钰带到了别处,关进了房中。

    他只道高先达准备在杀他之前先折磨他一番。谁知道已经有人他替他死过了。

    没过多久,高先达便推门进了屋子,双手抱拳道:“先生高义,悍不畏死,在下颇为敬佩。”

    这一下倒把姚启圣说得一愣。

    高先达便将事情解释了一遍。他也认可姚启圣的说法,三藩不灭,天地会就会永远存在。天地会和三藩相比只是癣疥之疾,不值一提。

    他这次前来,确实是有剿灭平南王之意。只不过平南王势大,自己并无兵马。不得已之下,只能先委曲求全,还望先生海涵。

    他如此一说,姚启圣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高先达是一品大员,而自己只是一个七品县令。而且政绩也未见得有多么的高妙,高先达这么礼贤下士,虽然之前有所冒犯,但毕竟是事出有因,所以他也对高先达非常愧疚。跪在地上,对高先达道:“大人,我办事鲁莽,未能体会大人苦心,真是死罪,死罪!”

    高先达连忙将他扶了起来。两个人重新叙话。

    姚启圣既然敢站出来,他自然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想法。而且他不单只有想法,而且还曾经对这些事情做过深入调查。内心早有定计。

    只可惜,他位卑言轻,得不到重用,而且他年岁渐高,眼看自己的方案就要失败。

    这一次,他见高先达出手果断,雷厉风行,便想破釜沉舟地赌一次。只可惜,高先达在大堂之上并不接受。他心灰意冷之下,刚才差点真的起了轻生之念。

    这回高先达重又与他解释了一边,姚启圣这才重燃信心,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了高先达。

    原来,平南王府上也并非铁板一块。

    平南王尚可喜,今年已经七十多了,早就已经步入了油尽灯枯的状态,不再理朝中的事情。

    他的儿子尚之信是个飞扬跋扈,嗜酒好杀的人物,在广东的名声并不好。

    尚可喜本来并不想将王位传给尚之信,而是想传给次子尚之孝。

    只可惜尚之信是个强权人物,而尚之孝却相对懦弱。他畏惧哥哥的权势,所以并不敢接这个位置。

    于是尚之信便明正言顺地开始接管平南王麾下的各项大权。

    高先达在广东所见到的一切不配合的行为,必然都是出自尚之信之手。

    所以平南王这里便非常的被动。尚可喜虽然不愿意尚之信继位,但是也更不愿意大权旁落。所以他只能几次上书,希望去关外颐养天年。

    但是话说回来,尚之孝的退让也只是因为他害怕尚之信,并非他不想继承平南王之位。

    他们兄弟之间,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和睦。

    所以高先达不如联络一下尚之孝,借着他的名义,劝说尚可喜。

    尚可喜毕竟还是正牌的平南王,在军中的威望很高。只要他肯出面,军兵未必敢与朝廷作对。

    而如果能杀掉尚之信,那么尚之孝继承了平南王之位,肯定要感念朝廷的恩德。以他的懦弱性格,肯定把握不住权柄,朝廷收复广东指日可待。

    福建是闹天地会的重灾区,台湾的登陆点便是在福建。以耿精忠的本领是镇压不住台湾全力进攻的。

    只要稍作挑拨,就能惹得他们内斗。无论是谁赢,都是朝廷的利好消息。

    广东与福建接壤,无论水路还是陆路都可以协同作战。

    耿精忠若是胜了,就趁机平台。台湾若是胜了,就趁机收复福建。反正都是利好的消息。

    至于势力最大的平西王,就不是一省之力能够解决的了。

    广东自明朝以来便是富裕的省份,每年赋税颇多。平西王虽然实力范围遍及云贵,但是那都是些赋税不丰的地方。每年还要从广东福建两省要求补给。

    如果断了他闽粤两省的补给线,平西王必然只有揭竿而起一途。

    吴三桂是个反复的小人,他亲手将永历皇帝勒死在缅甸,汉人是不会拥护他的。朝廷的兵马必定会夺得胜利。

    不过想要攻击他,就必须要朝廷委派天兵来对付了。

    高先达一听,此言有理,这个姚启圣确实是个有思想的人。事情的调理非常的清晰。

    反正他现在对外,已经是个死人了,也不能放他回去。

    高先达便有心将他留在身边,做个幕僚。

    姚启圣道:“只要能为朝廷做事,将三藩铲除。我姚启圣不要什么功名富贵,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高先达听了之后自然非常高兴。

    散了会之后没多久,高先达便收到了以平南王名义发来的晚宴邀请。

    “这个龟儿子。”高先达跟着骂了一嘴,随后对姚启圣道:“我的威慑看来起作用,估计这次是尚之信来请我了。”(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