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270章:你是在叫我吗?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蔡德忠说的没有问题,陈近南虽然是延平郡王的属臣,但是他出来开拓天地会,拉拢的大部分都是民间的势力。 .tw.这些人虽然有着反清复明的共同目标,但是可未必认可唐王便是正统。至于台湾郑氏更不可能成为天下的共主。

    陈近南为了拉拢各个势力加入天地会,其实打的是一张求同存异的牌。大家先将满清势力赶出关外,再将大汉奸吴三桂消灭掉。至于最后谁来当家做主,大家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以陈近南的思想,虽然他认唐王是明朝正统,但是到了最后,如果唐王死了,搞不好还能推出一个共和制度出来。

    所以天地会才有十个香主,在各省各自为战,又能够互通有无,团结协助。

    而且在他们高层的会议中,少林五祖跟陈近南是站边的,这样一来,他们便相当于有了一半以上的票。就好像现在股份制企业的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一样,要占51%以上的股权说话才好用。

    陈近南作为“董事长”才能够牢牢地控制住这个“企业”。

    但是延平郡王府的行为,却相当于是空降了一个董事长下来。将这个私人控股的企业,强行归为“国有”。

    虽然带有国家的强制性质,但是一来这个“国家”,少林五祖对它没有认同感,二来这个“董事长”也得不到“股东们”的认可,三来空降的这个手段也有些太过强硬了些,完全没把少林五祖放在眼里。想让少林五祖不起反抗之心都难。

    但是他们五个并没有直接站出来进行反对。而是选择拿出了一份“公司章程”……

    蔡德忠说道:“总舵主正值壮年,而且去世得有些突然。所以并没有留下继承人选。按照我们天地会的规矩,我们都是在万云龙大哥牌位面前磕过头,盟过誓的。总舵主的位置是需要众位兄弟推选出来的。如果直接以一道圣旨进行任命,恐怕难以服众。”

    方大洪见郑克爽想要说什么,连忙插话将他的话头封住:“按理说,我们是总舵主的手下。总舵主是延平郡王的属臣,我们没理由质疑您的权威性。别人我不敢说,我个人是认可冯大侠来继承总舵主之位的。无论是名声还是武功,都是响当当的!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这个过场总还是要走的。”

    他说他认可冯锡范,认可圣旨。但是他说了不算。郑克爽想要攻击他也没有办法。而且他还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嘴冯锡范的武功,着实让人生气。

    郑克爽看向了其他人。那四个香主一听方大洪开口,便知道他又憋着坏水呢。连忙道:“就是就是,我们也认可冯大侠来继任。只可惜我们说了不算。”

    马超兴更是看热闹地不怕事大,干脆说道:“就是就是,我若是说了算的话,便是认了你郑公子做皇帝又有何妨?”

    郑克爽是延平郡王世子。郑家雄踞台湾,早就有取代唐王的意思。所谓唐王不过是个幌子。而郑克爽一直在跟庶出的哥哥争夺继承权的事情。

    马超兴一句认他当皇帝,便好像戳了一下郑克爽的肺管子一样。让郑克爽一口痰差点没上来,呛了一下,咳嗽了好半天才平复下来。

    但是马超兴又已经明说了,自己说话不算。而且马超兴的武功很高,郑克爽也拿他没办法。所以只能暗气暗憋。

    冯锡范这时候说道:“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蔡德忠连忙将话头拉了回来,道:“冯大侠休要着急。天地会的规矩,如果出了紧急的大事,可以报请香主大会。由总舵主并各堂香主、红旗香主举行会议,共同商议。既然总舵主归天,想来天地会中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大事了。而且我们已经派人发出了通告,视路途远近,各堂香主应该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所以我认为二位不妨等上几天。等大家都到齐了之后,召开香主大会,大家共同商议总舵主之位的继承问题。”

    方大洪还在旁边道:“二位如果在那个时节将圣旨拿出来宣读,恐怕效果会更好一些。”

    郑克爽虽然仿佛听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但是他又不知道如何反击。便和冯锡范对视了一眼。

    冯锡范自知自己现在的状态,不是少林五祖的对手,与其与他们多生争执,不如先回住处调养身体。等自己的内伤平复之后,再来参加大会也不迟。

    他已经大概地将少林五祖的武功掌握清楚了。到了那时节,就算他没办法同时对付五个人,但是要论单打独斗,他想胜过其中任何一个还是毫无问题的。

    所以他也主张拖延几天。于是他便对郑克爽点了点头。

    郑克爽无奈,只得跟蔡德忠等人抱拳拱手,表示同意。然后和冯锡范两人先行告退了。

    他们这次在陈近南灵前的表现,可以算是丢人丢到家了。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更显得怂劲儿十足。

    出了灵堂,来到街上,郑克爽不由得就埋怨了冯锡范几句。

    冯锡范虽然是郑克爽的老师,但是本质上,他还是郑克爽的下属外加贴身护卫。

    冯锡范今天真可谓是倒霉到家了,先是遇见了高先达,后来又在灵堂之中被人一招打飞,心情特别的不爽。

    至于郑克爽更是自己给自己淋了一头粪,将李珂恶心走了,后来又跳进了水里才得以逃命,谁知道到了灵堂之上,又被人按着磕了三个头。

    至于最重要的总舵主任命,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化解掉了。郑克爽也不傻,他能明白,这少林五祖嘴上说着支持圣旨,但是真到了开会的时候,又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来。

    所以他的心情也郁闷透顶了。他埋怨冯锡范的话便难免有些多了。

    冯锡范也不敢还嘴,一路上,就见两个人一个人絮絮叨叨的,一个人低着头不肯说话,但是太阳穴上的青筋倒是鼓鼓着,一脸非常愤怒的样子。

    他们一直走回到了下脚的旅店,冯锡范终于忍受不住了,怒骂了一声:“全怪这个该死的茅十八!”

    谁知道,在旁边却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道:“你是在说我吗?”(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