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266章:精神领袖的陨落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自然知道,这三道金牌便是三道催命的符咒。即使不是直接的刀剑,但是也与陈近南被杀脱不开关系。

    蔡德忠继续说道:“如果要回台湾,就不能走广东的路线了,那边的形势有些太乱了。总舵主被逼无奈,只能改道向东,走东南沿海。”

    这大概就是陈近南为什么会死在扬州的原因。

    蔡德忠这时候突然悲愤了起来,老泪纵横地道:“怪我,怪我,都怪我!”

    高先达不明所以,但是方大洪等人却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眼看着五个德高望重的大老爷们突然在自己面前哭了起来,对高先达来说,倒也是件挺诡异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安慰大家道:“各位哥哥,稍安勿躁。总舵主人死不能复生,为什么要埋怨自己啊?我们还是赶快找到真凶,替总舵主复仇才是啊!”

    他劝了许久,少林五祖这才稍微控制住了情绪。

    方大洪道:“这件事情跟蔡大哥没关系,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离开总舵主,让他自己南下。”

    马超兴、胡德帝和李式开也都如此说。

    看来他们是听从了陈近南的吩咐,各自赶往了自己的领地,进行反抗斗争,由陈近南自行南下了。

    倒是蔡德忠因为主管福建,而陈近南如果要去台湾,最好的线路便是从厦门出海,所以一直跟在了陈近南的身边。

    如果少林五祖都跟在陈近南的身边,以他们6个的武功,配合在一起,恐怕上千人的军队也未必能够抓得住他们。就算是神龙教主洪安通亲自出马、或者归辛树复生,也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只可惜他们如果分开了,就容易着了敌人的道。

    蔡德忠继续给高先达讲了后续的事情。

    陈近南和蔡德忠两个人乔装改扮,从湖北向东行进。刚到了安徽境内,便遭到了偷袭。

    偷袭他们的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中年男子,行为举止好像是一个小孩子。不过他的武功很高,趁夜偷袭了蔡德忠。

    蔡德忠知道陈近南每天要忧虑的事情很多,又要考虑如何安抚台湾内部的暗潮汹涌,每天都很疲劳。所以蔡德忠便没有劳烦陈近南,自己一个人追了出去。

    谁知道那个疯子的轻功竟然也很高明。他如果一直逃跑的话,蔡德忠是追不上的。只是那个疯子仿佛是故意的一般,跑一段路,便必然回来跟蔡德忠过上几招。可是打了几下未见输赢,他便继续转头就跑。

    一直如此往来了很多次,将蔡德忠调出了很远的距离。

    蔡德忠作为首堂的香主,脑筋也是很不错的。想到了这可能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于是便不再追赶那人,连忙赶了回来。

    谁知道那个疯子却不依不饶,在后面不停地袭击蔡德忠,大幅度地影响了蔡德忠行进的速度。

    所以当蔡德忠赶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晚了。

    陈近南已经遭到了偷袭,受了伤。

    不过按道理来讲,以陈近南的武功,当世之间,已经很少有对手了。他凭着一手随心所欲的《凝血神爪》就可以轻松地收拾高先达。把高先达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即便是武功比他高的人,也很难杀掉他。

    只可惜这次是偷袭,从很远处射来了精准的一箭。等陈近南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中箭了。

    陈近南和蔡德忠在附近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偷袭他们的敌人,所以只能作罢。

    陈近南当时也没把这箭伤当一回事。如果只是中箭的话,陈近南倒也无所谓。他已经躲过了要害的部位,凭他的内功,肌肉上一记小小的贯通伤,很快就能康复。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随着他们慢慢赶路,陈近南便发现那箭上涂了非常厉害的毒药。

    如果那毒药是一记急性的猛药,陈近南及早发现,便可以将毒逼出体外,再服用一些解毒的药丸,就可以痊愈。

    但是那箭上涂的确实一味非常狠毒的慢性毒药。头几天竟然没有症状,让陈近南没当回事。等药性发作起来之后,陈近南再想控制,便也控制不住了。

    他们一路向东,终于走到扬州地界的时候,药性爆发,陈近南一代宗师,反清领袖,天地会的群雄的精神领袖,就这么陨落了。

    他没有办法继续前往台湾了,只得派人前往台湾报丧。他临死之前还不忘了告诉蔡德忠,在找到真凶之前,一定不要将事情扩大。只通知几个骨干人员便是。

    他到临死的时候,依然不相信是延平郡王府的人下手暗害于他。但是朝廷之中,他又想不到为什么会采用如此隐秘的方法。趁着他中毒的时候,派军兵一拥而上,即使不能活捉,只要能抢到陈近南的首级,也能够极大地打击天地会的气势。

    整个天地会其实是凝聚在陈近南的个人魅力之下的。一旦陈近南的死讯爆发出来,很可能便是天下大乱。好不容易成型的天地会恐怕至少要散去一半。

    所以陈近南要求蔡德忠将消息隐秘下来,在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如果有人知晓陈近南的死讯,并拿它做文章,那么便能分析出来谁才是这个仇人。

    不过高先达心里却似乎有了一个草图,大概能分析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他便对蔡德忠说道:“蔡大哥,既然总舵主是死于箭伤的,我能否看一下那支箭?小弟不才,对弓箭也略有一点研究。”

    蔡德忠点了点头。这些天来,他无时无刻不在追索谁是真凶。但是苦于没有头绪。所以一切能收集起来的东西都被他妥善保管了起来。

    既然高先达此时提了出来。蔡德忠很快就将那支箭拿了出来。

    那是一支雕花箭。

    做工非常的细致。

    高先达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造型的箭枝了。

    高先达拿到鼻子旁边闻了闻,一股熟悉的味道也传了过来。

    这箭上面涂的并不只是一种毒药。如果只是单独一味毒药的话,陈近南恐怕未必压制不住。

    高先达露出了一个凄然的苦笑,暗道:“陈七梨,你下了一手好棋啊!”(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