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297章:杀头都不怕?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接下来,高先达便开始说一些剿灭天地会的事情。 .t.

    他现在是天地会的总舵主,所以他知道的信息可谓是远远地超过在场的各位。所以他的计划也总能切到重点之上。

    这些官员们虽然平素总是高喊着剿灭叛贼的旗号,但是就算没被平南王腐化,但是也已经习惯了由平南王来管事情。剿匪的事情,他们倒还真不知道多少。

    所以高先达所说的观点,在大家看来倒还算是新颖。这些官员还真的以为高先达是一位志在剿灭天地会的英雄好汉。

    不过高先达一边说,一边看着大家脸上的表情。

    见各位官员大多一脸茫然,少数中还有些许崇敬之情,高先达不由得叹了口气。怪不得平南王能够控制整个广东,原来朝廷派来的这些人,净是一些尸位素餐之辈。

    高先达已经大概率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些什么玩意,各自的特色如何。

    当然,高先达为了进一步求证,还象征性地咨询了一下在场各位“听众”们的意见。

    这些人的说法不一,但是中心思想确实在绕着圈子地捧高先达。

    高先达在京中见多了官员,特别了解他们这种阿谀奉承的为官之道。他们即使看起来义正言辞地好像是在批评你,但是实际上却往往是绕了个圈子来拍马屁。

    高先达听了一圈发言,不由得感觉到更加的叹息。

    但是坐在角落的一个小官,却发表了不同的观点。

    “大人,我觉得此事不妥。”他也是一样,先从反对的角度来切题。高先达都懒得理他。

    “我以为,天地会之乱,首在福建,其次在广东。这两个省之所以会成为天地会的爆发区,一来是因为地形之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朝廷和平南王之间不和。”他说道。

    朝廷和三藩勾心斗角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人敢直接说出来。

    这还是第一个人敢站出来,敢点破这一点。他如果不是一个二愣子,就一定是另有高见。所以高先达便对他多注意了一些,抬眼看了看他的桌牌,上面写的是香山知县姚启圣。

    香山县是广州府下设的一个县,覆盖现在的中山、珠海、澳门以及广州市的南沙区。因为靠海,所以也有几个港口。但是因为清朝施行海禁,所以这种靠海又不能吃海的县,就算是一个穷县了。

    姚启圣这次是到省城汇报工作的,正赶巧发生高先达夺权的事件,所以他也被一并地请了过来。

    高先达便道:“这么说来,你认为我将僭越的假提督杀掉是因为朝廷和平南王不和喽?”

    高先达也转移了一下话题,直接将话头引到自己身上,想看看姚启圣怎么回答。

    姚启圣便道:“微臣不敢。微臣只是认为,皇上富有四海,兵力广大;平南王手握重病,永镇东南;天地会只是一帮江湖上的草寇,纵然有台湾的暗中支持,但是却隔海相望。我们既打不过去,他们又打不过来,其实能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如果不是因为朝廷和平南王之间互相拆台,天地会这种小问题哪能到现在还解决不了?”

    “这么说来,你认为天地会只是一个小问题喽?”高先达道。

    “微臣以为,天地会只是癣疥之疾,而三藩才是心头大患。三藩各自为政,一方面向朝廷索要各项补给,一方面搜刮地皮,所得资费全都用于培养自身的兵马和享乐。合成用于剿匪?”姚启圣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七品县令,又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岁数,死不足惜。我只是见到大人是朝廷委派的钦差大臣,做事雷厉风行,这才斗胆进言。大人若想剿灭天地会,必须先将平南王的势力扫平。到时候,天地会的匪类莫不望风鼠窜。否则的话,只怕多生掣肘,天地会未灭,三藩复起。恐怕广东不复为陛下所有。”

    “放屁!”高先达怒道。这个姚启圣说话也有些太直接了些。他若是暗地里跟自己说,高先达是很认可他的观点的。但是当着这么多文武群臣的面,他直接将这个问题点破,高先达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毕竟不是皇上,这里又不是紫禁城。

    他的位置还没有坐稳,现在除了他们十个之外,再没有一个自己人。姚启圣这时候出来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如果不收拾他的话,恐怕就要直接和平南王开战了。

    高先达正要接着说,姚启圣却又发言了,道:“没想到瑞大人竟然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竟然在畏惧平南王的势力。这,没有关系!微臣请求大人将卑职的人头斩下,送与平南王做礼物!”

    他这分明就是要自杀。这强大的气势把高先达也吓住了。

    高先达本来只想骂他两句来缓和一下气氛的意思,但是既然被姚启圣说破了,他这时再放过他,反而显得自己没有魄力。

    于是他便道:“你当我不敢杀你吗?”

    姚启圣只是冷哼。

    高先达没有办法,只得道:“好啊,既然你认为自己能够杀身成仁,那我便成全你。请尚方宝剑!”

    于是旁边便有赵良栋站了出来,将尚方宝剑展示给在场的诸位臣工。

    高先达道:“来人啊,将这个疯子给我推出去砍了!”

    于是立刻有王钰手下的亲兵过来拿人。

    姚启圣看了看他们,道:“不用你们动手,我跟你们出去!别脏了瑞大人的屋子!”

    他毕竟还是朝廷命官,带着几分威仪。他既然决定自行离开了,那么那些几个亲兵便留了他一份体面,带着几分警惕和威慑,将姚启圣送了出去。

    姚启圣边走边回头看着高先达,冷笑了几声。

    高先达也浑不在意。

    没过多久,便有王钰归来,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高先达看了看人头,让王钰给在场的大人们看了一眼,道:“我是奉旨南下剿匪的,并不是来与平南王争什么位置的。平南王是皇帝所封的永镇边陲的*****再有人敢出言挑拨我们的关系,这便是他的下场!”(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